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被嘲无子:女性的职场困境到底是谁造成的?

发布时间:2020-07-01 1评论 1631阅读
文章封面

01


近期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发布了一条吃火锅的视频,有位女网友的回复: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一个儿女......



这条回复居然有1万多网友点赞,然后又有很多女性站出来发声,其中戚薇的这条最给力:一个人最大的失败是:时至今日,还给我们“女人“下定义,还把儿孙满堂当做女人唯一的成就。



虽然我们已经生活在21世纪了,女性接受高等教育越来越多,但人们对女性根深蒂固的看法和歧视从来没有消失过。


宋美龄在100年前看到中国女性的现状时说:“中国大多数女性,其生活与数百年前无异。”



再过一百年的今天,那最深层的东西依然没有改变。作为职业规划咨询师,我有太深的感受。


我的一位女性客户程新(化名),博士毕业在研究所工作。


她来咨询时很矛盾:一方面希望在事业上打拼,一方面又责备自己不要追求名利,多花时间照顾孩子和家庭。在整个生涯幻游中她都处在在这样的纠结中。


“你所谓的不要追求名利是指的什么?”我很好奇的问。


“就是不要太注重工作,不要追求工作上的成功。”程新叹一口气,说的很不情愿。


“那看起来也不是追求名利,你是想在自己的专业上有所成就,体现你的价值啊!”接受了这么高的教育,追求自己的价值也无可厚非,她却充满愧疚。


“我很希望在工作上有成就,但是我的丈夫和公公,他们对我的期待就是贤妻良母,多照顾家庭,有份稳定工作就行了。”程新有点哽咽。


“他们根本不理解我!”在车内灰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


因为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她每次咨询只能到车里来做。那是她仅有的空间。


我忽然理解了她为什么把体现价值当作追求名利,就是通过这样的借口,麻痹自己,让自己放弃打拼,安心照顾家庭,成为家人想要的样子。


“你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去学习,博士毕业也不是就为了做贤妻良母啊!你的父母对你是如何期待的?”身为女性,我也感到愤怒。


“他们希望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程新说到这里,声音缓和下来。


我感到一丝欣慰,我想多数父母让女儿接受高等教育都不只是让女儿做贤妻良母吧。


“我想在现在工作上有所突破,但是我夹在直接上司和部门领导之间,两个人都不信任我。”


程新的直接上司是和他同龄的师弟,部门领导是她的导师。他们2人都有自己的公司,而彼此之间有矛盾,程新处于夹板中。


她本来就不善于处理复杂人际,这个位置让她尴尬了好几年。


“假如我也是一个男性,我想我的导师就不会一直把我放在师弟的下面,也会让我独当一面,负责一个项目,甚至在外面有自己的公司,然后我和师弟都是平等的。我的导师和我公公比较像。”程新的情况在技术研究圈里很普遍。


“我真想下辈子做个男性。”程新无奈地说。有这个想法的女性太多了,有的直接希望这辈子做个男性。



02


在历史的洪流中,女性一直备受打压。如果追溯源头,那是因为女性在生命传承上具有明显的重要地位,女性可以生育而男性无法生育。


所以在母系社会里,孩子只知道母亲是谁,而不知道父亲,男性的地位也比较低。而男性想要拥有更高的地位,既要让女性心甘情愿地生孩子,又不能反抗。


于是发明无数的礼教来给整个社会和女性洗脑:女人最重要的是家庭,女性要隶属于一个男性,女性无才就是德。


这样几千年灌输下来,整个历史都是男性的,而女性只是一个配角。渐渐地女性也自动安装了这个保护男性利益的程序,集体无意识地帮助维护男性社会,打压女性。


在杨丽萍视频后留言的这位女性网友就是其中一员,她在捍卫着传统给她灌输的思想,并拿这个思想去攻击不遵守的女性。


就像过去大家族的母亲,自己当媳妇时被婆婆折磨,当自己熬成婆婆就变本加厉的对待其他女性:儿媳,孙媳,甚至女儿,孙女,外孙女。


她维护的就是男权社会的利益。电视上不断上演的宫斗剧也是一样的套路。女性争来争去,甚至赔上性命也只是在维护男性的利益,她们根本无法在男权社会有尊严地活着。没有觉知的女性,无形中都会成为这个体系的帮凶。



