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发布时间:2020-06-19 2评论 1759阅读
文章封面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

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

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

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勒庞 《乌合之众》


群体是什么?是一群聚集在一起的人吗?在勒庞看来,群体是一个活的生物。群体里的每个人,更像是这个生物的组成细胞,只有统一的情感和思想。智商、职业、年龄、性格等属性,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作用了。


如今多次爆发的网络谣言、网络暴力事件,竟然都验证了勒庞对群体心理的描述,虽然《乌合之众》已经出版125年。得益于信息时代,我们大多数人都能拥有较多的知识储备,然而互联网的便利同样加速了“乌合之众”的形成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2020年5月30日,一则关于广州某学校老师体罚学生致使其吐血的事情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家长在微博声称自己的孩子患有哮喘,为了保护孩子还给班主任送过6万红包,结果还是发生了这种让人愤怒的事情。


这条微博不到1天时间,就已经迅速引起网友们的关注,产生百万条转发,50多万条留言。网友们纷纷声讨老师不当的教育行为。5月31日这条消息很快被官方辟谣,原来是家长为了扩大影响,激发网友对老师的指责,而编造的谣言。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为什么我们会被谎言所迷惑,即使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网民都无意识地加入转发大军?而这种“群体”形成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这些,我们都能在《乌合之众》中看到。


1、群体的破坏性:一个谎言挑起的暴力


从智慧的层面看,群体总是要比个体的水平低,不过从感受及其驱动的行为来看,群体的表现出现两极化——更好,或者更糟糕。 ——勒庞


诸如这类网络群体事件,发生了不止一次。


2018年8月,四川德阳一名儿科女医生在泳池里被两个13岁的男生冒犯,男生不仅拒绝道歉甚至有一系列侮辱动作,医生的丈夫为了护住妻子,与两位男生发生了肢体冲突。虽然双方报警处理,但男生父母随之将不完整的视频放到了网络上,仅仅五天时间,女医生不堪网络暴力而自杀。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男生家长捏造部分事实情况,目的是为了鼓动网友与医生站在对立面。可能是为了扩大自己的接下来的谈判力量,也可能是只是为了泄愤,借助众多网友的键盘“惩罚”女医生对自己的孩子造成的“伤害”。


面对这种恶意谎言引发的网络暴力,受害者几乎无法反抗。即使想为自己发声,也可能被铺天盖地的恶意解读所掩盖。


2012年陈凯歌曾导演过一部电影《搜索》,讲的是被诊断出癌症的女主角因心情低落,没有注意到给公交车上的老人让座,被记者发到网上,网友人肉搜索、污名谩骂,直至其不堪重荷自杀身亡。


勒庞认为,当“群体”形成之后,个体意识就会消失,“群体”的心理就会支配所有人的感受、思考和行动,甚至产生了同样的群体情感——


  • 冲动:没有经过考证检验,立刻转发或评论信息,使得谎言迅速扩散,演化成为影响范围更大的谣言。

  • 易变:情感和观点,可以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例如最开始受谣言影响,指责谣言中所说的“老师”或“医生”,当官方辟谣或悲剧产生后,立刻开始倒戈指责散布谣言的“家长”。

  • 狂热:在信息爆发时,人们常常狂热地追逐事件,然而却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会遗忘。

  • 偏执:对于信息的判断,非黑即白,要么照单全收,要么全盘拒绝,而不允许事件的各方都有污点或闪光点。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2、群体理性的空白:越简单,越狂热


刺激群体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产生并且被人们注意的方式。——勒庞


谎言只是个人行为,未必能刺激网友们形成“群体”进而参与网络暴力。


要催生网络“群体”形成,其使用的语言至少具备两大要点:


1a、信息足够极端。

对方要么是穷凶极恶的罪人,要么是舍身就义的英雄,决不能是优缺点同在的平凡人。


1b、情绪必须强烈。

为了达到情绪刺激的效果,一般得使用夸张的语言描述,歪曲事实。


而网友们会掉入谣言的陷阱成为网络“群体”,也是个体中的某些因素被激发了,比如:


