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渴望得到的情感来丰富生活

发布时间:2020-06-20 3评论 1568阅读
文章封面

Marianna Pogosyan Ph.D | 翻译:杂生



什么是理想情感?



鲁米写道,当你用心做事时,你会感到心中似河流般涌动,这就是快乐。” 这份似流水般的快乐可能是波澜壮阔的,浪花拍打出泡沫,狂热地从它后退的河岸奔涌而出,对着匆匆流过的世界呼喊欢乐快乐快乐!  

 

或者,它也可能是静谧安详的卵石在清澈的溪水下闪闪发光,微风轻拂着白桦树,吹得它们沙沙作响,发出愉快的低语。


    

 

积极情绪的范围广泛而深远,高度唤起(High Arousal Positive; 如兴高采烈和刺激)到低度唤起(Low Arousal Positive; 如放松和平静)状态之间

 

感觉良好” 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对一些人来说,听摇滚音乐会使人感觉良好,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冥想。我们的情感偏好和经历是由我们的生理倾向决定的,那么其中又有多少是由我们的文化背景决定的呢根据情感价值理论 (Affect Valuation Theory),我们实际的感觉情感和我们理想的感觉情感是截然不同的 

 

我们的性格特质(例如,神经质,外向性)与我们实际的感觉有很大的联系我们的文化在塑造我们理想的情感状态或感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由于实际情感和理想情感对心理健康结果都至关重要,对理想情感的更深入研究可以让我们深入了解我们情感世界、偏好和行为的复杂性

 

所以,理想情感是指我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努力达到的理想情感状态。作为一个激励目标,它经常被用作与我们实际感受相比较的参照点。理想情感包括情感规范的各个方面,包括人们认为他们应该感觉到的情感。



为什么理想情感很重要?





Why?五个原因!


  1. 理想情感驱动行为

    行为研究表明,无论是否有意识,人们倾向于选择那些更有可能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理想状态的行为和互动方式。此外,人们可能会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在那些与他们的理想情感相一致的方面。例如,当我们希望拥有最大化积极状态时,我们可能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成就上,避免思考消极的经历。

  2. 理想情感影响情感焦点和情绪调节技术

    人们似乎通过调节自己的情感体验来达到自己的理想情感状态。例如,当人们相信消极情绪在某些情况下可可能有助于实现结果时,他们更有动力放大这些情绪(例如,在对抗中增加愤怒; 在获得帮助时表达悲伤)。相反,人们也可能会降低他们的负面情绪,例如在收到一个坏的分数后。因此,作为他们情绪调节技术的一部分,人们能够抑制享受各种情感状态,这取决于他们在特定情况下的动机价值

  3. 理想情感影响偏好。

    研究表明,我们可能会根据自己对各种消费品的偏好来匹配自己的理想情感。从除臭剂到休闲活动,到我们喜欢的音乐类型,我们选择的活动和产品都符合我们想要的感觉(Tsai et al, 2015)

  4. 理想情感在我们对他人的认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通常,我们会根据他人的面部表情来形成印象和推断。事实上,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当我们评估他人时,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我们都会观察他们的情感表达是否符合我们的理想情感。匹配得越好,我们对别人的印象就越积极。例如,我们可能对他们有良好的感觉,或者认为他们更友好,这取决于他们的微笑类型(兴奋与平静),以及他们与我们所看重的状态(高度唤起度唤起)匹配的程度。

  5. 理想情感影响决策(例如,选择医生的时候)

    认为人们值得信任这件事,似乎取决于他们表达的情感,同样重要的是,也取决于我们如何高度重视这些情感状态。因此,人们更倾向于选择符合自己理想情感的医生。此外,研究表明,如果医生关注患者的理想情感,病人可能会对医生做出更积极的反应。

 



理想情感的文化烙印



一系列的研究指出了理想情感的跨文化差异。例如,欧洲裔美国人证明比中国香港的受访者更重视高度唤起的情绪,而香港受访者的理想状态更属于度唤起。此外,一项对不同文化参与者大脑活动的分析表明,人们发现,观察他们的文化所重视的面部表情(“兴奋的”对比于“平静的”)是有益的和相关的。 


       
那么,文化影响人们期望情绪的机制是什么呢?