03


我的2年前客户王星(化名)最近说自己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是不是离婚啦?”我问。


2年前做咨询时她就想离婚,那时候夫妻二人已经演变为室友。


“对,王老师,我终于离婚啦!我可以说我很开心吗?”王星调皮地说。


“恭喜你迈出了这一步,我可以用恭喜吗?”我也为她开心。从这种关系中走出来需要极大的勇气。


“必须可以。”王星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符。


王星现在和一位女性朋友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事业也开始走向正轨。


但当她把离婚消息告诉一些女性朋友和亲戚,让她难受的是,她感受到是大家的同情。


“知道你离婚给的不是鼓励,而是同情。就是变相告诉自己和他人,我离了老公不行。”王星有点气愤。


“然后你要是做的好,估计也会说你离开了老公没办法,只能拼。要是有个老公在身边,也不会这么辛苦了。”我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也预演出来,这个套路天天在地球上演。


“太对了。我有个朋友是企业家,真的很棒。但大家都说,你看她因为没有老公才这么拼。”王星说。


“反正干得多好都和自己的能力没关系!“我说。


“没错,社会对女性的偏见,让我们自己对自己开始产生质疑和偏见。以前我做全职妈妈,我发现上班妈妈都会小看我们。女性不肯定自己的价值才是最可怕的。”王星的这段话不知会击中多少女性。


如果说不育、离异女性公开受到质疑和打压,那全职妈妈,尤其是全职妈妈二胎妈妈,是被伤害了也说不出口。



04


客户刘雨(化名),就是一个全职二胎妈妈,她最怕别人问她“上班了吗?”,“下班了吗?”。遇到以前同事那些上班妈妈,都觉得不好意思。不赚钱了,低人一等啊!


但是刘雨也是一天忙到晚。2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9岁,全是她一个人照顾。老公常年出差在外,一周只回家一天。接送孩子,辅导作业,做家务,陪孩子玩,哄孩子睡觉。一天像打仗似的。


她也想去工作,但是需要把平衡放在前:不能出差,下班后不能晚回家,周末也不能加班。这样的工作机会对于37岁的她来说真是太少了,那只能在家全职了。


“王老师,我现在就特别想要赚钱啊!”刘雨说。


 “金钱对你来说意味着啥?”我问。


“被尊重和安全感吧!我在家带孩子,可是我老公每次回来都不满意,觉得我做的不够好,孩子那些坏习惯都是跟我学的。我看他那眼神和语气就知道:你都不工作,连带孩子也带不好!”刘雨说到这里很激动。


这个话有好几个全职妈妈都说过,她们的老公一吵架就拿出来说她们,让她们觉得自己特别无用。


“我拿家里的钱给孩子报培训班,老公深夜会发短信过来,那些钱都是血汗钱,赚钱不容易啊!我只好去退培训班。我也是为孩子,都没为自己花钱呢!”


全职妈妈付出很多,但经济大权还是掌握在别人手里,伸手要钱的感觉确实不好啊。现在的二胎家庭,多数都是妈妈辞职,爸爸去赚钱,两地分居。



妈妈在养育孩子过程中获得不了支持,孩子出现问题后也是备受家人责备,自己也是非常愧疚的。这时别谈职业发展了,能有点收入获得大家的认可就不错了。


这种滋味歧视不好受,但是很多女性还要向外表现的很好,一副“岁月静好”相夫教子的样子。


嫁给一个年轻有为、有经济实力的丈夫,然后在家养育孩子,天天晒晒做的饭菜,夫妻恩爱的画面,结果有一天忽然在微博被第三者官逼。这样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就上演一番。


针对女性的歧视,是最久远的,也是最隐蔽的,所以很多人并不能感受到。


在人类历史上,因为反抗不平等而成为伟人的例子比比皆是。


甘地反抗英国对印度的统治,曼德拉反抗南非的种族歧视,孙中山反抗中国的封建帝制,马丁路德金反抗美国对黑人的歧视......


