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摔跤手木村花因恶评自杀:女人对女人的恶意有多大?

发布时间:2020-07-03 5评论 1899阅读
文章封面
文:芒来小姐
来源: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原文标题:丑女、拜金女、人品太烂…女摔跤手木村花因恶评自杀:女人对女人的恶意有多大?


-01-


“前面有两个坦克!”


一名西安某大学男生,在直播时公然侮辱女性,一边窃笑一边指点路过女性的身材。



评论区里,一群志同道合的厌女者为他叫好,“骚鸡”、“婊子”之类难听的词层出不穷。



你能想象这就是互联网的常态吗?


随手在社交网络上一搜,扑面而来网暴女性、人肉女性、给女性P遗照、偷拍女性、直播骚扰女性、辱骂女性、群发女性私人信息……


生存在这种大环境下的女性,有时会对自己的女性身份感到焦虑。


女性学家上野千鹤子参加高校入学式,讲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名校东京大学的学生联谊时,男生被问到大学,骄傲地大声说“东京大学”,女生被问到大学,却吞吞吐吐小声说:“东京的大学。”


为什么女性不敢说出名校?上野千鹤子认为,女性认同女性的核心价值是“温柔可爱”,而不是“优秀学霸”,其实是一种厌女症。


《校对女孩》中的资深校对滕岩的人设,反映了日本社会对“东大女子”的刻板印象:
不好相处(不够顺从)、不爱打扮、不照顾家庭。


千鹤子的著作《厌女》书评区,有女性读者看完之后恍然大悟:


我从小到大一直无法融入女性群体,与女人味十足的女性相处总是不太习惯,谈乱化妆品和包包总是插不进去话,我一直以为是自己格格不入……


并不是,真相是我有厌女症!


上野千鹤子认为,很多厌女者也是女性主义者,是赞美女性的人,是享受女性身份的人,但她们就是无法全盘接受女性所有的可能性


  • 认可独立女性最棒,贬低全职太太是“社会废物”;


  • 赞美女企业家勤奋自强,数落靠男人养活的女人是“绿茶婊”;


  • 支持女性单身不婚丁克的潇洒自由,谩骂已婚已育妇女是“婚驴”、“母猪”……



相比男性的仇视,女性对女性的仇视更加隐晦狭隘,也更加刺骨伤人。


  • “这女的妆化得这么浓,一看就是出来卖的。”

  • “男人出轨了?那是女人没魅力啊,一个巴掌拍不响。”

  • “穿吊带的女人太淫荡了,好女孩才不会穿成这样。”

  • “撞车了?绝对是女司机开的。”

  • “你们主管是个女的?难怪你们部门效率这么低呢。”


对正在觉醒中的女性来说:


厌女,是成长道路上不得不过的一道难关。


-02-


5月23日,日本女摔跤手木村花自杀去世了,这一个多月来,日本娱乐艺能界都不太好受。


因为木村花生前疑似遭受网络暴力,而她被网暴的理由,是参加综艺时衣服被男伙伴洗坏了,她情绪激动拍掉了他的帽子。


原本只是一场表演,却被日本粉丝不分昼夜的谩骂,他们指责她“丑女”、“拜金女”,认为她“小题大做”、“人品太烂”,还有人爆满恶意的留言“希望你去死”



木村花点赞了这条留言,然后真的去死了。


她的母亲也是摔跤运动员,知道女儿去世后万般悲痛: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母女俩都是身经百战的摔跤选手,任何打击和困难都不曾畏惧,厌女者的言论,却戳破了她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因为发表这些厌女言论的人,很多同样是女性,她们知道女人听什么话最痛,也知道如何用言语让一个女人生不如死。


木村花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月,互联网女性用户高达5.31亿,而中国网民总人数是8亿多。


按理说,活跃在互联网上的女性人数较多,女性力量应该更大,网络对女性群体也应该更加宽容。


但相反的是,不少人热衷于看原配殴打小三的视频,制作“教你识别拜金女”等视频,将女明星的小缺点无限放大再施以无中生有的谩骂,不吝啬使用各种侮辱性的语言。



木村花的自杀暴露了一个群体:女性厌女症。


网络暴力有很多动机,但女性谩骂女性动机却很单一:


我恨自己是女人。


1997年,一名日本女高管的尸体被人发现,由于死因蹊跷,人们抽丝剥茧,揭露了她的另一个身份:站街妓女。


名校毕业、大公司高管、年入千万日元、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女性,为什么会选择下班后站在深夜街头,以两千日元的低价把自己“卖”出去?



人们揣测了很多原因:早年家庭创伤导致她缺乏父爱、工作压力太大逼得她寻找发泄渠道、负债累累要还债……


这些或许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一个精神科医生说:“她渴望当一个男人代替父亲,但女人的身份阻碍了她,这使她厌恶女性身份,对身体产生一种近似复仇的情绪。”


她对男性有两种复杂的情绪:


求而不得。

恨而不能。


无法变成男性、无法恨男性、也没有将攻击欲望转向女性群体,就只能将所有攻击转向自己,摧毁自己了。


低价卖身,一面是在贬低男人:你只值我这个价。


一面也在嘲笑自己:我也只值这个价,不是吗?


