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男女朋友应该每天在对方身上花多少时间?

发布时间:2020-05-29 2评论 3317阅读
文章封面

文:京师心理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我男朋友的专业比心理学还令人头秃,每天道完晚安后,我关机睡觉,而他还得再看一个小时《奥德赛》去完成白天根本没空做的公选课作业。但刚开始谈恋爱,难免会越聊越上头,聊得太晚就没法再读书。一天,考虑再三后我特别郑重地告诉他:以后我一定十一点说完晚安就关机。不能因为我影响你的学习——学习比女朋友重要。然后,我收到了一个不是标准答案的标准答案:这就像把1kg和1m放在一起,量纲不同无法比较。


虽然有被这非常具有他个人风格的说辞安慰到,但我还是会有些疑惑和担忧:究竟,要怎么去找到一个健康的恋爱时长呢?我们需要时间来维护这段来之不易的亲密关系,但生活里除了恋爱,还有那么多的事情。



我们要学习和工作。23:59截止的ddl,周末突如其来的任务,不可多得的出差机会,这些都需要花费时间精力。如果情侣双方对于相处时长有着不一样的需求,那么总会有一方学习和工作的要求让这段关系承受压力。“如何处理恋爱与学习的关系?”“男/女朋友太爱工作了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在知乎上层出不穷,但别人的高赞回答似乎又解决不了自己的鸡毛蒜皮。


我们有家人和朋友。开始谈恋爱以后,我们得去兼顾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常人的时间管理能力通常没有那么强大,新增的关系势必会占用一部分花在原有关系上的时间。例如一项研究发现,女性与恋人相处的时长增长得越快,与闺蜜相处的时长就下降得越快[1]。当朋友们开始抱怨见不着你的影子,当家人开始不满你每天在外面浪,我们会意识到,找到平衡并不简单。 


除了学习和工作,我们还需要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反思恋爱中的点点滴滴,或者沉浸在自己独享的爱好中。这段时间是不可或缺的,我们能从中汲取宝贵的心理能量。然而,正是这段独处时间,最容易被忽视。“npy宁愿打游戏/追剧/看小说/刷微博/搓麻将/吸猫也不陪我聊天,我是不是应该送TA一个自由?”大概我们或多或少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就算是一级端水运动员,把对象、朋友、家人、学习、工作、自己这几碗水给端平也不容易。我们应该如何是好?来自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的心理学家Theresa E DiDonato给了我们五个建议:


承认个体差异


学堂君曾经科普过“成人依恋”这个概念(参考文章:见不到你使我焦虑,而你却总想逃避 | 成人依恋类型与人际关系;有个黏人的女朋友怎么办|痴迷型依恋的应对指南),不同依恋类型的人对相处时间有着不同的需求。例如,痴迷型依恋的人大概率特别黏人,而疏离型的人会更独立[2]。两个人很难有一模一样的需求,我们得承认这一点,然后才能互相协调。


找恋人确认


怎么能知道自己花在这段关系上的时间够不够?最好方式就是问对方。了解我们的恋人的真实需要,找到对两个人来说都合适的节奏,渐渐增加对彼此的依恋。当然了,如果我们感觉到自己想要更长的时间和对方在一起,也不妨大大方方地告诉TA,一起商量解决的办法。



听听朋友看法


朋友不仅仅是我们的社会支持系统,他们对我们恋爱关系的态度也能预测这段关系的发展[3]。被一个两个朋友不看好,或许还是旁人未知全貌;要是所有人都不认可,当局者迷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所以,开始新的恋情后,我们也要找到和老朋友保持联系的方式。把恋人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圈是个不错的选择。一起玩耍既可以与老朋友保持联系,还可以让这段关系有成长和发展的新空间。



定下“约会之夜”


如果某一段时间搬砖任务突然加重,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对方的感受,也不要干脆放弃治疗,让对方一个人消化暂时被冷落的委屈。定好一个忙完后的约会之夜,或者规划一次未来的周边游,让恋人有一个可以去期待的事情,知道工作和学习抢不走自己对象,或许能减少不少小小摩擦。


理解正常波动


在一段恋情由新鲜向稳定发展的过程中,各种各样压力源的波动,都可能让我们当下能投入到恋爱中的心理能量波动,就像月球的旋转影响着潮起潮落。随着恋爱关系成为生活中心,抓住机会在一起共度美好时光愈发重要,但同时我们要给伴侣和自己足够的空间与时间处理这些波动,成为亲密关系中最好的彼此。


花多长时间谈恋爱才健康?这又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如果“朝朝暮暮”不现实,“又岂在朝朝暮暮”似乎也过于理想,就去找到属于我们的最佳相处时长吧。虽然找到这个平衡点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难——本能让我们想和恋人呆在一起、聊到深夜,我们想要也需要时间把各自的生命轨迹编织到一起;而恋爱又只是我们各自生命中的一部分,正如1kg和1m,生活里存在很多不同维度的“重要”——但是,我们有比困难更多的办法。未来很长,和TA一起试试吧。



唉,这真是甜蜜的烦恼,因为没有对象的人就没有这个困扰。学堂君苦涩地回想起了俺娘曾经的灵魂质问:“你一天天的,又不学习又不谈恋爱,到底在干嘛?”? ? ?


参考文献
[1]Zimmer-Gembeck, M. J. (1999). Stability, change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involvement with friends and romantic partners among adolescent females. Journal of Youth and Adolescence, 28(4), 419-438.
[2]Hazan, C., & Shaver, P. (1987). 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2(3), 511-524.
[3]Sprecher, S. (2011).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networks o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Through the lens of the social network.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8(4), 630-644.


作者简介:京师心理。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