情感分裂:上一秒我是天使,下一刻我成了垃圾

发布时间:2020-07-29 3评论 1574阅读
文章封面

 

导读:治疗师、来访者和家庭成员必须认识到,这种改变不仅会发生得非常缓慢,而且是这些改变是非常细微的。

 

 

1.


我讨厌你!我的来访者走出咨询室门外,对我大声尖叫着。“你特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她一直吐槽我是一个多么糟糕的治疗师,然后她告诉我,她把我做的事情都和朋友说过,他们都觉得我简直差到爆炸。

 

她离开的时候,很用力地甩上门,如果我的同事们还没有听到她那一大轮刺耳的攻击的话,他们肯定能听到这声甩门声。尽管我心里有种小小的希望,希望她真的就不会回来了,但经验告诉我,我的希望会落空的。

 

按照几个月前定下的模式,她会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来参加下一次的治疗。或者,同样有可能的是,她会来告诉我我是一个多么棒的治疗师。


她还会补充说,她的朋友们都羡慕嫉妒她有个这么好的治疗师,她还和他们分享了上次治疗中我的一些精彩言论(是的,就是她攻击我是一个糟糕的治疗师这一节治疗。)

 

虽然那次治疗会给我留下了一些不愉快的残留感觉,但她会把她所有的消极情绪都抛在脑后,直到下一次我说了一些她不太想听的话,那时她会再次爆发和攻击,我们会再次开始这样的循环。

 

这类来访者通常很难开展工作,部分原因是她这种行为反映了她生活中的一个主要困难:用全或无的方式看待一切事物。对她来说,事物、经历和人要么是完全坏的,要么是完全好的,要么是完美的,要么是毫无价值的,要么是积极的,要么是消极的。


当她从一个角度看待某件事或某个人时,她几乎不可能回忆起她对他们曾经有过的另一个极端的情绪情感。

 

2.


这种把事情分成完全好与坏的倾向被称为分裂,我们经常在被诊断为边缘型人格障碍(BPD)的患者身上看到这种分裂。分裂有时会在没有明显原因的情况下迅速发生。


它通常伴随着行为突然的变化和强烈的情绪,控制冲动困难,以及紧张但不稳定的关系,所有这些都会让我们与BPD患者生活在一起变得困难重重。同样的困难也会出现在咨询室内,因为他们往往难以充分利用谈话治疗。

 

几年前,精神分析学家杰拉尔德·阿德勒(Gerald Adler)写道,BPD患者并没有从每周一次的传统治疗中获益,因为他们遭受的不是隐藏的恐惧,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分离焦虑。他


们经常需要与他们的治疗师进行更多的接触,因为当他们与别人分开时,他们会感到孤独和焦虑。


这是因为分离会干扰BPD患者心目中的临床医生所说的客体持久性,它一种持续的感觉,即你爱的人即使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也会持续关心你,并存在你心里面的感觉——即使当你们吵架闹矛盾的时候。

 

因此,当一个患有BPD的人对他所关心的人有强烈的爱的感觉时,他会觉得自己与对方是联结着的。但当感情转变到另个极端时,他们可能会极其害怕失去联结的感觉——当人们再也不能忍受他们起起落落的情绪而远离和拒绝他们时,这种恐惧就会显现出来。

 

有趣的是,即使是愤怒的情绪也能起到与他人保持联结的作用。无论是爱的还是愤怒的,理想化的还是诋毁的,当这种强烈的联系完全消失的时候,可怕的孤独感和空虚感就会发生。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通常会影响一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非常难以治疗和改变。


治疗师、来访者和家庭成员必须认识到,这种改变不仅会发生得非常缓慢,而且是这些改变是非常细微的。这对家庭成员来说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可能多年来一直承受着和这类来访生活的痛苦和难受。

 

因此,我鼓励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与家人谈论我们正在做的工作,并告诉家人一些应对他们行为和情绪的策略和方式。


重要的是要明白,这并不意味着家人需要为来访者负责,而是来访者必须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他们的症状可能会伤害到他人,也可能会让他人却步。

 

3.


如果你爱着的家人或者朋友,或者打交道的同时有情感分裂的倾向,你可以尝试这三个技巧:

 

01. 设定界限。


虽然你无法阻止他们的分裂,但你可以让他们知道,当他们大喊大叫或说一些伤人的话时,你是无法听下去的。一句简单的语句就能帮上忙。


例如,你可能会说,对不起,你这么激动的时候,我理解不了你想表达什么。我们可以等你平静了再谈。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职场上的上级或对着你父母的时候。

 

但是没有人有权利对你大喊大叫,你也有权利和他们建立一个平静而坚定的界限。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试着这样说:“我想听你真正想表达的,因为我觉得你是有东西想表达的,但是当你对我大喊大叫的时候,我无法理解。

 

02. 确认你们的关系会继续下去。


因为对失去和被遗弃的恐惧经常伴随着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提醒有分裂倾向的人,即使你们现在因为对方做的事很生气,你们的关系是还在的,不会断裂,会对他们很有帮助。


在争论最激烈的时候,或者当一个人告诉你(比如我的来访者)你简直不知所谓的时候,这就不容易了。

 

但记住他们的愤怒和难以相处的行为只是他们心目中联结的一部分是有帮助的。当我的来访者走出房门时,我提醒她我会在下一次咨询等她。


多年后,她告诉我,那个回忆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她当时说不出话来。“你是在让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我的崩溃而断绝的”她说。“我总是用我的愤怒摧毁我们之间的关系,但你却一次次告诉我这个关系没有被摧毁。”

 

03. 给自己的感觉留点空间。


你可以生气、受伤、怨恨,甚至想要结束这段关系。如果你不给这些感觉留出空间,你们的关系就无法向前发展。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发泄这些怨怼有时不太好,因为它只会火上浇油使冲突升级;但是,向自己承认它们的存在是有用的。


对自己坦白,比如我可能私下里希望这位来访者不要再回来,承认这些情绪让我能够处理它,然后也因此看到我的来访有多痛苦,她害怕她会把我赶走。

 

分裂不能通过强迫别人看到你的观点或整合自己无法忍受的或冲突的感觉来得到治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在一段足够安全的关系中减弱和消失,这段关系是能够在这些紧张,痛苦和矛盾的感觉中生存下来而不被摧毁的。


然而,如果分裂的人一直不愿意控制自己的冲动和情绪,那么一段关系就无法维持下去。这两样事情都很困难,但都是做出改变的关键。

 

最后,学习管理自己的情绪,以及信任另一个人会因你的努力而继续关系,是可以让分裂的倾向逐渐得到改变的。

 

References
The Psychotherapy of Core Borderline Psychopathology by Gerald Adler , M.D.
Published Online:30 Apr 2018https://doi.org/10.1176/appi.psychotherapy.1993.47.2.194
DBT® Skills Training Handouts and Worksheets, Second Edition by Marsha M. Linehan, Guilford Publications.
翻译:Lynn
编辑:唐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责任编辑:一只梨

原作者名: Diane Barth, L.C.S.W.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Why Is Emotional Splitting So Hard to Deal With?》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