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力:我们体内的治疗师

发布时间:2020-06-12 6评论 1612阅读
文章封面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伤口,但多数人都可以自我疗愈。


很多人有着非常悲惨的童年经历,但成年后,他们依然成长为事业有成、温暖善良的人。哪怕是经历过非常严重的创伤性事件的人,大多数人也都没有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或心理疾病。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符合PTSD诊断标准的人比率如下:强奸,32%;其他犯罪的受害者,26%;非犯罪类的创伤(天灾人祸、事故、受伤等),9%。


Kessler等人的研究发现,约2/3的患有PTSD而没有接受治疗的成年人中,其症状在5年内会慢慢消失。


生命的坚韧,真让人赞叹!


我们之所以能在悲惨的遭遇中幸存并重建自我,得益于我们体内的治疗师——复原力。


01

我们是否可以重塑大脑?


在心理咨询中,我见过不少对痛苦“上瘾”的人。


愤怒、悲伤、恐惧、羞耻……这些高浓度的情绪,深深地缠绕着他们。日复一日,他们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有多久,他们没有体验过愉悦、平静、幸福的感受了?


我常常想,他们的大脑中有两条路,一条通向痛苦,一条通向幸福。那条痛苦之路,因为每日多次穿行,已变得一马平川。而那条幸福之路,因为常年人迹罕至,已被杂草掩盖,变得寸步难行。


好在,我们的大脑并非铁板一块。痛苦可以改变大脑,幸福亦然。


大脑总是不断在我们学到的经验中重构,当你在重复刺激大脑中的某一个回路时,就是在不断地强化它。”在《复原力》这本书中,里克·汉森将这个过程称为“积极的神经可塑性”。


作为一个致力于神经科学研究的临床心理学者,里克·汉森提出了一个重塑的大脑的理论模型——通过辨识内心、建立资源、调整自我、产生联系四条路径,满足人类的三种最基本的需求:安全感、满足感和与他人的连接,从而发展出关怀、毅力、平静、勇气、感恩、亲密等12种内在力量。


这12种内在力量,便是一个人复原力的来源。如果一个人的内在资源中,缺少某些关键的成分,便会导致某种心理问题或心理疾病,就像身体缺乏某种维生素就会生病一样。


这个理论模型最让我感兴趣的一点就是,你缺什么,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补什么。一个经常批评自己的人,可能需要补信心。一个整天处于情绪风暴中的人,可能需要补平静。一个经常处于无助状态、引擎无法启动的人,可能需要补毅力。


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拥有这全部12种内在力量,TA真的可以做到什么挫折都打不倒。但复原力的功能不仅仅是帮助我们从创伤中恢复过来,它提供的远不止这些——真正的复原力能够培养我们的幸福感 ,以及对幸福、爱、平和的潜在感知。而那些对痛苦"上瘾"的人,他们失去的正是对幸福感的感知。


“当这些内在力量不断增长,你会变得越来越有复原力——你将不再那么紧张和易怒,不再那么失望和沮丧,不再那么孤独、脆弱和怨恨”,里克·汉森写道,“当生活的巨浪再次向你袭来,你将以内心深处更加平和、充满满足和爱的姿态去迎接它。”


02

大脑的诡计:消极偏见


在心理咨询中,我观察到这样一种现象:有一些孩子无法拥有正常的人际关系,在他们的想象中,家门之外危险重重。所以,他们几乎闭门不出,成为茧居族。他们对这个世界如此恐惧,让人觉得他们仿佛不是生活在2020年的大都市里,而是依然生活在原始丛林里。


他们的恐惧如此真实和强烈,甚至到了偏执的程度。这其实是大脑玩的一个诡计——让我们更关注消极的、危险的信息,而忽略积极的、安全的信息,这被称为消极偏见。


里克·汉森认为,因为消极偏见,我们的大脑就会自然而然地做下面这些事情:


1. 不停地扫描这个世界,以及我们身心内部的坏消息;


2. 密切关注那些坏消息,而忽视了整个大环境;


3. 对坏消息反应过度;


4. 快速将这种不良体验印刻在身体、情绪和社会记忆中;


