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馆|如何看待黑人抬棺舞这一送别方式火遍全球?

发布时间:2020-05-16 2评论 1551阅读
文章封面
by 壹心理优秀答主们


最近火爆各大网络平台的“黑人抬棺舞”大家有看到吗?
抬着棺材跳舞,其实是加纳共和国当地的一种独特的葬礼文化。人们会雇佣专业的抬棺队,用这种欢快的形式送别亲人。
加纳有着浓厚的“视死如生”的丧葬传统,葬礼也有着实现愿望、身份认知的含义。比方说,你生前想开飞机,就会把你的棺材做成飞机,如果你生前是个鞋匠,那你的棺材就是一只大皮鞋。
大家如何看待这一欢快的送别方式?
是否能更让我们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悲伤呢?



有力酱|心理咨询师:愿你更好地成为自己。

Ta的主页


题主你好,这个问题很有趣呢,我也在网上关注了,抖音上还有好多根据“黑人抬棺”衍生的段子,让人看了不亦乐乎。


我如何看待这种欢快的送别方式呢?这涉及到了一个人如何看待死亡。


对我来说,我蛮喜欢这种自由愉快的方式呢,前提是它是由死者和死者的家人共同认可的。经过这样一场欢快的仪式,让离别不那么伤感,能回想到死者生前的种种快乐时光和幽默的品质,这些情感,能让生者更积极。


死亡对一个个体来说,是生理生命的终结。从此以后,ta无法以实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不能和周围的人产生互动,不能感知真实世界的七情六欲,也不用承担肉体的各种痛苦。


死亡同时并不影响精神生命的延续。个体在生前留在世上的一切,都是有记忆的,在网络的记录里,在亲友的脑海里,在写满的日记本里。


ta曾经爱过的人,留下了ta的爱,还会生根发芽长大,去爱别人;


ta曾经培育的花,吸引来了蜜蜂,蜜蜂把这份营养传递了出去;


ta曾经为一些人发声,保护过弱者,那些人后来练出了拳头,去抵抗世间的恶;


ta曾写过一首歌,有无数人以它伴舞,那些舞蹈的人心生快乐,这份快乐让他们内心掩藏的厌世与哀伤一扫殆尽。


肉身的死亡提醒了人们,记起过往的美好。


《寻梦环游记》里有一句:一个人真正的死亡,是再也没有人记得他。


黑人抬棺事件,让千万人都从中获得了快乐,这位死者被好多人记得了啊。谁规定死亡一定是严肃和恐怖的呢?关于这个认知,我们可以追溯一下来源,就发现它可以是灵活的,并不一定要僵硬遵守。


我们不能选择笑着来,但可以选择笑着走,也是圆满的一生了。


以上。

酱酱



ZHUQIANG:以人为本,共同成长,关爱一直都在。

Ta的主页


■加纳有浓厚视死如生的丧葬传统
■葬礼也有实现愿望身份认知含义
■生前是个鞋匠棺材就是只大皮鞋

如果说要消除这种『死亡恐惧悲伤』还是有点难度的,单独在某个国家或地区比如加纳还是有可能,而大范围来讲,对死亡的恐惧仍然会持续,就比如某些民族部落的女性会将圆盘塞进自己的嘴里,越大意味着彩礼越多,而有些人就会对此展开非常激烈的辩论,因为这种死亡教育的文化本身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突然出现舶来品人们还是不容易接受吧。

所以也会有很多段子来进行某种不太适合的调侃,我们能够看到的是,这种视死如生的乐观文化观念与向死而生的悲壮还是有些不同的微妙之处。比如说后者更多的是经历了某些痛苦事件后出现大彻大悟终于参透人生意义,而前者可能文化骨子里就是天生的乐观,他们可能还会相信更多宗教关于死后世界的信仰。

●面对死亡、面对生命与面对“永生”

引用书籍《Being Mortal: Medicine and What Matters in the End》观点:“我们都追求一个超出我们自身的理由,对他来说这是人类的一种内在需求。这个理由可大可小。重要的是在给这个理由赋予价值、将其视为值得为之牺牲之物的同时,我们赋予自己的生命以恰当意义,建构个人故事是维持人生意义的根本........”

因为我们会有死亡,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生意义探索,才会愿意去审视自己是否在浪费时间呢,那些乐观的文化自然有他们乐观的源泉和独特背景,可能他们对于死后世界的描述会让我们震撼。

许多人担心死亡,因为我们不知道未知的事物。了解如何避免恐惧死亡,并学会接受死亡是生命学习的部分。死亡可能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话题,但是基督教表明,如果我们死了,我们将在永恒的天堂与上帝一起获得永生,这或许只有虔诚的信徒能够理解的吧,这也不是我们能够确定的事情,并不是能够明确证明的事情,所以我们才会总是强调『活在当下』的重要性,只有现在才是人可以掌控的,而如果人们生前已经受尽磨难,终结时为何不带着欢乐呢。



Autumn:做一个阳光的人。

Ta的主页


我觉得把这个看成简单的乐观面对死亡太单薄了吧,这是社会问题。葬礼的悲伤从哪里来,快乐又在哪里,我想说都在当事人的心理。


1、葬礼必须要悲伤。想必大家看过《局外人》,一个没有在母亲葬礼上哭泣的人,就会被认定道德是不好的,具有反社会倾向的。参加葬礼的人范围是很大的,不仅亲友,连路过的人也是可以参加的,葬礼是一个社会性的仪式,不是个人仪式。葬礼有很大的宽容性,毕竟死者为大,如果真的把葬礼搞成一个好事,那么一切基于死者为大的价值体系将全部颠覆,我们应该正常的面对死亡,但是也不至于欢欣鼓舞的迎接死亡吧。所以,葬礼就是一个以悲伤为基调的社会活动。


