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抑郁:学校里的隐秘角落

发布时间:2020-07-14 14评论 3100阅读
青春抑郁:学校里的隐秘角落-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原生家庭带给我的影响,而这一篇我想聊聊我的校园生活。


除了家庭,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学校了。对一个学生而言,大部分时间是在学校度过;最初的社交,也是在学校里学会的。

 

所以这一篇,我想讲讲我的学校生活。

 

01

不合格老师

 

在我漫长的十五年里,很多老师给我造成过一些至今无法弥补的伤害。

 

现在回想起来,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应该得过抑郁症,但自愈了。休学期间,有时候我也会去上学,老师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离我远点,我生病了。同学们很乖,真的听老师的话,没有人理我,没人和我玩。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一个人坐在学校的篮球架下哭。

 

五年级左右,学校组织跳长绳比赛,这是比较大的集体活动,基本上全班都能参加,只有少数同学选不进长绳队。我被选上了,开心极了,很想参与他们的活动。不幸的是,他们并不想和我接触。他们让我离开,不让我参加训练。

 

终于,孤独中,我熬过了小学。到了初中,妈妈让我准备出国。


那年我初一,在做学校课业的同时还要学雅思,这意味着我要完成两份作业。我妈妈对老师说明情况,学校一些作业我不用完成。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师对我有了意见。

 

记得一次月考,我成绩并不差,语文甚至进入班级前十。但老师宣布班级好学生名单,念到了十名开外都没有我,我很失落很失落……

 

老师甚至多次当着所有人面,让我不要参加学校的考试,说我会影响班级成绩。我气愤地当即和他吵了起来。

 

记得还有一次,语文课布置的作文题目是《家乡》。因为我住在北京,所以我就写了北京。但他把我骂了一顿,说我不是北京人,还扔掉了我的作文本。我很生气很难过。

 

后来班主任甚至把与我无关的一些事都赖在我身上,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处境。我生病后,回忆过去时,多次打开和语文老师的微信对话框,想把当年我想说的话发给他。写了删,删了写,却从没按下过发送键。

 

02

网络暴力

 

后来,我出国留学了。因为一些矛盾,我遭受了长达半年的网络暴力。

 

网络是键盘侠的老巢;是一个说话不用负责的地方;是一个做事不用考虑后果的地方;是一个可以随意造谣的地方……记得刚被骂的时候,我觉得浑身发冷,冷到发抖;我很慌,慌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痛恨他们,如果说我以前遭受的一切,只是抑郁症的铺垫,那么对我进行网络暴力的这些人,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我的照片被发布在网络上的时候,我疯了似的清空我所有社交软件上的信息,我害怕他们真的找到我。与此同时,被我忽略的现实生活中也发生了校园暴力。


当时一个女孩到处造谣抹黑我,导致大家远离我。于我而言,校园冷暴力比真正的校园暴力更可怕,因为你不知道该怎么还击,也没有理由攻击任何人。大家只是不理你而已,不理你又没有错又没犯法。

 

我能理解为什么大家不理我,毕竟大家都是留学生,孤身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于以身犯险去和我接触,不如避开。


直到后来,这场校园暴力愈演愈烈。国际部的老师告诉我,因为我是国际生,无论如何我都是吃亏的;那个女生也越来越过分,她开始污蔑我偷拍她,跟踪她,恐吓她。这些事情我一件没有做。我有口难辨,也没人在乎真相。

 

我的成绩飞速下降,引起我和我妈妈之间更大的矛盾。情况越来越糟。最后,我确诊为抑郁症,没有能力去上学,没有能力去过正常的生活。


我离开了所有的圈子,一切才都结束。

 

03

接纳自己

 

时间到了第二年的8月。

 

现在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不可否认我好些了,毕竟我能把我的负面情绪藏起来,但还需要承受药物的副作用和整夜整夜的失眠。

 

最近在背单词,我不能接受自己背50个单词错十几个的现实,不能接受自己无缘无故的负面情绪,不能接受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不能接受自己记忆力减退,不能接受自己像个废物。可是没有任何办法,这些是我的一部分,这是我必须接受的也是无法改变的。

 

妈妈和朋友总是对我说:没关系,你可以和我说你的感受;你可以找我谈心;你可以不用隐藏自己的情绪……

 

可我清楚,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个病,一个没经历过的人不可能感同身受。在正常的社交中,也没有人愿意和我这样的满身负能量的人做朋友。

 

人与人之间总是很冷漠,总是在衡量对方能否给自己带来实际利益。我对一些朋友真的很失望,他们曾经承诺,说会永远会回复我,永远陪着我,可以和他们说我想说的话……他们不知道这些承诺对我意味着什么,而食言又会让我有多绝望,这导致我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朋友越来越少。

 

我能感受到妈妈对我的无奈,对我的小心翼翼,可很多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了;我能感受到我朋友对我的无语,觉得我幼稚矫情多事……

 

可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在的我。我承认,过去为人处事中我有自己的问题,但谁没有犯过错呢?我也想尽量让别人看到优秀的我,正常的我,但我发现这真的让我好累好无助。

 

前天上写作课的时候,我真的好难受好想哭,那两个小时真的很难熬。可是我必须坚持,否则我就失去了正常生活的能力。

 

不是人人都能理解那种掉进深渊并且坠落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身边是黑漆漆一片,那种孤独无助、痛苦煎熬、崩溃大哭;那种无缘无故的难过,那种强颜欢笑……

 

我生病了,就像感冒发烧一样,需要治疗需要被照顾。总有人劝我:你应该出去走走,多交朋友;应该找点自己喜欢的事,少想烦心的事,每天早点睡……


可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事情是“应该”的吗?你会告诉一个癌症患者少分裂点癌细胞吗?你会告诉一个在化疗的人自己控制别掉头发吗?如果你不能,为什么要求一个抑郁症患者多点快乐?

 

最后由衷希望大家对精神类疾病患者多点包容,他们的经历可能是你这辈子都不会经历的;或者说你可能经历过一件,但不会经历过全部。


活了十几年,感觉经历了不少。好在为数不多的开心的时候,我也时常安慰自己:总会变好的,总有东西是值得期待的;也会有一件事、一个人、一样东西,支撑我活下去。


毕竟我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独特的使命;每个人也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


加油,总会好起来的!





首发于渡过公众号
文:七月(15岁)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青春抑郁:学校里的隐秘角落-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渡过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渡过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