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停止自我攻击”开始。

发布时间:2020-05-31 5评论 2290阅读
文章封面

你觉得对人来说,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很多人可能会说是死亡。

 

但是死亡其实只是“本能恐惧”中最可怕的那个,人的生命中还有很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无法诠释”,就是其中之一。

 

大脑的首要任务是“完成自洽”,也就是“编故事”。

 

它需要把一切事物都用一个能够自洽的逻辑串联起来,编成故事。“自洽”就意味着事情是可理解的,可被控制的。

 

如果一件与我们自己有关的事情发生了,但是你却没办法“诠释”它,没办法将它编成一个故事,那么我们就会陷入巨大的焦虑和恐慌。

 

但是这种焦虑和恐慌多数人是体会不到的,或者它刚一出现苗头,马上就被掩盖了。因为我们的大脑“瞎编能力”一流,而且你的大脑最擅长欺骗的人就是你自己。

 

比如很多突然发财的土老板,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了财,因为他们自知自己并无什么过人之处,只是突然就发财了。于是这些人就会变得很迷信,成天念经上香,今天动祖坟,明儿买石狮子什么的。

 

这些土老板迷信的行为,是为了让他们获得一种“控制感”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发财了,这么多的财富摆在自己面前,又是绝对不想失去的;但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怎么发的财,所以也就不知道怎样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

 

因此,他们就需要一种“解释”,比如告诉他之所以发了财是因为他家祖坟的位置埋得好。


那么他相信了这个解释之后,那个最为他担心的问题也就被解决了,即“怎样守住我现在的财富?”


风水大师可以告诉他,你把祖坟往北挪挪就能再发三十年,在你家阳台摆上这两个貔貅,你家里人都会健健康康的。

 

“解释”的作用,就是令我们“相信”,自己想要的能够被实现,自己不想要的,就能够被规避。

 

然而事实层面上,是否真的能够达成目标的实现?


这对我们的大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让你相信,这就足够了。

 

再举一个“裂脑人”的例子:有这么一个实验,给一个裂脑人的左脑,呈现了一个裸体女人的照片。裂脑人看到了哈哈大笑,说这个是裸体女人。


然而把照片呈现在右脑,这个裂脑人说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但是非常明显的是,她开始哈哈大笑。问她为什么笑,她说:“因为这个机器很有趣啊!”

 

这个裂脑人真正笑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右脑看到了一个裸体女人的照片,但是因为她的左右脑中间的链接被切断了,所以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右脑看到了裸体女人。

 

对于这个裂脑人来说,问她为什么会笑,如果诚实的回答,她应该说不知道。但我们的大脑如如此擅长瞎编,所以她还是给出了一个解释。

 

解释的正确与否,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有这么一个解释存在。

 

又由于我们的大脑如此擅长欺骗我们,因此,当你的大脑对一件与你有关的事情做出了不合理的解释,同时你又依此行动时,就会出现这么一种根本性的现象:你越是努力想解决问题,问题却变得越糟糕。

 

但是因为你已经对问题做出一种解释了,我们的大脑一旦接受了一个自洽的逻辑,就很难再接受其他,所以你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对问题做出了错误的解释,由此采取了错误的方法。错误的方法导致了糟糕的结果,你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于是加大力度继续采取错误的方法,于是结果变得更糟糕。

 

举一个常见的例子,比如说抽烟。你知道很多人之所以会抽烟其实不是因为烟瘾,而是因为身体有炎症吗?

 

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当人的身体有各种慢性炎症的时候,那么他在日常生活中几乎会无时无刻都感到不舒服。为了逃避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所以他才会抽烟。


因为烟草中的尼古丁,能够降低我们将体验转化为感受的能力,通俗来讲,就是可以令你的感受能力变得迟钝。感受能力迟钝了之后,身体的不舒服虽然仍旧存在,但是你在抽烟之后的一段时间却感受不到这种不舒服了。

 

当然,抽烟只是我们用来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比如有的人可能采取的不是抽烟,而是让自己无时无刻都在刷手机这种方式。当他刷手机的时候,注意力就完全的转移到了手机里精彩纷呈的信息流之中,也可以避免令他感受到身体的不舒服。

 

然而多数时候,因为我们没有对问题做出正确的解释,譬如一个因为身体有慢性炎症而抽烟的人,将自己抽烟的原因解释为是自己有烟瘾,解释为是自己很无聊等等,那么这就是给了自己一个错误的解释。

 