2a、制造幻想空间


网友们在看到某种谎言时,并不会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冷静思考,而是带着某种态度来审视。


女童被体罚的遭遇,引起了网友们亲身经历(以前被体罚的经验或看过类似的悲惨事件)、社会认知(体罚是不正确的教育方式)等方面的共鸣。


在情感和认知的作用下,网友们被网络谣言中描述的具体故事情节所引导,产生了极强的代入感。就如勒庞所说的“幻觉”。虽然不在事件现场,仿佛亲眼所见且感同身受,调动起来的情绪几乎取代了个体的理智。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2b、提取集体记忆


法国社会学家哈布瓦赫曾提出“集体记忆”概念。有些事情我们未必亲身经历过,然而,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的新闻、小说,听到的传闻等,都会成为群体的 “记忆遗产”。显然,网络媒体的存在让群体的“记忆遗产”更为庞大。


集体记忆可以为谣言传播者提供历史佐证,又为谣言传播的内容提供了资料库存,增添谣言的可信度。


类似于这种教师体罚学生致其受伤的新闻时有报道,谣言传播者可以从这类历史报道中寻得内容,进而杜撰事件细节。而网友们面对女童体罚事件,都能调取自己记忆库中的认知和判断,进而引导他们对当下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


除了事件记忆,群体还有“情绪记忆”。每次看到这类事件产生的情绪,都会累积下来,当相关事件再度发生时,网友们累积的情绪,就如火山爆发。


在谣言制造者的语言引导和网友们的情绪触发之下,网络中的个体仿佛被催眠,失去了自我意识,跟随群体行动。


3、从群体中剥离: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当你发现自己站在大多数人那一边时,就该停下来,重新审视自己。——马克·吐温


网络的匿名性,总是能触发人性的本能,让人们无意识地放纵自己的行为,看到某个震撼或强烈认同的文章、帖子,来不及考证其真实性,就已经点击了“转发”或“评论”;


朋友圈、公众号里刷了一波又一波的相似话题,总会造成的情绪传染,进而催眠个体沦陷到“群体”情感中。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那怎么保持独立思考能力呢?


第一,保持开放的心态。


我们需要知道,独立思考的人不会轻易站队,更不会用非黑即白的态度评判听到的信息,甚至可能不会轻易标榜自己是客观中立的。在信息量不足或不对称的情况下,“客观中立”都是虚假的态度。


第二,分辨出哪些是观点,哪些是事实。


许多谣言都打着“事实”的幌子,用情绪、煽动、揣测等掩盖了逻辑和证据,用简单极端的情绪,来触发网友潜藏的“群体”情感。


第三,刻意关注相反的意见。


当我们听到相左的意见时,总会本能地排斥,主动屏蔽质疑声音中的主要逻辑。然而,往往是这些相反意见,才能让我们发现自己忽略的信息,反思自己思维的盲区。


第四,多看经典原文,少看快餐总结。


将复杂的体系消化后,产出简单易懂的知识,这个过程通常需要大脑进行大量的信息运算,包括检验、归类、总结、建立联结等等。这种思考有利于我们建立大脑的逻辑判断程序。


《乌合之众》与网络:百万次转发,差点催生致命“群体”


4、结语:独立思考的能力,是我们身处网络的自由


美国哈佛大学教学计划曾倡导一种深入理解并建立意见的方法,其中有三大主要步骤。


①确认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理解程度,理清哪些是还不了解的;

②通过查找信息来解决不能理解或不清晰的部分;

③形成并持有自己的意见。


然而,很多人看到某个网络信息,没有经过步骤①和②,直接就跳到“持有意见”的阶段。网络庞大的资料库和快捷的传播方式,让我们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得结论。


比如知乎上常见的“如何看待某个事件”等问题。我们越习惯于省略思考,就越容易陷入《乌合之众》所描述的“群体”状态中


只有保持独立思考能力,避免被“群体”催眠而不自知,我们才算真的自由。


参考文献:
勒庞《乌合之众》
狩野未希《哈佛大学的6堂独立思考课》
原创:察析,用社会科学写出生活,在觉察中寻找独立和自由。欢迎关注,共同探讨。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察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察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