 

当文化影响我们的价值观、规范和道德信念时,它会在我们的情感世界留下印记无论是以含蓄的还是明确的方式。各种历史衍生和社会传播的因素通过信仰、仪式、媒体(如广告)甚至儿童故事书都会影响着我们的情感和行为模式(Tsai, 2007, p. 244)

 

因此,我们学会了重视那些不断被我们的文化所认可的情感状态。这些偏好也反映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该研究分析了不同国家的领导人在官方照片上微笑方式。研究发现,领导的微笑往往反映出他们所属文化所重视的情感状态。

 


弥合实际和理想的影响之间的差距



 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情绪与我们理想的感受不一致,这种差异会对我们的幸福感产生什么影响根据一项研究,人们的感受和他们的文化理想价值观之间的差异越大,他们就越抑郁。

 

然而,斯坦福大学的Jeanne Tsai博士理想情感的主要研究者之一认为,这种差异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时,它肯定是有问题的,事实上,差异应该激励人们去提升他们的幸福感

 


我们怎样才能弥合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呢?

 

Tsai博士建议,通过拓宽我们理想情感状态的范围,包括各种积极的情绪和低起)。这样,我们就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我们的情感目标。例如,与兴高采烈的状态(如赢得比赛)相比,更容易进入平静状态(如与朋友共度时光)

 

此外,当我们的理想情感非常不切实际,从而会导致不健康的后果时,适时的调整使之变得更容易实现,例如,使他们更接近我们的实际情感。

 

最后,我们所期望的状态会成为通往幸福的路线图们可以告诉我们现在在哪里,想要去哪里它们可以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意图和我们看似无意识的偏好。然而, 当我们认真过好每一天,努力使我们的现实和理想相互接近也许我们应该记住苏格拉底的话说不满足于自我的人,不会满足于自己的欲望。


  

Bibliography:
Hackenbracht, J., & Tamir, M. (2010). Preferences for sadness when eliciting help: Instrumental motives in sadness regulation. Motivation and Emotion, 34(3), 306-315.
Han, S.P., & Shavitt, S. (1994). Persuasion and culture: Advertising appeals in individualistic and collectivistic societi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30, 326–350.
Miyamoto, Y., Ma, X., & Petermann, A. G. (2014).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hedonic emotion regulation after a negative event. Emotion, 14(4), 804.
Miyamoto, Y., & Ma, X. (2011). Dampening or savoring positive emotions: a dialectical cultural script guides emotion regulation. Emotion, 11(6), 1346.
Park, B., Tsai, J. L., Chim, L., Blevins, E., & Knutson, B.  (2016). Neural evidence for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valuation of positive facial expressions.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11, 243-252.
Sims, T., & Tsai, J. L. (2015). Patients respond more positively to physicians who focus on their ideal affect. Emotion, 15(3), 303.
Sims, T., Tsai, J. L., Koopmann-Holm, B., Thomas, E. A., &  Goldstein, M. K. (2014). Choosing a physician depends on how you want to feel: The role of an ideal effect in health-related decision making. Emotion, 14(1), 187.
Sims, T., Tsai, J. L., Jiang, D., Wang, Y., Fung, H. H., & Zhang,  X. (2015). Wanting to maximize the positive and minimize the negative:  Implications for mixed affective experience in American and Chinese contex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9, 292-315.
Tamir, M., & Ford, B. Q. (2012). When feeling bad is expected to be good: Emotion regulation and outcome expectancies in social conflicts. Emotion, 12(4), 807.
Tsai, J. L., Louie, J. Y., Chen, E. E., & Uchida, Y. (2007).  Learning what feelings to desire: Socialization of ideal affect through children's storybook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3(1), 17-30.
Tsai, J. L., Knutson, B., & Fung, H. H. (2006). Cultural variation in affect valu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0(2), 288.
Tsai, J. L., Ang, J. Y. Z., Blevins, E., Goernandt, J., Fung, H. H.,  Jiang, D., Elliott, J., Kölzer, A., Uchida, Y., Lee, Y., Lin, Y., Zhang,  X., Govindama, Y., & Haddouk, L. (2016). Leaders’ smiles reflect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ideal affect. Emotion, 16(2), 183-195.
Tsai, J. L. (2007). Ideal affect: Cultural causes and behavioral consequences.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3), 242-259.
Tsai, J. L., Chim, L., & Sims, T. (2015). Consumer behavior,  culture, and emotion. Handbook of Culture and Consumer Behavior. In S  Ng. & A.Y. Lee (Eds.). Handbook of Culture and Consumer Behavior  (pp. 68-98).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Zebrowitz, L. A., & Montepare, J. M. (2008). Social psychological face perception: Why appearance matters.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Compass, 2(3), 1497-1517.




原作者名: Marianna Pogosyan Ph.D

转载来源: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between-cultures/201608/how-we-color-our-lives-the-emotions-we-desire

转载原标题: How We Color Our Lives With the Emotions We Desire

授权说明: 合作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小小翻译鲸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小小翻译鲸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