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心理咨询长什么样?

发布时间:2020-05-16 0评论 92阅读
文章封面

从迷茫走向“自性”

——有效的心理咨询长什么样?

 

因为你,我将成为更好的人。

                                          ——作家宫崎骏


在人的一生中,总有这样那样的困扰,总有这样那样的迷茫,我们该怎么迈过去?很多人依靠自我的力量,不断摸索,闯出一条自我超越、自我修复之路。

有的人另走他途,找到一条他人帮助的路——依靠他人的力量来认识自己,改善人格,提升自我——这条路就是心理咨询。它可以在短时间内较快地得到心理帮扶,科学地得到心理资本提升。心理学角度的“自性”,是指通过心理调适,达到人格或个性的最高程度的自我和谐。这是心理咨询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和最佳目标。

有的人说,我做了几次心理咨询,好像作用并不明显,甚至怀疑如果不通过心理咨询只通过自我调整也能达到。

其实真正专业的心理咨询必定是有效的,个人调节并不一定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心理咨询的“效果机制”都有哪些?

一是,关系契约。

从来访者与咨询师开始正式咨询后,双方即构成了正式的咨访关系。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二版)对咨询的“专业关系”作了如下界定:

“心理师应尊重寻求专业服务者,按照专业的伦理规范与寻求专业服务者建立良好的专业工作关系,这种工作关系应以促进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成长和发展,从而增进其利益和福祉为目的。”

所以,咨访关系,作为“一种专业关系”,它和普通的朋友、亲人关系显然不一样,是有着咨询契约的专门、专属关系——咨询期间内,咨询师按照专业要求、专业设置,在约定的时间、地点进行心理探讨,从而改善调整个体状态,助力解决相应问题。

这就意味着,咨询时间是相对固定的,不能随意更改、调整;地点的固定的,同样不能随意更改调整。此外,专业设置还包括固定的咨询频率。比如经典精神分析每周的咨询可能达到6次的高频咨询、现代精神动力学频率每周约3次或不多于3次。当打破时间、地点、频率的契约后,咨询效果也将受到影响。而对于某些类型的来访者,契约显得尤其重要,比如对于自我状态不稳定的来访者,治疗时“应特别注意营造恒定的治疗环境,即治疗框架,不仅包括时间和收费的固定安排,更重要的是咨访边界的清晰界定”(引自南希·麦克威廉斯《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这些都属于关系契约的明确要求。

契约的意义在于,双方将问题放在约定的时间、地点进行探讨、讨论,提升来访者的觉察、感知力。不少新手咨询师,也许曾经有把咨询放在咖啡厅、或者与来访者随叫随到的约定的经历,不久后,咨询师就会发现这么做并不利于求助者情况的好转——或增加移情、依赖,或让来访者功能退行,降低其自我功能,削弱自体力量。这显然于咨询无益。

二是,治疗同盟

所谓同盟,意味着我们是一个“战壕”内的、为了一个共同需要攻克的目标而努力的团体。同盟间需要对咨询内容进行保密,需要一起针对某个问题而共同工作。这种模式犹如工作搭档:你走第一步,我跟进第二步,你走第三步,我跟进第四步,依此类推,或者说这种模式像极了“爱的双人舞”。特别是现代精神分析的主体间性咨询模式,强调双方互为主体,而不是传统的治疗师与来访者的“高低位”、有差异的模式。这种表述,类似于台湾心理咨询的名称“咨商”——咨询师与来访者是咨询、协商的关系,而不是一“高”一“低”的咨询关系,犹如“教育者”与“被教育者”或“老师”与“学生”的关系。

南希博士的著作《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对治疗同盟有这样的一段话:对于神经症性来访者,“观察自我是来访者自我的一部分。这部分是意识的、理性的,能识别自己情感活动的,并鉴此与治疗师结成同盟。与之对应的是‘体验自我’(experiencing ego) ,是治疗中来访者对治疗关系的感受和身临其境的自我部分”。

三是,咨询费用

正式的专业的咨询是需要收费的。你付出费用,我付出时间和知识,通过购买关系进行咨询,这也是“契约”体现的方式。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二版)对咨询的“咨询收费”作了如下界定:

“心理师应依照当地政府要求或本单位的规定恰当收取专业服务的费用。心理师在进入专业工作关系之前,要对寻求专业服务者清楚地介绍和解释其服务收费的情况。”

求助者自愿付出不经打折的费用,意味着良好的求助动机。在良好的求助动机下,咨询关系形成了对咨询师时间和知识的占用、消费,付费也体现对咨询师付出劳动与知识的尊重。购买关系的形成,让咨询师拿出专业的服务内容、专业的服务态度,促进咨询完成。求助者也只有付出合适的自己可以承担愿意承担的费用,才能买到自己相应的咨询服务,并珍惜咨询师在咨询中所给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案、方法、建议——尽管它是咨访双方探讨形成的。如果未形成专业的付费关系,那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反正我没付出费用,所以老师给出的方法或建议,我可以听,同样也可以不听、不实施。因此,必定是无效的,即便有也是极其有限的。

 

那么,心理咨询究竟是怎么起作用的呢?

