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咨询中的个案概念化谈咨询师的养成

发布时间:2020-05-08 0评论 437阅读
文章封面

在督导中,督导师最常和受督者(咨询师)谈的专业术语称为“个案概念化”。概念化的意思,用白话一点讲,大概有三个构成要素:


1.个案的问题是什么?

2.个案问题的成因是什么?

3.你将如何解决个案的问题?


也就是说,心理咨询师的个案概念化是尝试清楚呈现个案困扰的"样子"、"成因"以及我们将"如何面对"


若仔细阅读许多咨商的经典理论,例如精神分析、个人中心心理治疗等等的学派,其实也都在谈这些事情。他们指出人的问题,说明原因,最后告诉你该怎么解决,有哪些技术,而这些技术又都跟问题的成因息息相关,因为他们正在"对症下药"。


同样地,在我自己的工作经验里,概念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对每个眼前的当事人,都会有一套概念化的历程在跑。因为那是我认识他们、了解他们的方式


唯有透过概念化,我才能清楚知道他们怎么了,而我可以为他们做什么,给出什么,陪伴他们走过当下的困难与苦境。我需要对我的当事人负责,并尽可能作出适切的判断。


经典理论与个人的对话


经典理论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前辈们根据自身的观察、经验与体会,尝试极大化他们对于人性的理解,再透过精练的语言,最终衍生出来的论述。


所以对于后辈来说,他们所描述的人性已经尽可能扩大了我们的视野,珍贵且精致。即使这样,各种心理咨询的理论学派,都是一种试图描述人性的语言。但偏偏语言,又无法完整精准地描绘人们的内心。


人性已难拿捏,语言更难掌握,因此最终我们所产出的论述,只能像是瞎子摸象般,窥看出人性的某个角落,永远无法看见全貌。


但同时,我们每一个人(无论心理师或任何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成长经历,早已形成专属于自己看待人性的观点。



每当各种新闻事件发生时,就会有类似的言论:“他会这样做,一定是因为……”从这些论调中可以看出我们每个人都有解释人类行为的一种解释。虽然这些观点,有些可能真的很贴近人性的,但有些则可能过于抽象、扭曲或不切实际。


所以,回到心理咨询相关的训练中,我们之所以谈论各个经典理论学派,就是希望透过前人的观点,提供一个视角,与理论对话,最终帮助我们修正、微调并整合自我内在我们对人性的看法,形成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个案概念化框架,可以得心应手的和个案工作。然而,自我与理论的整合并非易事。


找到一个理论,还是找到自己?


我一直在提供督导服务,很多的咨询师会问我:“我现在很混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属于哪个理论学派”、“ 我需要选定某个学派吗?”他们觉得有自己的理论学派,犹如拐杖一样可以帮助他们不慌的看待与处遇个案。


但在我看来,咨询师找到自己相信的学派,很多时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即使学习了所有的理论,难道就能顺利地与理论对话吗?



有关人性的理论,若单纯闭门造车,只透过个人省思而不是从人际经验里去撷取精华,是无法顺利完成的。


我们必须透过实际的观察与投身,运用自己的感受,再回到理论学派的脉络,才能逐步让脑中的概念化变得清晰。换言之,就是得从做中学,一边做,一边理解过去所读过的理论,最后才会真正成为自己的观点。


在我过去咨询的经验里,我总会将会谈中所搜集到的各样讯息(包含当事人过去的成长经验、他看待自己问题的想法、当事人在会谈中表达出的非语言讯息等),尽可能地与督导讨论,最后在督导的讨论下,慢慢形塑出一套有脉络性的概念化。


这些历程并不简单,原因是心理师在接案之初,会有许多内在的不稳定。包含:“我能把个案接好吗?”或是“好希望可以真的帮到他们。”这些善意非常重要,可同时我们也可能在这些积极里头,过度关注自我的表现,反而失去了观察个案与自我省思的机会。


因此,督导的责任就在陪伴心理师可以拨开焦虑所带来的迷雾,重新将重心回到接案中的观察,讨论自己对个案的看法,向内探问:“为何我会这样看个案?”、“为什么当事人会让我不耐烦?”等


督导能够帮忙我们整理接案时各样涌出的情绪,之后再静下心来厘清自己是如何看待人性,最终建构一个清楚的价值态度。


先建立架构,再累积技术


我曾见过一些新手心理咨询师,想在实习阶段希望多学习一些专门学派的技术,或是一直很希望多接几个个案好累积经验。


对我而言,我并不太认同。原因是,如果我们没能先清楚知道自己如何思考眼前当事人的问题,那么学再多的技巧,都无法真正处理到当事人核心的困扰。甚至接了再多个案,没能好好整理自己的想法,最终都是在外头绕啊绕,一切白搭。


以我自己为例,我在实习阶段,初期每周只接了三个案,一开始当然会担心自己这样会否经验不足,或是无法达到课堂老师的期待。但我也跟自己说,做多不如做好。


所以每次督导的时候,我总是只选择一两个当周让自己特别有感觉的个案,然后好好把自己的感觉与观察谈清楚。我发现当我足够开放地摊开自己时,我也更能了解:原来我是这样看个案的啊?