在这个错误的解释之下,他可能会采取“意志力对抗暴力戒烟法”,以为仅凭意志力约束自己就能有用,但是这肯定是无用的,因为只要他的身体感到不舒服的时候,他就马上会想要逃避这种不舒服。


怎么逃避这种不舒服?在他潜意识的认知里非常明确:那就是抽烟喽。

 

因此,我们大脑习惯的这种轻易给出事物解释,再加上我在《内心平静之道》系列课中讲过的“神经回路路径依赖”,这两者共同导致了我们无意识中会持续很多错误的、会伤害自己的行为。

 

不要对“人会主动伤害自己”这一点感到多么神奇,多么的难以理解。我们的大脑其实有很多的BUG,我们的潜意识并不是按照“客观逻辑”去运作的。


比如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早就忘了这篇文章是要讲什么的了。

 

我们回到“自我攻击”这个标题。

 

首先要明确:“自我攻击”也是我们大脑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的大脑是有点简单的,大脑所谓的“解决问题”,通常是用“让你感觉不到问题的存在”的方式来完成的。


“大脑”所谓的解决问题,不意味着一定是在现实层面上解决问题,而只是让你“认为”、让你“相信”问题被解决了而已。

 

它的任务只是让你相信问题被解决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解决了问题,对大脑来说,那是不重要的。

 

比如你的身体有慢性炎症,当这个炎症被你通过吃药或者运动给治疗好了的时候,这个问题才是客观层面上被解决了;


而大脑对这个问题理解的逻辑是:身体的炎症令我感觉不舒服,我只要让这个不舒服不被我感受到就行了。所以抽烟可以令我不再感到不舒服,刷手机也可以令我不再感到不舒服,所以抽烟和刷手机,就是我解决问题的方法。

 

同样的道理,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什么问题时,比如有别人惹我生气了,其实这时候别人惹我生气,我的情绪是非常复杂的,我可能会觉得不公平,凭什么这个人就敢于肆无忌惮的惹我生气?可能会觉得特别无力,可能会觉得很委屈,总之,此时我们“生气”的这个情绪背后有很多复杂的想法和感受。

 

这时候我们的大脑对这个状态的理解是:我现在有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情绪,如果我把这个情绪消除掉,问题就被解决了。

 

那么对于我们的情绪,大脑有一种常用的处理方式,叫做“合理化”也就是给这个情绪提供一个“解释”,当这个情绪获得了一个解释之后,我们就会认为这个情绪是合理的、可接受的。

 

“因为我很差劲,所以别人才会故意惹我生气;因为我就是个垃圾,所以才总是失败;”这样的解释对我们的大脑来说,是“合理”的。

 

自我攻击的作用,是给那些令我们不舒服的事情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遇到令我们一时无法理清的事情时,寻求解释(也就是编故事)是我们大脑的第一反应,大脑首先要去解释这件事。

 

你习惯了将问题产生的根源都归结于“我”,所以才会习惯性的自我攻击。

 

这样的逻辑就像一个小学生被另一个同学欺负了,老师说为什么他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一样,这样的逻辑都是讲责任归结在了受害者身上。

 

你习惯了将问题发生的责任都归结在自己身上,你的大脑习惯于、并且也止步于这种简单粗暴的解释逻辑,所以,自我攻击就成了你应对令自己不舒服的问题时,一种习惯性的手段。

 

就像有的人用抽烟来“解决”身体炎症的问题一样,习惯自我攻击的人,也是在用“自我攻击”来“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哪些问题。

 

当然仍然要强调,我们这里所说的“解决”其实只是一种错误的逃避而已。

 

那么如何停止自我攻击呢?

 

如果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你会习惯自我攻击,那么你就会发现我们的视角就不会再仅仅只局限于“停止自我攻击”这一点上了。

 

一个有抽烟习惯的人,要思考的是怎样处理自己身体的炎症;一个习惯自我攻击的人,要思考的是怎样给自己生活中的挫败找到符合现实的解释。

 

不是因为我很差劲,别人才会故意惹我生气,而是因为对方本来就是个性格很贱的人,或是因为我给对方呈现出的是一副好欺负的形象;

 

不是因为我是个垃圾所以才总是失败,而是因为我没有采用正确的、有效的方法去做事情;

 

那个想戒烟的人,对他有效的戒烟方法是治疗身体的炎症;

 

一个想要停止自我攻击的人,对他有效的方法是采用符合现实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再仅仅止步于通过“自我攻击的解释”来逃避问题。



文:风墟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微博:炼己者风墟)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风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风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