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的告别仪式

发布时间:2020-07-21 2评论 2381阅读
文章封面

心理学解释:


失恋,为什么需要做告别仪式呢?


仪式在叙事疗法中常见。对于后现代的我们,需要叙事。人类学家迈尔斯.理查森认为,人不仅是生物的存在和经济的、社会的动物,就其本质属性而言,人也是讲故事者(storytellers)。


他解释说,讲故事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根本属性。甚至还可以推论说,若要进入故事,就要是人;反过来说则是:若要做人,就要在故事之中。故事是叙述,日常生活是行为,需要探讨的是叙述和行为的共同品质(叶舒宪,2007) 。


叙事治疗界定问题的时候、治疗取得阶段性进展的时候、治疗结束的时候都可以举行仪式(李明,2005)。


马一波等也认为,咨询师作为一个局外见证人,在叙事治疗的不同时期可以举行不同的仪式,包括问题界定仪式、阶段性进步仪式和治疗结束仪式(马一波,钟华. 2006)。


在心理咨询的各种流派中,叙事疗法作为后现代治疗的技术,体现“去中心化和反权威”理念。


去中心化的理念,要求咨询师摆脱自我思维的限制,主动倾听来访者的叙述,要求咨询师不带任何价值观地倾听,引导来访者讲述自己的故事。受到后现代思潮的影响,叙事疗法强调“以人为中心的治疗”。


在长期的心理咨询技术发展中,认为“人有病”。咨询师按照医学的模式,去找疾病名称、找疾病的证据。


而叙事心理治疗改变了传统心理治疗中“人就是问题”, 放弃了“人有病”理念,尊重来访者的思想和经历,更加积极地看待来访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


对于来访者,叙事本身具有激活潜意识和引导意识的双重作用。来访者在自序过程中,能够让潜在的欲望、直觉浮现出来,而潜意识浮现,是来访者自我成长的关键。这种讲诉过程让来访者重新审视自己的经历。


除了举办仪式,咨询师也可以通过鼓励来访者撰写信件来巩固咨询效果。鼓励来访者回顾和反思咨询过程。有研究表明,一封好的咨询回顾信件相当于3.2到4.5次面谈治疗。


我们来看一个咨询故事 (文章中人物姓名为化名):


小丽来到咨询室,面容憔悴,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显得皮肤更苍白。身材很瘦弱,广州的台风天气,稍微强一点的台风都能把她刮跑。


一坐下来,小丽开始说自己的经历。


今年26岁,刚刚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在读研究生以前遇到一个男生阿伟。遇到阿伟的时候,小丽比较“倒霉”。为什么倒霉呢?那时候,第一次考研失败、考公务员失败、考雅思失败,总之各种失败。


在考研培训班里面,认识阿伟,两个人当时只是朋友,互相分享学习笔记。后来熟悉了,开始谈起对工作、生活的看法。在一次下雨天,小丽没有带伞,阿伟送小丽回家,在雨中,阿伟搂了小丽的腰,但,两个人并没有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

 

后来,小丽继续准备考研究生,阿伟参加了工作。两个人同一个城市,但是距离很远,阿伟在广州白云区,小丽在南沙区,虽然都是在广州市,但是距离50公里。基本上保持微信联系,很少见面。这期间,阿伟鼓励小丽读书考研,也讲一些自己工作的烦恼和进步。


一年后,小丽考上研究生。想进一步和阿伟发展关系,才发现,阿伟在和自己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有女朋友。可是,阿伟不是搂了自己吗?小丽难以置信!


小丽很难过, 非常痛苦,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还有,小丽不相信阿伟对自己没有感情,相信阿伟是爱自己的。小丽感觉自己很难过,考上研究生的喜悦变成了压力,她没有学习的兴趣,也没有时间学习。

 

面对这样的来访者,心理咨询师应该怎么让小丽走出困境呢?


“我一直认为是他的女朋友,他怎么可以骗我?”小丽说。


“是吗?阿伟有明确的跟你说吗?你是他女朋友”吴老师问。


“有啊,他经常搂着我的肩膀,自从上次下雨天后,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他经常搂的。”


“他有对其他人说‘这是我女朋友’吗?”


吴老师继续追问。因为,小丽讲的经历里面,没有明确两个人的男女朋友关系。


在心理治疗过程中,来访者都倾向于讲那些与自己的期待和愿望不相一致的故事, 并且讲述的都是自己所看到或者听到的,或者是自己愿意听到和愿意看到的事情(Mortola & Carlson,2003

 

“好像没有,这也是我一直不太满意的地方。”小丽嘴里嘟囔着,“有一次,我们在天河城逛街,阿伟远远看到他同学——我不认识,阿伟把搂在我腰上的手放下了,我还奇怪,为什么把手拿下来呢?”


“是吧?!”吴老师回应了一句,更加怀疑两人的关系。


“嗯,当时我问阿伟,怎么那么怕别人知道咱俩的关系呢?阿伟说,‘什么关系?!朋友关系啊?’ ”


“有确定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没有!”小丽有点委屈。


看来,小丽把阿伟当成是男朋友,而阿伟并不这么认为,或者还没思考清楚。


“考研究生这一年,阿伟有主动联系你吗?多久联系呢?”吴老师怀疑阿伟在关系里面并不主动。


“一般都是我找他,他很少找我。”


“他为什么不主动联系你呢?”吴老师好奇地问。


“他说是担心影响我的学习,所以不来找我。谁知道呢,也许他和女朋友一起很开心呢!”小丽的眼泪顺着鼻梁留下来。


这时候,吴老师已经比较明确,在阿伟和小丽两个人交往中,一直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事到如今,小丽不相信阿伟对她没有感情,认为阿伟是爱自己的。在自己“倒霉”的时候阿伟支持、鼓励小丽,小丽以前也没有谈过恋爱,以为和阿伟有躯体接触是恋爱。


失意的时候遇到阿伟,一年来有甜蜜的回忆,以为这就是爱情,但是,知道阿伟一直都有女朋友,小丽很痛苦,自己和阿伟感情结束了。事实上,这段感情在阿伟看来,从来没有开始,或者是很暧昧的感情经历。


吴老师代理小丽做了一次告别仪式,辅导小丽完成了告别辞, 作为告别仪式的见证人,吴老师引导小丽和过去的这段关系告别, 在仪式中小丽签名承诺, 宣读告别辞。


参考文献:
1.马一波 钟华. (2006). 叙事心理学. 上海教育出版社.
2.李明, 杨广学. 叙事心理治疗导论 [M ]. 济南: 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 6
3.叶舒宪. (2007). 叙事治疗论纲.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8(007), 53-55.
4.Mortola, P, & Carlson, J. (2003). "collecting an anecdote": the role of narrative in school consultation.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251(3), 609-23.

 



文:吴翔  (心理套娃发明人 ,心理咨询师二级,网易特邀讲师,壹心理特邀直播、录播讲师;中山大学心理学硕士;心理艺术化创新实验室核心成员;TEDx演讲嘉宾;广东省心理健康协会危机干预委员会心理援助热线项目发起人之一;广州交警青年“战队”学院策划者之一,广州青年就业创业导师;微信公众号:搜索wuxiangxinlimen或者心理门,心理咨询,请在壹心理咨询页面,搜索“吴翔”)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吴翔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