这些反抗都是针对一群人对另外一群人的压迫而进行的。但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因为反抗性别歧视载入史册,家喻户晓的。


我想了半天,一个也没想到。去查找女权主义者,搜出来的名字都很陌生。


这也是多少年下来,女性依然收到歧视的重要原因。假象让你看到的是岁月静好,让你以为我大学毕业了就可以改变命运了,结果还要在贤妻良母角色中挣扎。



05


最近美国在为白人警察杀死非裔男性George Floyd而游行示威,我上网一搜索,发现原来每年警察经常都杀死不少黑人。


2014年在密歇根州做志愿者时,沙发客的房主就出去参加游行,是一个非裔男孩被白人杀死。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被杀死的都是男性。直到我听了金伯莉·克伦肖《交叉性带来的紧迫》(TEDWomen 2016)的演讲。


(感兴趣的朋友长按复制粘贴浏览器观看:http://8rr.co/8NC5)


她在演讲开头,做了一个互动:她让参与的人站起来。她列出一些名字,当听众听到一个从没听过的名字,就可以先坐下了, 看看最后有多少人站着。


当她依次读出第一组四个人的名字时,差不多过半数的人还都站着。她继续读接下来的第二组四个名字,最后只有4个人站着。也就是说只有4个人知道这些人。


第一组名单是在过去的两年半中被警察杀掉的非裔美国人,第二组名单也是在过去的两年被警察杀掉的非裔美国人。


这两组名单中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第一组全部是男性,第二组全部是女性。那一刻真是觉得五味杂陈,原来在反抗种族歧视的过程中,依然还有性别歧视啊。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是比较丑陋!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波伏娃的这短对女性的描述太精准了。


女性职场上的困境,生活上的困境,是女性的觉醒和没有改变的社会传统之间的冲突表现,是社会根深蒂固的偏见所造成的。


所以做为一名女性,如果你在生活中遇到被异性排斥,请不要自责;当你被裁员,也请不要感到羞耻;当你被别人指责没有做个好母亲,也不要轻易相信。你今天走到这里,多少代,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获得尊重和善待,而这个情况还会继续进行下去。



06


那到底我们还有希望吗?


这里我想说说冰岛的故事。冰岛是女性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2018 年成为了世界首个为「男女同工同酬」立法的国家。但这些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通过几代女性的努力获得的。


在1975年,冰岛的女性开展了罢工运动。职业女性,家庭妇女,90%的女性都参与了这场要求平等的罢工。那天的冰岛整体停工了, 当女性不工作时, 社会就没法运转了。 


而1983年,冰岛人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世界上第一位女总统Vigdís,她是一位单身母亲,有一个女儿。


(冰岛女总统Vigdis Finnbogadottir)


Vigdís成为那个时代的人,甚至包括男孩儿们的超级楷模。Vigdís经常分享一个故事:一个男孩曾多次尝试在办公室里接近她,并询问到:“男孩长大也能成为总统吗?”


分享这个故事的是冰岛企业家Halla Tómasdótti,她在ted上的演讲《是时候让女性投身政治了》中谈到,正是因为受到Vigdís的影响,她参与2016年总统竞选,获得27.9%的选票,位居第二。


(感兴趣的朋友长按复制粘贴浏览器观看:http://8rr.co/8NHE)


当一个社会,有更多的女性成为有权力的女性,女性的地位才会提升。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冰岛让我们看到女性是可以通过努力争取自己的权益的。


所以,希望依然在!当每个女性都勇敢地为自己,为自己的女儿勇敢地站起来,去承担更高的角色,去散发自己的影响力,去扶持,支持其他女性,我们会越来越好。


人人生而平等!




文:王虹老师  (火把生涯®创始人;中国职业规划师,资深职业规划咨询导师;职业规划类书籍《觉醒》作者。作为国内职业规划的先行者,从2010年开始从事职业规划咨询,在近10年的职业咨询中累计咨询近千个案,具有丰富的职业咨询实战经验。)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火把生涯®职业规划咨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火把生涯®职业规划咨询

火把生涯®由国内职业规划咨询先行者王虹老师创立,旨在培养实战型职业规划咨询师,并通过咨询去支持有职业发展困惑的人走出迷雾,找到生命方向,尤其是支持更多的中国女性去活出独立,活出自信。

私信

火把生涯®职业规划咨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