来访者进行心理求助,可能会因各种各样的烦恼而来。在当今生活水平越来越奔向小康的情况下,也有部分人为了追求更高质量的生活,追求内心更丰满和谐,而求助咨询,但这类来访者毕竟还只是少数。在本人看来,心理咨询至少可通过以下五个方面发挥作用:

 首先,价值观牵引。这类来访者可能年龄并不大,生活阅历较浅,或者个体本身有三观方面存在一些偏颇、偏差或偏离,需要有人给予价值观方面的引领。“许多治疗模式里所依赖的功效,乃在更改基本的人生态度;帮助患者改变对自己症状及问题的看法,经由基本态度的更改来处理自己原先面对的困难。这也是一种特殊的治愈机制”(引自胡佩诚主编《心理治疗》)

王女士出生农村,经过自己的努力打拼,来到城市上学、生活,并嫁到城里。但一路走来,多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因此对城里生活、人情事故多为不熟。咨询时,她与咨询师进行了社交、人生观、世界观方面的探讨,对一些具体的场景进行了模拟呈现和讨论。经过咨询,王女士得到了在价值观、人生观方面的牵引指导,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自信,不再如之前自卑、裹足不前。

其次,咨询师的镜映。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真正地看清楚自己,不清楚自己言行的模样到底是怎样的。在心理层面说,从一个人的眼中看到另一个自己,这叫“镜映”,这犹如处于“分离-个体化”阶段的婴儿,在镜子面前看到另一个婴儿,她对她招手、摇头,镜子里的她也对她招手、摇头,做同样的动作。当然1、2岁的孩子并不知道,镜子里面的对她做同样动作的人就是她自己,但这种因“镜映”产生的自己并不是真实的她自己,而是一种真实“写照”的自己。

咨询师是你的镜子,能够照见你原本的模样。通过咨询、心理分析,让来访者清楚地看到自己,了解自己的长处、不足,更好地往前发展,这是心理咨询的任务和目标之一。

第三,父母同体的关怀。成长于糟糕家庭关系的孩子,往往会特别渴望得到父母的爱。但是父母本身也是深受创伤之害的,他们自己都顾不了自己,无法得体而健康成长,想要照顾好孩子,让孩子健康成长,不受原生家庭的伤害,似乎是不大可能的,除非父母本身愿意疗愈成长。在咨询师这里,这类来访者,往往会特别想要得到父母般的关爱,如母亲的温和、温暖、温馨,父亲的力量、指引、方向。咨询师身上的父性人格或男子气概,可以给来访者所缺位父亲的弥补,同时,其母性人格部分,可以给来访者予母亲般的温暖和关怀。在固定的设置里,来访者会在固定的时间、地点,与想像中的假想父母客体相遇,从而获得相应的温暖或力量的支持。通过长期的咨询关系构建,假想客体根植于来访者心中,从此,漂泊的内在的小孩有了灵魂的归宿。从客体关系学角度来说,有一个完好的、温暖的、支持的客体,对自体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社交、依恋关系的模拟。在缺爱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个体,往往会表现为社交的自卑、退缩,他们得不到他人的认可,他们习惯使用初级的原始的心理防御,退回到“安全地带”。但是,社交行为是人类的需要,也是他们成长的必经之路,所以,成长后的他们,一方面极度需要社交,需要成长,另一方面又极度需要他人认可,但因得不到而无力,变得极度回避。在关系取向的咨询中,他们会从与咨询师的关系中获益,得到社交方面甚至是依恋方面的“生态模拟”。这也是一种“行为语境”。在这种“行为语境”下,如果这种模拟应用恰当,无疑将会非常有助于他们的成长。在首次咨询中,特别是面对面的咨询,这类来访者会心怀忐忑、不安,初次面见咨询师,会显得手足无措。当咨询师施以温暖的微笑,他们便可逐渐放下防御,安定下来,与咨询师进行交流——这样的过程,何尝不是一次与陌生圈子的社交呢?

“以婚姻治疗、家庭治疗、团体治疗为主的治疗模式,其主要理论是把人际关系看成为人的行为的主轴。与人沟通、来往、交往反应、角色的扮演或联盟关系的形成等是人际关系的着眼点。就这些人际关系的层次来改善人与人的关系,是治疗的功效。经由人与人的关系,包括家人、亲人、夫妻、亲友间的关系的改善,可解决连带性的个人心理问题。” (引自胡佩诚主编《心理治疗》)

随着咨询次数的增加,咨访关系越来越稳定,这种“关系模拟社交或依恋”也就越来越被他习得,从而内化为自己的“内在语境”,内化为自身的行为。在依恋关系角度上,关系的依恋模拟与前述的温暖的假想客体的功能是相似的。

五是,走向自性。 我们知道,地球的每一个生命体都有其内在的运行系统和规律,生命体内部的各个结构部件有自我修复的功能,当某一功能受损,其自愈功能将改变紊乱为有序,使生命体一直处于“和谐——不和谐——和谐——不和谐——和谐——”的循环往复中,这种功能也被称为“自组织”功能。心理学角度的“自性”,是指通过个体内在的心理调适,达到人格或个性的最高程度的自我和谐。

“行为治疗的理论着重在患者所表现的具体行为,治疗上选定需改善的目标行为,按学习的原则,按拟定的步骤训练更改非功能性的行为。治疗的功效乃放在新行为的训练与养成。”(引自胡佩诚主编《心理治疗》)这里的新行为的训练与养成,实际上就是个体走向“自性”和谐的表现之一。

走向个体“自性”,既是心理咨询的目标,也是其发生作用的重要体现。每个人的内在个体,都是一个“自组织”,它本身有恢复“自和谐”的功能。心理咨询便是通过咨访关系构建,促进个体走向“自性”,回归个体原生健康状态而发生作用的。

 


0

回复

作者头像

刘月鹏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刘月鹏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