5. 因为反复注射压力激素皮质醇而变得更加敏感,从而对负面经历的反应更激烈,反复的皮质醇刺激形成了恶性循环。


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和这样的来访者工作特别具有挑战性,因为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就会刺激到他们。常常是,咨询师的10句话中,有1句让他们觉得受到了伤害,整次咨询就会崩掉。而且,接下来会花几次咨询的时间,用于修复咨访关系。


里克·汉森用了一个特别形象的比喻——尼龙搭扣和不粘锅——来说明大脑的这种消极偏见。对于负面经历,我们的大脑就像是尼龙搭扣,一下子就粘上,扯都扯不掉。而对于美好的体验,大脑却变成了用聚四氟乙烯涂层的不粘锅,不着痕迹地将它们滑出去。


这就是为什么一提起童年,我们大多数的记忆都是负面的、消极的。有的人提起父母,也全是被伤害的记忆。当我们讲述伤痕累累的过去时,也可以提醒自己一句:“至少我活到了现在。”支撑一个人活到现在的东西,一定有积极正向的成分。


在人类千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消极偏见对生存有着特殊的意义。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原始人可能会犯两大错误:


没有老虎的时候,相信灌木丛里有只老虎;老虎真来了,却告诉自己这里没有老虎。


第一个错误的代价是:不必要的焦虑——虽然让人不舒服却也不致命。而第二个错误的代价则是死亡。我们的祖先一次又一次有意识地重复第一个错误,就是为了避免第二个错误的发生,哪怕只有一次。


“但是,这种在石器时代针对生存峰值体验设计的神经机制,却造成了今天人类大脑普遍的学习障碍。”里克·汉森说。那些充满恐惧的孩子,已经对“纸老虎”形成了自适应的偏执。


03

“HEAL”重新驯化大脑


你的大脑由你的人生经历塑造,而你的人生经历,则由那些你关注的事情塑造。里克·汉森认为,这就是我们大脑的经验依赖性与神经可塑性。


那些对痛苦“上瘾”的人,他们的人生经历为他们塑造了一个痛苦的大脑。同样,那些充满恐惧的人,他们的人生经历为他们塑造了一个恐惧的大脑。能不能将这些痛苦的、恐惧的大脑驯化成幸福的、安全的大脑?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原理也很简单,共有两个步骤:


第一步:我们需要体验我们希望培养的那种力量,例如感激、被爱或是自信;


第二步: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将这种体验转化为神经系统的持久改变。


里克·汉森将这个大脑重塑的原理,细化为4个步骤,他总结为大写的“HEAL”


激活阶段:


1. 拥有它(Have it):找到或是创造有益的体验。


植入阶段:


2. 丰富它(Enrich  it) :和它相处,充分地体验它。


3. 吸收它(Absorb it):接受它成为你的一部分。


4. 关联它(Link it):可选项。用它来抚慰和取代那些让你感到痛苦的、有害的消极心理资源。


“HEAL”过程非常具有临床价值。我的一个来访者就是一个充满恐惧的孩子,他几乎没一个朋友,也少有积极正向的体验。一次咨询中,他讲到自己一个人打篮球,投篮成功后感觉很开心。我引导他从身体感觉与内心感受两个方面,去体验那种开心的感觉,将这种经验延长、强化、扩展、整合进自己的身体。


每个人在每天的经历中,都会有这样的幸福、平静、快乐的瞬间。只是,以前我们让它们不留痕迹地滑走。现在,我们把它们抓住,让这种体验保持几秒,甚至几分钟。神经元激活的时间越长,它们就越倾向于连接在一起。随着这样美好时刻的积累,我们的大脑就会重新布线。


当我们用心地培育内在复原力的时候,就是在培育身体内的治疗师。这个治疗师,会陪伴我们一辈子。




文:代桂云  (一个追求心灵自由的实践者与分享者。心理咨询师、私人心理顾问、蓝橡树心理援助中心创始人,擅长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为来访者提供生理、心理、社会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个人公众号:云心理 yunxinli-aiziji(转载请留言,并标注以上信息))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代桂云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代桂云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