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中的博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发布时间:2020-04-22 2评论 1685阅读
育儿中的博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博弈论研究的一般都是“非合作博弈“,参与者并不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办大事,而是每个人都项怎么让自己赢。虽然出发点是非合作的,但结果却可以达成合作。


这和我们的家庭教育基本一致,我们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想让孩子走向我们期望的路,而那条路可能并不是孩子想要的。但是我们可以和孩子达成合作关系,一起成长。


博弈的出发点是做一个Player,所以在教育孩子时,我们自身也应该成为Player,而不仅仅让孩子投入其中。生活中,我们作为父母的时候往往会自动把权力附身,觉得自己有权力孩子就得听我们的,就应该令行禁止说一不二,这就是没把自己和孩子当Player

 

那么有人说,为什么要把孩子当Player?因为人与人之间总是有博弈,不管是家庭还是职场,抑或人际关系。有人的地方就有博弈,我们与孩子之间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博弈,理解了这点才能更好的教育孩子。

 

所以,前提是我们都是Player,作为参与者,我们都会采取对自己最有利的行动。


如果能理解了这一点,很多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大家都是游戏的参与者,而没有了指挥和被指挥的关系。

 

有父母经常会说,为什么孩子不能很好的遵守规则,明明都说的很好,却总是说话不算话?惩罚和奖励似乎都不能起到有效的引导。父母们有一个爱好,特别擅长讲道理,但是却经常碰壁。


在成人世界,我们是否有这样的理解:说话好使的话要枪干什么?但是如果真的能让说话好使,我们应该是非常开心的,有位诺贝尔奖得主托马斯·谢林的招牌工作就是这个:让说话好使。

 

他在《冲突的策略》这本书中说到了动态博弈的两个基本概念,一个叫威胁,一个叫承诺。威胁和承诺都是在博弈双方都没有采取实质性行动之前,一方通知另一方的声明。


比如父母会和孩子说,如果你还在玩游戏我就把你手机没收了;你写完作业就给你玩10分钟游戏……这是我们父母惯用的手段。

 

前面部分就是威胁,我要求你不要去做,如果你做了,就会有惩罚;后面部分是承诺,我要求你做的事,如果你做了,就会有奖励。这和心理学里的惩罚和强化一个意思。本质上,就是要通过条件来刺激你行为的变化。

 

我们会发现,往往孩子并没有加入到这场对决中。他们会放弃或者会耍赖。这是因为孩子怀疑这个过程的“可信性”对头脑清醒的人来说,只有可信的威胁和承诺才有意义。不可信的威胁和承诺说了也是白说,只会让人觉得你这个人不靠谱。

 

在家里,往往妈妈的话很难有效,而爸爸就稍微好一些。是因为妈妈经常说的很多,能够落实的很少,而爸爸就更加的严厉一些,能够兑现一些承诺。


但如果长期下来,你会发现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些都会失效。因为在家庭中,时时刻刻都会有彼此的承诺和威胁,我们不经意间就释放了信号,让我们没有办法形成稳固的可信的状态。

 

从依恋理论看,安全型的依恋关系是可信的基础,这类型的父母说话,孩子往往愿意跟随,也愿意相信。如果是焦虑型和回避型的依恋关系,就会导致不稳定的信任感,也就让博弈失去了原本的水平线。孩子更多的是从心理上来决定博弈的利弊,而不是行为上的奖惩。

 

如果你想让你的威胁或者承诺长期有效,那就得束缚自己的手脚,成为可信之人。也就是成为孩子可靠的依恋对象。

 

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自己的声望,让自己成为孩子心目中的榜样力量。你们彼此理解,能够一起平等的对话,他在你身上看到了自信的力量,他觉得你不是那个颐指气使,总是站在自己角度看待问题的人。


他认为你在做事布置任务时,会考虑到他的权益和感受,所以他愿意跟随你的指令。


这时你不用花费任何成本就提出可信的威胁和承诺,但在这之前,你需要做的就是一个自律的父母。一旦你们有过失信,损害了孩子心目中的声望值,博弈的力量就会产生倾斜。积累声望的过程,其实时一个处处受限,不自由的过程。

 

如果我们理解自己声望不够,那么就能更加平和的对待与孩子之间的约定,而不是我说的你一定要做到。因为要让你做到之前,我需要做到很多。

 

如果在应对紧急情况时,我们还可以用其他更现实的方式取得可信度吗?


第一,   给孩子惩罚你的权力,当我们承诺或者威胁的时候,给孩子一个条件,如果我们没有做到答应的事情,那就要接受另外的惩罚。


这会让孩子加入到博弈中来,他会觉得这样的规则是一种平等的关系,所以就会更愿意投入。比如你让孩子在五点之前做完作业,他如果做完了你就奖励他看电视半个小时,如果你没有做到,就给他选择惩罚你,这个惩罚项你们可以讨论。


第二,   主动取消自己的选项或者增加对方的选项,《孙子兵法》里有句话叫“围师必阙“,意思是包围了敌人最好要留个出口,让敌人有逃跑的选项。


这样敌人就不会拼死做困兽犹斗,我们就能用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也就是在布置任务的时候,可以让孩子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和标准,或者后面可以有其他备选方案,或者给孩子一个解释的机会。


如果处处封堵,下一次,他就索性不会进入这个博弈之中。这也是让孩子有了自主的感觉,从而可以更加积极的投入。

 

在博弈论里,有个囚徒困境: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抓,警察手里没有足够的证据,只能指望口供。


警察开出的条件是,在不能互相沟通情况下,如果两个人都不招供,则每个人都坐牢1年;若一人招供,而另一人不招供,则招供者立即获释,不招供者因不合作而入狱5年;若都招供,二者都判刑3年。


你会发现。如果按照对自己最优的原则行事,那么结果是最差的。所以因为无法信任对方,会倾向于都招供,所以最终大家选择了一个稳定的结果。这个稳定也叫纳什均衡。


只有稳定才可以长久。所以在和孩子的沟通过程中,我们也需要面对教育过程中的纳什均衡。我们不能只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而是选择彼此可以达成的稳定操作。


这点上,很多比较遵守规则的父母可能会有偏颇,因为总想获得最优,反而就获得了最差的效果。

 

平衡和稳定,也是我们在亲子博弈中需要衡量的标准。


原创:王丽芳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育儿中的博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王丽芳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丽芳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