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手账#06 对感受的聚焦,一个回应的方式

发布时间:2020-07-14 3评论 2011阅读
文章封面

当我想要了解来访者在此时此刻的感受时,我注意到,在咨询中我是通过提问的方式。


对此,你有什么感受呢?


往往在这么问的时候,有的来访者能够展开感受,而有的来访者,并不会因为这个发问而体会到感受。


于是,我开始思考其中的不同——


当我在看罗杰斯经典案例集的时候,我发现罗杰斯很少会这样去问来访者感受。这提示了我,似乎感受并不是被问出来的,而是被响应到的。


咨询师在通过自己的功能(也许你可以称其为共情的能力、镜映的能力、涵容或抱持的能力),去体会来访者此时此刻的感受,再回应过去,做一个感受的确认,是否是这样的感受;而非自己像个旁观者,或分析者一样,去问这里是有什么感受,似乎在问别人的感受时,我好像是在传递一种关心,一种积极关注。


感受的生成除非来访者在被问及到的时候,能够停顿并聚焦感受,而无法停顿或细细感受的来访者,这样的发问反而会给他们带来一种体验的张力。这个张力可能让Ta变得更难以轻松下来,去体会感受,或者等待感受的生成。


因为这个回应的问题,让我重新去学习以人为中心疗法,重新去看罗杰斯在咨询中的回应方式。


他是通过自己努力地理解来访者,给到来访者无条件的积极关注,以此作为关系的支持,促使来访者自发地进行探索。


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基本的心理治疗方法,叫做情感回应。这个方法很常被误解为对来访者的情感表达做出应答或反应。(这也是人本经常会被笑话的地方,好像应答了来访者的感受,就意味着这是共情、这是对于来访者有疗愈的干预。)


1986年,罗杰斯曾专门做过解释——


“我并不是要对来访者的情感做出反应,而是要检验一下我自己对他们内心世界的理解是否准确,核查一下我所看到的与他们在那一刻所体验到的是否一致……我想,称作‘理解检验’或‘知觉核查’要比‘情感回应’更加确切。”


这也是我喜欢人本的原因,罗杰斯治疗思想所强调的是咨询师的真实性和真正的理解,并认为单靠某种技术或方法并不能进行成功的治疗。


对于感受的聚焦的意义,源于我们生命早期是浸泡在感受的体验中的,可能会受阻的,也恰恰是这些感受。


而在回应来访者的过程中,提问对于有健康的早期母婴链接的来访者而言,是有意义的,他们曾有过早期被母亲情感镜映的阶段,他们具备表达或可能探索未能表达的感受(被压抑的感受)的可能。


但对于早期缺乏母亲情感镜映的来访者,咨询师的直接提问,来访者很可能是无法响应此时的感受的,甚至可能因为想要努力回应咨询师的提问而变得一片空白。这种时刻,没有感受,或者一片空白,其实也是来访者所生产的一种体会,这是对于无法顺畅响应感受的体会,那这部分或许就对应着某种困难。


最近,我刚好看到费伦齐讲到的一段话,对于我的临床工作有很大的启发——


“解释对于俄狄浦斯神经症就⾜够了,因为这些病⼈有⼀个健康的早期母婴连接,因此他们的⾃我有⾜够的成长,使得他们可以使⽤洞察⼒来观察和控制愿望。但很多病⼈来到分析中寻求他们从未体验过的母婴连接,这些病⼈不能单单使⽤解释来克服他们的病状因为他们需要⼀个坚实的,退⾏的关系来让⾃我得到⾜够的成长。所以解释他们的缺陷没有什么⽤处,因为缺陷需要在⼀个母性的照顾关系中得到成长。”


还有一句更为简洁的话,是安娜·弗洛伊德说的——“度过成长中的焦虑,而不是探索早期的潜意识。”






文:胡少锴  (现居长沙,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2014年开始从事临床工作,目前独立执业。联系方式:微信号charge201710)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胡少锴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胡少锴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