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性格的人容易得抑郁症?

发布时间:2020-05-11 2评论 2582阅读
文章封面

摘要:通过努力,我们学会“正确的忧虑”和“忧虑正确的事情”,我们可以成为“健康的神经质”。

 

抑郁症没有单一的已知病因。相反,抑郁症可能是神经生物因素、社会环境因素和心理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消极的生活事件,例如遭受创伤、失去所爱的人、陷入一段艰难的关系、或任何压力超过应对能力的情况,都可能引起抑郁发作。


但是,消极生活事件只是外因,并非必然引发抑郁症。只有当这些事件引发了个体对自己、世界和未来的消极的思维模式时,情绪才会出现螺旋式下跌。

 

在性格方面,几项纵向研究表明神经质(neuroticism)预测了抑郁的出现(Jorm,Christensen,Henderson,et al.,2000)[1]。意思就是说,那些“神经质”水平高的人容易得抑郁症


神经质是一种人格特质,倾向于对事件产生过分消极的情绪。您可以把“神经质”理解为情绪不稳定或者悲观消极。神经质水平高的人很容易担心、紧张,尤其容易受到威胁。

 

01

怎么知道一个人的神经质水平?


一个人的神经质水平可以通过人格测试来评估,例如大五人格测验或者埃森克人格测验。在生活中,我们也可以观察到有些人经常忧心忡忡、情绪波动频繁、很容易紧张和生气,这就是神经质水平高的表现。

 

02

什么原因导致高神经质?


研究表明,一个人的神经质程度,就像他的其他性格特征一样,一部分是由基因决定的,还有另外的大部分是由难以解释的环境因素导致的。

 

03

神经质是一件坏事吗?


平均而言,在心理健康和关系满意度的测验中,我们发现较高的神经质得分与精神疾病的风险以及较差的结果相关。高度神经质的人,很容易困在消极的思维模式中,并容易患上抑郁症或焦虑症。

 

但是,神经质对于人类生存是必要的。如果您没有轻微的神经质,那么您的生活会因为盲目乐观而栽跟头。神经质水平高的人,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具有优势,例如他们对威胁的敏感性,让他们能够在进化中胜出。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整天忧心忡忡的人,比“神经大条”的人更容易发现并逃离环境中的危险,所以能存活下来。

 

有些心理实验也发现了高神经质的优势。例如,在Maya Tamir和Michael Robinson 2005年的研究中,发现在判断负面词汇时,高神经质的人比低神经质的人更快。


作者总结道,对于高度神经质的人来说,“感觉不好会促进有效的功能。”他们持续的坏情绪可能会让他们更好地理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而不是为了快乐而人为地接受一个好心情。[2]

 

04

体验负面情绪有什么好处吗?


虽然这很痛苦的,但是反思和悔恨能够帮助我们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未来的行为。有证据表明,轻度到中度抑郁可能会带来类似的适应性益处。

 

05

如何应对神经质?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们不那么神经质呢?


研究表明,性格特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可以在一生中改变的,尤其是在经历了像结婚或生孩子这样的人生大事之后。


一些证据表明,随着年轻人进入成年期,神经质水平会下降。研究表明,特别是诸如第一次恋爱关系以及从高中过渡到工作或大学等生活事件,与神经质减少有关。

 

有些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地变得不那么神经质。而且,我们能够采取一些步骤来更好地应对神经质。例如心理疗法和正念练习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应对压力,降低神经质水平。

 

06

高神经质的人

怎样才能远离抑郁症?


对于高神经质的人来说,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做出积极的改变,来提高自己的心理健康水平,远离抑郁症,例如:


  • 不要为你的忧虑而忧虑。我们有理由忧虑,也有理由不忧虑。如果你忧虑的理由和你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现实的联系,那么没有必要为你的忧虑而感到内疚或自责。


  • 当现实的忧虑来临时,采取切实可行的步骤来扭转局面。认知行为学派的心理学家认为悲伤情绪和焦虑主要是消极思想的结果,所以可以通过改变你的想法来改变你的情绪。而作为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学家,我会帮助我的来访者区分:你目前的应对方式,是在应付你的焦虑和忧虑呢,还是在解决你的现实问题?


  • 利用神经质中的优点来的发挥自己的优势。尽管高神经质的人很难看到生活中的积极面,但如果走向相反的方向也会有很大风险。所以,认真审视那些你能控制和不能控制的情况,然后努力改变那些你能控制的情况。

 

神经质并不总是坏事。有时候,你甚至可以更清晰、更诚实地看待自己和自己的生活。通过努力,我们学会“正确的忧虑”和“忧虑正确的事情”,我们可以成为“健康的神经质”。

 

参考资料
[1] Ann M.Kring,Sheri L.Johnson,Gerald C.Davison,John M.Neale. 变态心理学[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9:142.
[2] Tamir, M., & Robinson, M. D. (2004). Knowing good from bad: the paradox of neuroticism, negative affect, and evaluative processing. J Pers Soc Psychol, 87, 913-925.
 

文:唐诗
责任编辑:殷水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