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怎么活才是有意义-2(看故事学心理)

发布时间:2020-06-23 80评论 4264阅读
文章封面

不确定感激发对宗教的认同。




故事:

(内容过于真实,可能引起心理不适)


他说:“没有了,其他都很正常,你嫂子还问我‘我怎么回事啊,哪里不舒服’。”


我说:“大概知道了,我帮你分析分析。”

 

晓东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然后说:“嗯,老弟,你说一说怎么回事?”

 

我略有踌躇,刚想说一下一些心理学的理论,却马上改变了主意,觉得还是讲得浅显易懂一些比较好,不要让晓东感觉到我是在教授知识,要晓东自己觉得感悟到知识,自己体会到的知识,比接受他人的教育,更有意义,我决定用问答的方式,让晓东去领悟。

 

“东哥,你除了没有胃口,不想动以为,身体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最近有去体检吗?”

 

“有的啊!——让我想一想,欸,也就是最近的事情吧,当时也是你嫂子要求我去的,说每年都要体检一次,反复说了几次,直到我烦了,才不得已去医院。去医院很烦的嘛,又是排队,又是抽血什么的。”

 

“有体检报告吗?可以拿来看看吗?我以前是学医学的,东哥你知道的。也许我可以看看有什么指标不正常,或者有健康风险,如果不提前预防疾病,万一有一个风险被忽略了——”

 

“好啊,有专家帮忙看看是最好的了,肯定愿意啊!等会,去找一下!”

 

“好的。”

 

一会儿,晓东拿了一本报告过来,还拿来了一些CT片。“今年的报告都在这里了。”晓东把报告放在桌上。

 

“我觉得倒没什么,抽烟喝酒,身体也还很好嘛!这个烟酒不能戒的,那个孙总,以前也是吸烟喝酒,说是戒烟了,结果突然来了个猝死!”

 

“哦。”


我一边看着报告,一边回答了他一句,表示不反对也不赞成。看着一堆报告,有些指标已经超出了安全界限。血压收缩压140,晓东今年47岁,说明有高血压的风险了。如果不干预处理,将来很可能是高血压患者。我再看到血糖指数,空腹血糖高达7.4,说明已经有糖尿病的隐患了。

 

“东哥,你这个血压和血糖,都有点偏高啊!”

 

“是吧?医生也这么说,我还以为他在吓我的,那怎么办啊?是不是要吃药了?会不会向老孙一样,突然间在家里猝死?他妈的,真烦!”

 

“也不至于那么危险,只是啊,要调理了,体检是一种对身体检查风险的手段,查完了,我们当然要根据体检报告,结合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做一些调整。”

 

“老弟,你说一说怎么调吧?”

 

晓东又回到茶台旁边喝茶。我也放下手上的体检报告,到洗手盆那边用洗手液洗手。我以前在医院实习过,知道这些体检报告都经历了什么样的环境,自己不洗手可能会觉得很难受,也许这也是一种强迫思维吧。

 

本来想介绍一下调理身体的方法,略有思考后,我觉得身体可以慢慢调,心理的问题,现在比较迫切需要解决。

 

“东哥,孙总怎么就突然去了呢?”


在我们文化中,很避讳谈论死亡的话题!尽量避免“死、葬、哀悼等词汇“,甚至有一些医院、住宅、写字楼、酒店,没有“4、14、44”等含有“4”字样的标记。汽车的车牌,很多人也会回避“4”的号码!所有,用了“去”来代替死亡。


“他啊!太劳累了嘛!上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就说他,劳碌命,周一到周七,天天工作。叫他喝酒,以前喝酒很猛的啊,那天,他说自己心脏有点闷,不想喝。谁想到,心脏闷,会要命呢?”

 

晓东的声音有点哽!眼睛快速连续眨了几下,很惋惜地摇摇头,然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又拿来纸巾擦一擦眼睛。看得出来,他对孙总的感情还是蛮深的。

 

“我和他多年朋友了,对他也是知根知底的,他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有一段时间还吃斋念佛!经常去庙里烧香,也约我一起去的!”

 

“信佛有用吗?”

 

“有用的,老弟,你不能说佛不好的!小心啊!阿弥陀佛!”晓东突然拉下脸来。

 

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质疑宗教信仰,因为不确定感会让人们更加相信宗教的力量。为什么呢?


心理学解释:


不确定感会让人们更加反感关于宗教信仰的负面言论(Van den Bos, Van Ameijde, & Van Gorp, 2006)。如下图。


(图:Anger toward antireligious article as a function of emotional uncertainty and uncertainty salience)


在实验中,当人们的不确定感越高,看到关于宗教信仰负面言论的时候,人们的愤怒指数也越高。上一篇文章,大家都知道“不确定感激发的死亡凸显效应”。不确定感、自尊威胁、社会排斥、亲密关系丧失等, 也都会导致人们出现类似死亡凸显效应的反应(Heine,Proulx, & Vohs, 2006)。


当死亡凸显后,人们需要一些心理结构来抵抗死亡恐惧。而宗教信仰属于一种心理机构,作为一种文化世界观,支持人们抵抗死亡恐惧。


如果这时候,有人质疑宗教信仰,也就是打击抵抗死亡的心理机构,那么人们必然会起来反抗,反抗表现形式为愤怒。因此,当不确定感被激活后,大家不要否定宗教的效用,否则会引发对方愤怒,产生冲突,激化矛盾。

 

逻辑图如下:



参考文献:
1.Heine, S. J., Proulx, T., & Vohs, K. D. (2006). The meaning maintenance model: On the coherence of social motiva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ical Review, 10(2),88–111.
2.Van den Bos, K., Heuven, E., Burger, E., & Van Veldhuizen,M. F.(2006).Uncertainty management after reorganizations:The ameliorative effect of outcome fairness on job uncertainty.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Social Psychology, 19,75–86

【有奖书写计划】第三期正在进行中~


9月23—29日,《改变,从心开始》、《一念之转》、《控制焦虑》三本书籍中选择一本阅读/听书,在对应的书写计划(话题)中,发布1条以上星标笔记即可领取读书会/冥想星球7天VIP,还有299元情绪管理课程、签名新书、99元逆商提升课等你拿~!


↓ ↓ ↓点击下方文章,了解活动详情







 文:吴翔  (中山大学心理学硕士、心理咨询师,网易特邀讲师,壹心理特邀婚恋课程讲师;心理艺术化创新实验室核心成员;壹心理特邀讲师;TEDx演讲嘉宾;广东省心理健康协会危机干预委员会心理援助热线项目发起人之一;广州交警青年“战队”学院策划者之一,广州青年就业创业导师;微信公众号:搜索wuxiangxinlimen或者(心理门)婚恋咨询,请在壹心理咨询页面,搜索“吴翔”)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吴翔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