2、葬礼需要欢乐的状态活动。葬礼上的我们真的有那么悲伤吗?全世界的葬礼流程各不一样,但大多比较繁琐。反正在我们老家葬礼的固定流程是三天,直系亲属都是要披麻戴孝的,在各种答谢亲友的环节中,眼泪早就流干了,即使再悲伤的情绪,保持三天是超过人类极限的。葬礼的流程里还有一个女儿哭的重头戏,是要哭出内容来的,这个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专属行当,由专业人士代哭。总之吧,亲属的悲伤根本撑不住三天,欢乐不应该,平静的放松调节是需要的吧。葬礼上那么多人,也真的没有那么悲伤。比如我们老家的习俗里,大量的是过来帮忙的村民,要帮着守灵熬夜,这个时候不来点麻将娱乐,如何撑到天亮,再比如从远方赶来的亲人,也没啥事做,也没那么多悲伤可说,我们的正常流程里,到晚上9点以后就开始唱戏助兴,否则这些亲友根本撑不下去了。


3、葬礼需要热闹!!!我想这是这道题的题眼,热闹和欢乐不是一回事,跟笑对人生,不恐惧死亡也是毫无关系。为什么有葬礼,本质上就是一个热闹,证明死者和家属的场面,这个场面本来就是越大越好的,如果真的葬礼是恐惧,大办葬礼难道是在传播恐惧,显然不是的。黑人抬棺舞显然达到了热闹的目的,但并没有挑战人们对于葬礼的需要,反而很契合,只是刚好加纳那个地方的文化是可以接收这种形式的而已。实际,从国外人的角度来看,其他地方的葬礼很多形式也颇具搞笑和费解的意味,那只是文化差异造成的形式差别,但是精神内核是一样的。最后补充一点,我们老家的这个葬礼就有点黑人抬棺舞的雏形,葬礼最后一天是要下葬前是抬棺材过街的,目的就是向世人说明这个人曾经来过人世,人们会把棺木装点的很花哨鲜艳,为了表示挽留,还要有一个人在前面假装挡着,走慢一点,一路散纸放炮,吸引路人围观。我们老家曾经有一个有钱人,围着大街赚了好大一个圈,抬棺的人都换了好几波,浩浩荡荡的抬棺队伍,远远望去没有一丝悲伤的情绪,整个镇都知道了这是一个有钱有势的人。


不要把葬礼的热闹看成乐观的心态,这是一个社会仪式。我们都不是局外人。 




猫:阳光之下,人各有份

Ta的主页


与您共享

大家如何看待这一欢快的送别方式?
是否能更让我们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悲伤呢?

一方面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过程,以另一种方式去对待死亡,可以让我们改变一下对传统的送别的方式。

另一方面我也在想,葬礼在我感觉一直是一种传统,如果是对于我这种不爱表达的情绪的人,葬礼是个不可多得的表达悲伤的方法,如果难得的一次表达悲伤的途径被剥夺了,可能,对于我的影响应该会比较大,当然,深层次的原因可能目前我还没探索到哈,当然,这也让我可以反思一下,或许当我在日常生活中能够去表达自己的情绪时,我可能也更能够去对待离别,这让我想到存在主义,当我能够更好的去面对死,可能也能更好的去对待生。

☞“消除”可能比较深刻一点哈,如果是作为“缓解”死亡的恐惧和悲伤的一种途径的话,可能,可以,探讨一下,不知道以欢快的方式去对待恐惧和悲伤,能够真正的缓解对于死亡的恐惧和悲伤,还是去在该悲伤的日子里,好好的悲伤,更能够缓解死亡带来的恐惧和悲伤,当然,这里我只想到了,被死亡带来的情绪感染的没有那么严重的案例哈,如果是感染的严重的,可能,以欢快的方式去对待,也不知道是否会在某些夜里,回想起来,会引起悲伤的极端感受,这里让我想起了,葬礼或者欢快送别的方式都是我们对于送别而产生的一种防御机制,“情感隔离”,当然,我也很期待未来有欢快的送别方式,可能这不止是让我记住逝去的人,也让自己更能够进一步去感受离别,以及面对生者时的情感反应方式。

祝好。 


苑儿:

Ta的主页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说古阿拉伯人对于一个人的死亡是值得庆幸的事,谁要是死去了,都会为他高兴。为什么呢?因为死去代表着他们回到了“主”那,而他们的最理想境界就是回到他们的“主”那。所以这是值得庆幸的事。

我个人也有一些理解:

死亡,到底是应该难过还是应该高兴?这要看随处社会的风俗,社会观念等等。现在社会普遍接受的是:我们需要哀悼逝者,伤心难过。我们遵守着这样的理念而做出相应的行为。

我认为,哪种形式的葬礼都不是最主要的,我们只是为逝者完成一件他最后所完成不了的事。

风风光光的葬礼更多的不是已逝者的想法,而是活着的人的为了心安的想法。如古代那些皇氏的葬礼,陪葬活人。放在现在不可能被世人接受,可在古代,这是正常操作。

这一视频刷屏,我想更多的是让人们感觉新颖,有趣。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人生答疑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人生答疑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