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速递 | 妒忌和竞争加剧社会分裂——博弈论的视角

发布时间:2020-07-09 1评论 2504阅读
文章封面
文: 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来源: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


人们通常认为,是出身和教育导致了社会阶层间的差异。然而,目前还尚不清楚在什么时候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个体的心理力量会促使原本同质的社会群体产生分裂,并最终分化。2020年6月,歌德大学理论物理教授Claudius Gros基于博弈论以数学的精确方式探究了这个问题。

在本研究中,行动的个体(即代理人, agents)是基于博弈论模拟出来的,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按照预定的规则来优化自己的成功。研究者想要了解的问题是,如果没有人在一开始时就具有优势,那么社会差异是否会自行产生,也就是说,当所有参与者都具有相同的技能和机会时,是否人群中还是出现等级。
 


该研究基于以下假设:每个社会中都有令人垂涎但有限的资源,例如工作,社会交往和权力位置。如果最高职位已经被占据,那么就产生了不平等,因此某人必须接受第二好的工作。在数学计算的帮助下,Gros能够证明忌妒是由于需要与他人进行自我比较而产生的,它改变了个体的行为以及策略。


由于这种改变的行为,出现了两个严格分开的社会阶层。 就像Gros的研究一样,博弈论提供了对具有多个参与者的决策情况进行建模所必需的数学算法。通常,各个参与者的决策策略相互影响的情况尤为明显。个人的成功不仅取决于他或她自己的行为,还取决于他人的行为,这在经济和社会环境中都是很典型的。因此,博弈理论牢牢地扎根于经济。


博弈论的稳定性条件,即“纳什均衡”,是John Forbes Nash在1950年的论文中以扑克玩家为例提出的一个概念。


它指出,在均衡状态下,如果其他参与者也没有改变他们的策略,则没有任何参与者可以通过改变他们的策略获得任何收益。只有在有潜在收益的情况下,个人才会尝试新的行为方式。由于这种因果链也适用于进化过程,因此进化和行为科学通常会依赖于博弈论模型,例如在研究鸟类的迁徙路线,或者为筑巢地点竞争时就会用到该观点。



强制合作(forced cooperation):代理人可能同意在合作游戏中选择不同的选项,例如为了优化整体福利。

 

忌妒(envy):在本研究的背景下,忌妒是根据回报功能定义的。为此,当选择某个选项时,特定代理人α所获得的收益明确地取决于其他代理人的收益。忌妒会给玩家的奖励增加一笔非金钱的贡献,如果玩家的总体奖励比其他人的奖励更大/更低,则为正/负。

 

进化游戏(evolutionary game):进化游戏不仅玩一次,而且要一遍又一遍。每回合之后,代理人需要根据选择概率为pα(qi)时获得的收益,更新自己的策略。

 

纯/混合策略(pure/mixedstrategies):在简单的游戏中,例如Hawk和Dove竞赛,通常不区分选项和策略。选择一个选项(战斗还是不战斗)就等于该策略。在总体上,策略定义了玩家选择可能的选项的方式和时间。当代理人始终处于相同的选项时,策略是纯净的,否则混合使用。

 

Gros认为,即使在忌妒引起的阶级社会中,个人也没有动机改变自己的策略。因此,它是纳什稳定的。在分裂的忌妒社会中,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之间存在明显的收入差异,每个社会阶层内的所有成员都相同。Gros认为,对于下层阶级的成员来说,典型的做法是将他们的时间花在一系列不同的活动上,这就是博弈论所说的“混合策略”。但是,上层阶级的成员只专注于一项任务,即追求“纯粹的战略”。同样令人吃惊的是,上层阶级可以在各种选项之间进行选择,而下层阶级只能使用一种混合策略。Gros总结道:“因此,上层阶级是个人主义的,而下层阶级的代理人却在人群中迷失了。”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下层阶级使用的共同混合策略是一种非典型的群体特质,它们不具有达尔文声称的适应性策略的特征。

 

在Gros的模型中,一个代理人落在上层阶级还是下层阶级最终只是一个巧合。它是由竞争的动态变化,而非一个人的出身所决定的。在他的研究中,Gros还开发了一种新的博弈论模型,即“购物麻烦模型”(shopping trouble model),并提出了精确的分析解决方案。并从中得出一个令人羡慕的社会阶级具有在复杂系统理论中被认为普遍具有的特征。一个有趣的推论是,上层阶级选择哪种策略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的奖励和货币收入不会受到影响。人们可以称这种自由为致富的奢侈选择。从下图可以看出,上层阶级的策略倾向于聚集在基本效用函数的最大值附近,这纯粹是动态的。偏好质量大的策略在加快平稳性的同时增加了增长率。



当个人奖励大于总体平均值时,忌妒具有自我强化的作用。


这个论点解释了为什么具有中等/高报酬的代理人会采取混合/纯策略。进化稳定策略只有在支持不相同的情况下才能有不同的回报,随着强迫协作与忌妒程度的提高,混合策略的数量不断增加,这变得越来越困难。支持独特的混合策略用尽,剩下的仅是混合的低层策略。从这个角度来看,阶级分层与战略合并过渡相对应,从而产生非典型的群体层面特征。



总之,本研究发现社会分层是自组织过程的结果,其结果是它具有只能由外部影响间接控制的通用属性。社会阶层分化时,政策制定者失去了部分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讲,阶级分层在本质上是抵抗外部影响的。而忌妒倾向于巩固阶级差异,而不是软化它们。最底层的人可能会想将自己的资产与高层的财富进行比较,这很诱人,但这实际上适得其反。


本研究的启发


人生而平等,差距就体现在竞争策略的选择上面;


在忌妒让你爆炸之前,尽可能让它点燃你的斗志;


出身和教育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但它们会影响一个人参与社会竞争的策略和坚持力;


忌妒,是一个人自愿献给强者的礼物;


与其忌妒他人的优秀,不如优化自己的策略。


参考文献
Goethe University Frankfurt. (2020, June 17). Envycoupled with competition divides society into an upper and lower class, gametheoretical study shows. ScienceDaily. Retrieved July 7, 2020 from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6/200617121514.htm
 
Claudius Gros.(2020). Self-induced class stratification incompetitive societies of agents: Nash stability in the presence of envy.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7(6),200411.DOI:10.1098/rsos.200411


作者简介:北师大自我研究组。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北京师范大学“自我研究组”公号,关注人格,社会与神经视角下的“心灵与自我”研究。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原作者名: 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转载来源: 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

转载原标题: 研究速递 | 妒忌和竞争加剧社会分裂——博弈论的视角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