-03-


女性为什么会对男性身份求而不得?


从精神分析的观点来看,这源自女性早年承受了太多来自男权的批判和偏见,无法自由发展天性,导致自我同一性失衡。


她们无法将好的、坏的都看作女性特质的一部分,必须要剔除某些女性化的成分。如果一个女孩表现得过于“心机”,女性群体往往不太欢迎她。


日本某综艺请来资深女明星,对参加节目女孩进行“心机打分”。


结果女星觉得,那些看似人畜无害的女生,其实从头心机到尾,每个动作都套路满满。


咬吸管是扮可爱、撩头发是勾引人、大大咧咧是博眼球、和男人称兄道弟是卖弄个性、特立独行是想要吸引男人注意……


总之,只要女人参加了联谊,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心机的,连呼吸都想着如何勾搭男人。



因为对男性身份求而不得,她们压抑了女性特质。


“心机”原本是女性的正常生存技能,对某些极端厌女者而言,这却是“婊子”气质的体现。


早年缺乏父爱、父母重男轻女、成长环境男权至上,都会导致女性极端厌女,认为“我之所以过得不好,是因为我是女性,如果我是男人就不会了”。


求而不得的另一面,是恨而不能。Debbie ging等学者研究《城市辞典》,发现里面充满了厌女词条,比如“女权主义”这个词,上千人对它点了差评。


这些厌女内容会增加流量,也会强化厌女的情感强度。


女性厌倦了自己的身份,但依然想作为女性活下去,大环境对女性的仇视,会让她们感到忐忑不安


这股不安,让女性早年压抑的对男性的仇恨和偏见,似乎成了一种荒谬的情感。


她们会攻击男性不够体贴女性,却很少攻击男性的男性特质,比如理性、责任感、辩证思维。


但事实是,如果一个男人身上拥有部分女性特质,他们会是很好的父亲和朋友。


女性之所以仇恨男性,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够体贴,而是因为男性的存在,本身就是异化于女性的性别,人类天生会对不同于自己的事物感到恐惧。


恐惧感放大了男性的力量,也放大了环境中厌女情绪,早年遭遇男性创伤、缺乏父爱的女性,对男性群体的恐惧尤其强烈。


她们担心这股恨意释放出来,会让自己遭受惩罚。女性认为自己无法战胜恨意的时候,表达愤怒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一名知道丈夫出轨后的妻子,第一反应是攻击小三,


-04-


作为近年来第一位公开对小三表示同情、维护女性群体利益的女性,周扬青在互联网中,很好地展示了如何当一名“不厌女者”。


为了让更多女性不被罗志祥欺骗,她勇敢地曝光了罗志祥的真面目,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她当然知道,并非所有女性都被罗志祥“欺骗”,不乏各取所需、投怀送抱者,但这不妨碍她对整个女性群体表达抱持。


遭受伤害后,依然能够照顾同性族人的体面和尊严,是很难得的事情。也因为如此,周扬青和罗志祥分手后,粉丝不减反增,她对女性整体的接纳态度是宽广的,这给了很多女性启发:


女性的另一面是男性,当你讨厌女性的某些特质,内心深处,你厌恶的是你自己的女性身份,被卷入关系中的女性,只不过是你的泄愤对象而已。



另一名”不厌女者“伊藤诗织遭受性侵后,控诉施暴者,在上诉过程中,她感受到的恶意很多来自于女性自身。


这些女性认为“这社会就是如此,被性骚扰是很正常的,伊藤诗织的做法侵害了男性的利益,是不道德的。”


直到伊藤诗织胜诉后,日本法律改写,来自女性的反对声音,也没有因此消散。


女性厌女者在乎的,似乎不是自身安全能否得到保障,而是自己的怒气、厌恶和怨恨,到底该往何处发泄?



如果不能迁怒于女人,也不敢迁怒于男人,那我压抑已久的情绪,到底该迁怒于谁呢?


在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活出自己”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如何给他人尊严,所谓成长,就是走出这个僵局的过程。


去分辨女人特有的好和坏,去读懂女性与生俱来的美丽,去看到不同肤色、不同国籍、不同性格的女性的快乐,或许会让你茅塞顿开:


原来,不需要为男性做些什么,也不需要学习“如何做女人”,女人能过以女性的姿态,坦荡地行走于世上。


到那时你会发现:生为女人,竟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当你能够平等的看待女性这个性别,你也就能不再苛责自己了。


-END-


作者简介: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得大气才够精彩》全网火热销售中,51个活得大气的故事和心得,告诉你长得漂亮不如心态漂亮。文章首发于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转载请注明出处。

排版:小鲸鱼 soon

0

回复

作者头像

芒来小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芒来小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