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大的脑袋细小的脖子

发布时间:2020-05-07 3评论 1957阅读
文章封面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香港人,大概40多岁,有些瘦小的女士。她是一名助人工作者。


第一次接触她,是在台湾。因为同一个职业,加上我在香港读书,便和她多了一份熟悉感。我对她磕磕绊绊的普通话也有一种亲切感。


第二天,我听到她和另外一个女生谈论的敏感话题,又对这位女士又多了一份排斥。人就是这么矫情。


第二次我和她相遇是在zoom。虽然隔着屏幕,我还没放下对她的排斥。


然而这一次屏幕相遇,我必须要放下心里的这份芥蒂。因为在下面的对话中,我要成为她的支持者。


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里,她低着头说,“我早就感觉,我一个细小的脖子顶着一个硕大的脑袋。我感觉这样挺累的。”


我被她这么单刀直入的表述有点吓退了几步。因为我还在调整对这个女人的态度。我回了回神,稳了稳屁股。


“当你说,自己细小的脖子顶着硕大的脑袋时,你现在在经历什么?”


“有点心疼自己吧。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上班,虽然老板说,大家轮流去值班。一个我的下属,他告诉我,他不想去上班。现在疫情严重,他觉得去办公室上班不安全。


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和同事花过多的时间沟通,也可以理解他的心情,索性我就去办公室上班。现在我感觉,我好像没必要让自己这么辛苦,这么劳累。”


“你有留意到什么吗?”


“我感觉脖子现在有点僵硬。我有点担心它,担心它有一天扛不住我的脑袋。”她的手在头的两边比划着,看起来有些无奈。


“我有注意到,你把两只手放在头的两边,脑袋很大。”我的表情也凝视起来,冲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她继续用手在脖子周边比划和感受着,“我感觉,我要给我的脖子一个保护和支持。”她睁开眼睛,发现桌子上正好有一条围巾,一条粉色的软软的围巾。


她很自然地围在了脖子上,把手放在围巾上,好像要帮助脖子感受到围巾的存在。然后她有一个深呼吸,很平静地看着我。


我没有立马说话,冲着她点了点头,留了一小段空白。


“起初我以为我需要一个有力量的东西支撑我的脖子,这样我才觉得有被支持,才觉得安全。刚刚我围上这条围巾时,我突然意识到一条柔软的围巾竟然支持到了脖子和脑袋。”


她的脑袋和身体开始左右摇晃起来。这次她睁着眼睛,好像在特意感受着什么。


“我看到你的脑袋和身体在摇晃,我们把速度慢下来,慢慢来。”我看到她在摇晃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摇晃起来。我尝试着感受这个摇晃的动作带来的感受。


当时我并没有特别的感受,感觉可能是身体的一个动力自然反应,之前冲的太猛,现在慢下来,需要一个摇晃的动作作为缓冲。我意识到自己的思绪飘走了,又把思绪抓回来,回到这位女士身上。


“我在想,我小时候也是得到过关爱的。我想起,小时候奶奶会把我背在她的背后,像这样摇晃我。”她继续要摇晃着身体。


我听到她说的这句话时,心里有一点点酸楚,似乎有点明白这个摇晃对她意味着什么。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我有看到妈妈会喂弟弟奶粉,她没有抱着弟弟,只是拿着奶瓶给他喂奶。我想我妈妈应该也有这样喂过我。”她微微斜抬着头,好像在想什么。她又说了一句,“我妈妈很忙的。”


闭上了眼睛,停顿了一会儿,她接着说:“我想,我应该是得到过妈妈的关心。我得到的爱应该比我以为的要多。”她继续摇晃着头和肩膀,脸上露出了微笑,幸福的微笑。


我看着她的笑和缓慢的摇动,后背觉得暖暖的,不由得自己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呼出来。我没有给她语言的回应,我感觉她此时此刻都在经历着那些无法言说的感受。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环顾了下四周。“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真实,但现在感觉很放松。我围着这个围巾也感觉很温暖。”


她的手握在下颚下面的围巾,头轻轻地向左边歪过去,正好靠在围巾上。我看着她,慢慢地闭上眼睛,沉浸在围巾的包裹中。


她睁开眼睛,手放下来,看着我,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冲着她笑了。


后记:


我在写这段文字时开了会儿小差,回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我刚才摸了下我自己的脖子,觉得有点凉,就把搭在膝盖上的围巾围在了脖子上。在写这段文字时,我也跟着这位香港女士一起感受脖子被支持和温暖的感觉。


特此说明:原文载于微信公众号“心里美psy小岛”(GreenTree-2019)
责任编辑:一只梨

原作者名: 悦美

转载来源: “心里美psy小岛”(GreenTree-2019)

转载原标题: 若大的脑袋细小的脖子

授权说明: 作者(本人)授权

0

回复

作者头像

耿曰美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耿曰美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