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与伪善:人们为什么更厌恶“伪君子”?

发布时间:2020-07-03 1评论 2753阅读
文章封面
文 | 孙鹏
来源 | 亲社会实验室(微信ID:Prosocial_Lab)


Coco有话说


我们有时会遇到“说一套,做一套”或者“宽以律己,严以待人”的人。毫无疑问,这些人令人厌恶。我们会因为他们所宣称的道德水准与其实际行为不一致,他们对己对人的标准也不一致而感到他们虚伪,因而厌恶他们!


本期推文为大家介绍一项研究结果,它揭示了人们之所以厌恶“伪君子”的心理原因,也告诉我们诚实是多么珍贵!




不论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是国与国之间的联系,伪善行为都是令人无法容忍的。想想那些伪善的人,他们一边标榜自己高尚的道德水平或者谴责他人的道德缺陷,一边却又表现出行为不端。古今中外众多评论家艺术家都揭示了伪善者的令人厌恶的行径。但是,我们为什么如此普遍地厌恶这样的伪君子呢?人们为什么会一致地消极评价他们呢?


难道伪善者就完全一无是处吗?其实,我们之所以称他们为“伪君子”,是因为他们一方面在做“好事”,但另一方面却又在做坏事。例如,他们会公开谴责不道德行为,这通常被认为是值得称赞的好事,因为这样做不仅强化了社会规范,还起到了鼓励道德行为的作用,而对不道德行为视而不见地不谴责,则可能会被视为对不道德行为的默许。从这一点来看,人们似乎不应该对“伪善者”如此愤慨,因为他们至少反对了不良行为。但是,伪善者又有另一面,即他们自己实际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然而,如果让人们比较一个表现出不道德行为的人和一个伪君子时,人们似乎对伪君子的评价要更消极一些。所以,单从做出了不道德行为来看,似乎也并不能解释人们为什么更厌恶伪君子。这是为什么呢?



研究者认为,个体在谴责他人的不道德行为时,就向外界传达了一种内隐的、但却令人信服的社会信号,该信号不仅表明了谴责者自身具有较高的道德水平,还意味着他在未来不会做出类似的不道德行为。当然,个体也可以通过直接陈述的方式向公众传递关于自身道德准则的信息。例如,某明星作为禁毒宣传大使公开承诺永远不碰毒品,并呼吁大众远离毒品。这种公开表达其道德准则的方式就是直接陈述。


试想,当一个人一边谴责他人的不道德行为,一边又做了类似的不道德行为;或者一边宣称自己高尚的道德准则,一边又做了违反这些准则的事。你更厌恶哪个人呢?没错!这两个人都令我们厌恶,因为他们都违背了自身向大众展示的道德标准。也就是说,他们传递的道德信号是虚假信号(False signal)。



研究者首先证实人们对目标人释放的信号是敏感的(图1),然后分析比较了人们对上述两种虚假信号的态度,发现人们对伪善者都给予了更消极的评价,但对“谴责他人”的伪善者(Hypocrite)的评价比“直接陈述”的伪善者(Liar)的评价还更消极(图2)。这是因为:一,谴责他人比直接陈述所发出的虚假信号更具误导性(如,谴责他人可作为一种隐晦的自我推销,更可能使伪善者赢得他人的信任;而直接陈述的方式则略显刻意,会令人产生怀疑)。二,谴责他人在一定程度上会损害被谴责者的声誉,而直接陈述则不会。


图1 发出道德信号者比没有发出道德信号者受到更高评价,谴责他人者比直接陈述者受到更高的评价


图2 伪善者比单纯的道德越轨者受到更负面的评价,谴责他人的伪善者(Hypocrite)比直接陈述的伪善者(Liar)受到更负面的评价


可见,伪善者之所以激起人们的道德义愤,原因在于他们不诚实地表达了自己的道德水平。他们通过谴责他人不道德行为或者直接陈述的方式来表明他们是道德高尚的人,但他们却没有按照这些道德信号行事。而且,谴责他人不道德行为要比直接陈述自己道德所释放的“虚假信号”更令人厌恶


上述研究结果说明,人们之所以厌恶道德伪善者,是因为他们传递了虚假信号。那么,如果阻断虚假信号,结果会怎么样呢?试想一个人在谴责他人的不道德行为之后,承认自己也会偶尔犯下类似的行为,他会受到人们的消极评价吗?


根据前面的结果,如果谴责他人的不道德行为而自己又做出不道德行为是在向大众发出虚假信号,那么承认自身的不道德行为则使之前的虚假信号“失效”了,所以,伪善者此时会得到人们的原谅,即人们在此条件下不会对伪善者的评价再那么消极了



为了验证这个假设,研究者通过假设情境操纵虚假信号的有效和失效。


“有效”组中,目标人物在谴责他人的不道德行为(如,非法下载音乐)之后,自己私底下也犯下了同样的行为,该实验组被称为“traditional hypocrite condition”;在“失效”组中,目标人物在谴责他人非法下载音乐的同时,承认自己也偶尔会在网上非法下载音乐,此后不久,他果然做出了这样的不道德行为。该实验组被称为“honest hypocrite condition”。此外,研究者还设置了一个对照组“control transgressor condition”,即目标人仅做出不道德行为


结果(见图3)显示,当伪善者承认自己也会犯下类似的不道德行为时,即虚假信号功能“失效”时,其所受到的评价比谴责他人而自己又做不道德行为的伪善者更积极一些,且与控制组所受的评价没有显著差异。这一结果进一步证明了虚假信号是影响人们厌恶伪善者的重要因素


图3 承认不道德行为显著使伪善者受到了更积极评价



上述研究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1.伪君子和真小人都令人厌恶,人们对违背道德准则的人都不会给予积极评价。

2.人们更厌恶伪君子,这是因为他们用所传递的虚假道德信号蒙骗了大众。

3.诚实是最为珍贵的!如果伪君子能主动坦白自己的过错,或许能够得到人们的一点额外好感。


最后,我们附上一位小学生写的作文,来彰显“诚实”这种道德品质是多么弥足珍贵。感谢杨欣然小朋友的母亲提供图文。




参考文献:
Jordan, J. J. , Sommers, R. , Bloom, P. , & Rand, D. G. . (2017). Why do we hate hypocrites? evidence for a theory of false signal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 28(3), 356-368.


公众号简介 | 亲社会实验室(微信公众号ID:Prosocial_Lab),本公众号由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寇彧教授实验室主办。在这里,我们将分享实验室最新研究成果,推介相关心理学前沿文献,普及相关心理学知识。


排版:小鲸鱼   Claire


原作者名: 孙鹏

转载来源: 亲社会实验室(微信公众号ID:Prosocial_Lab)

转载原标题: 亲社会实验室 | 诚实与伪善:人们为什么更厌恶“伪君子”?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