而这些,如今回想起来,就是开始将过去所学习的理论,整合进自己的经验里了。我常在想,如果我们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看待人的问题,又怎么能够找到与自己合得来的学派?更有甚者,若我们都不清楚自己怎么看待人性,就开始讨论起该怎么做,那不就是乱开药,随意给处方吗?


找一个自己信任、能够对话的督导


由于新手心理师在接案之初,一定会有许多不安与自我怀疑,但我认为疏通这些情绪,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同时,在讨论如何看待个案的时候,尽可能地对督导真诚,才能真正的帮助自己。但若我们眼前的督导无法让我们放心谈论自己在专业上的种种感受与想法,真的很难工作下去。所以寻找到匹配的督导师也真的很重要


但若真的找不到自己心属的督导也没有关系。心理咨询是一条长久的道路,整理自己也是一种自我督导的路径。接案期间花点时间书写自我的感受,与同辈讨论内在的经验,或是独处时倾听自己,都能帮助我们整理出一套自己的个案概念化。


心理咨询是透过心理师这样带有情感的躯壳,去感知当事人,最后给出回馈。所以回到自己身上看清楚,对于新手心理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即便已经很资深的心理师,也日复一日地在做这样的耕耘,因为我们看待人性的观点也是与时俱进的。



就比如说我跟我的督导进行的还是更原始的督导方式——逐字逐句的研读我和个案的对话,看我是否听懂了个案,是否能够好好的跟随了个案,而不是用某一个理论学派的视框看个案,其实这样的做法是让个案看到自己的处境,提高了个人觉知或者说自我觉察力,咨询师以无用的方式来起作用,使个案自己去选择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但很多时候若我们心理咨询师似乎是在尊重、理解和帮助个案,让他们长成自己的样子,但是咨询师的理论视框却犹如一把剪刀也是把个案进行了修剪,变成了自己想让他们成为的样子。


我这样的做法背后是对个案充分的相信和尊重,相信他们自己可以变成自己的样子,因为我爱我的个案,爱是如他所是,不是如我所愿。


那么,你找到自己的学派了吗?


那是否说就不需要学理论了吗?答案当然是否了。在咨询中,咨询师的无用不是不起作用,而是以一种无用的方式发挥作用,学咨询理论,是为了提升自己,自己提升了才能做到以无用来有用,不然那就是真无用了。


但迄今我也没有找到一套完全贴合自己的理论学派。我相信个人中心学派的无条件积极关注,也认同精神分析学派的潜意识、移情反移情,亦深信完形学派里头谈到的未竟事务对于人们内心的干扰。同时,我也信仰家庭理论中的自我分化、结构与界线。



这些,我都相信,但我一定得选一个,一定得靠边站吗?我真心觉得,那不是我的道路。我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取径去跟个案工作。而我发现,这套取径,早已融合了各种学派的观点,最终成为我自己的观点。也许我也能自成一派,不是吗?


但对于新手咨询师,真的还是建议选择一个相对比较贴近自己人性观的心理理论学派,好好学精学透,然后再迁移到其他理论学派中,到最后再融会贯通,自成一派,会是比较好的养成路径。



#延伸阅读#

心理咨询的三度空间

心理咨询的层次

你爱你的个案吗?


欢迎大家关注知然心理公众号(insightpsy),让我们一起开启既能享受亲密关系又能保持自我的旅程吧!

参考文献
https://medium.com/@iamkhh/%E5%BE%9E%E8%AB%AE%E5%95%86%E4%B8%AD%E7%9A%84%E6%A6%82%E5%BF%B5%E5%8C%96%E8%AB%87%E5%AF%A6%E7%BF%92%E5%BF%83%E7%90%86%E5%B8%AB%E9%A4%8A%E6%88%90-9b48f0cfd4c3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首发于公众号知然心理(insightpsy)。


0

回复

作者头像

田广晓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田广晓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