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这个职业的男性如此少,以致于粤语里把它称为“姑娘”

发布时间:2020-04-17 38评论 4442阅读
文章封面
文:京师心理 | Grimalkin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原文标题:选择这个职业的男性如此少,以致于粤语里把它称为“姑娘”


据说,在一个全是护理工作者的房间里,必须仔细搜寻才能发现其中的男人。


根据 2018 年全国卫生统计年鉴,全国医务人员性别比构成中 71.8% 为女性。


肺炎疫情下,在各地首批支援力量中,女性医务人员的占比都非常重。截至2月9日,全国支援武汉的19800名医护人员中,约有护士14000人,而护士中男性只有一成左右。



这无疑是一个普遍现象,但似乎没人在谈论它。为什么没有人关心这种性别失衡?


大型迷惑现状


不少人可能会说,现代社会在提供就业方面已经足够重视性别平等了。


自2001年以来,为了扫除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等学科领域的性别比失衡,来提高女性在科研领导职位中的占比,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已投资2.7亿美元。业也大量投入资源,比如高盛的“10,000 Women"计划专门为商业女性领袖的教育、指导、人脉等提供资金支持。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性在护理保健、早期教育、护理和基础教育等领域的参与率远低于女性。然而,研究人员、政策制定者和公众似乎都对这些领域的性别比失衡并不在意。


我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 | 外行理论


社会心理学家Katharina Block和她的同事发现,“外行理论” 可以用来解释性别差异在各个行业领域出现的根本原因。 “外行理论”(lay theories)即,每个人对待社会现象的本质、世界的运作机制,再结合媒体的报导、他人的评价等,生成了个人的经验,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也正是这种“外行”的看法导致了前文的现象——


Block的新研究指出,人们对职业中的性别失衡的看法、以及采取的措施如此不同的关键在于:失衡的原因出在女性身上还是男性。


人们认为内部因素是男性步入女性主导领域的主要障碍——例如男性可能对护理、教育行业缺乏动力和兴趣,也会觉得自己缺乏相关的能力;与此同时,外部因素却是阻止女性步入男性主导领域的最大障碍——比如女性会容易遭遇性别歧视,很多人至今仍有女孩子不擅长数理化的刻板印象。正是这种普遍的“男性没有自主进入女性主导领域”观念,导致这些领域性别失衡现象不曾被改变。



如何看待“外行理论”说


一些对职业领域内性别差异感到不满的人,可能走向极端,把所有不平等归因于内部因素。他们认为,在任何领域内,性别失衡的外部因素都可能被高估了,我们应该从男性与女性在价值观、气质和能力等内部因素上的差异,去分析待性别失衡的原因。


也有人完全认可“外行理论”的外部因素方面的说法。他们认为女性在STEM领域中的参与不足实际上是外力的影响,而男性进入女性主导的领域时障碍并没有那么多。而且,由于女性在历史上长期受到压迫,因此纠正STEM领域中的性别失衡理应有比在护理健康领域中更多的资金和资源。


但我们应该注意,所有极端的解释都不利于社会的重大变革与进步。问题的事实很可能是,内部和外部因素都对所有性别都有影响!研究发现,个人价值观和歧视现象都与女性对STEM领域缺乏兴趣,以及男性对护理健康领域缺乏兴趣有关[1]。


是否是因为STEM领域更有价值?|“状态价值”说


另外,这些职业领域中的不平衡现象,也可能是职业歧视的结果。


通常人们认为男性占比不足的职业领域(护理,基础教育等)的地位较低,这与Alyssa Croft及其同事提出的“状态价值”(status value)的观点相一致——一切事物的存在都以其价值高低作为评价的标准。


因此,人们会觉得与其变革医疗健康领域,更应该关注和针对的是地位更高的职业领域,即STEM领域(例如,计算机编程,电气工程)中女性所占比例极低的情况。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对职业地位的偏见并不是因为文化信仰(例如传统的性别角色态度或政治上的保守主义)或薪资差异造成的。在控制了人们对性别角色的刻板印象的条件下,男性和女性仍然存在对不同领域职业地位的偏见。


那些反对的声音


有人说,不是所有的社会不平衡现象都应该被视为问题。然而,上述研究的发现正在告诉我们,貌似没有问题的地方很可能存在问题。


首先,与内部因素(动机低或能力低下)相比,把群体差异归因于外部因素(例如,歧视,刻板印象)往往会得到更多有利于变革的支持。而当人们认为群体差异主要是由于内部因素造成的,往往就表现出一种不思进取的态度——对群体差异的存在感到适应且满意,并更有可能保护这种不平等的现象。


另外,有的人(尤其男性)可能会这样辩称:无论在男性主导的领域中女性比例不足,还是在女性主导领域中男性不足,都是不同性别的社会分工导致的必然结果。但结果却是,这些所谓的“社会分工”其实是人们固然形成的偏见,且职业阶级的歧视仍然存在。


还有人可能会质问,是否不可能也没必要在所有领域实现性别平等(男50%女50%)——因为即使我们解决了所有外部因素,内部因素的差异(价值观等)也总是会造成性别失衡。我们的社会,又该如何走向平等呢?


我认为,真正的平等,不是男女有同样的人数做着同样的工作。而应该是,男女都有选择任何一个领域的机会,并且在从事这个领域时,并不会觉得自己的职业低人一等。



人们一直在讨论,在STEM领域中提高女性机会均等的必要性。但是,很少有人为实现在护理健康领域中的男性机会均等而奋斗。显然,这个领域被认为地位不高、回报也是较低的,即便实现了机会均等,也很少有男人愿意去从事。就像Anne-Marie Slaughter认为的那样,如果我们要实现男女真正的平等,就必须减少对女性这个群体本身的关注,而应更多地提高女性主导领域(比如护理工作、在家无偿劳动等)的价值。


事实上,如今教学和护理方面存在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所以,可以通过积极招聘男性,而不是几乎专门针对女性的普遍招聘,来改善劳动力短缺。在这样的领域中看到更多的男性榜样,也会增强男性对关怀价值的内化、和对女性主导领域的兴趣。在教育中拥有更多的男性榜样,对于来自单亲家庭且主要由母亲抚养的幼儿也很重要。


总的来说,我们低估了在学校为所有年轻男孩提供成年男性榜样的重要性。作家Peggy Orenstein在100多名年龄在16至22岁之间、背景各异的大专院校的男孩进行了广泛的采访之后写道:


“当我写女孩的书时,女孩的核心问题是她们被割断了身体,不了解她们的身体反应、需求、极限和欲望。而男孩,感觉他们就像把自己的心灵隔断了。”



确实,如今的男孩们大多仍然受到传统男性气质的束缚。如果年幼的男孩从各个行业的男性榜样中学会关怀的品质,是不是会给成长的过程更多益处?关心他人的品质不仅与更高的生活满意度和关系满意度相关,关心公共社会的品质也在紧张的劳动力市场中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男性对护理健康领域参与的增加,也使社会上每个人在性别平等方面受益。有证据表明,看到更多男人担任非传统的角色和职业,妇女和女孩都将从中受益。所有人都应该能够允许自己扮演的社会角色不是被传统定义的,而是自由的。


学堂君


“女权”和“男女平等”其实是同义词,但因为这个名字,有时候这件美好的事情会让人误会。当我们谈到男女平等的时候,考虑到的是每个人的个性而不是抽象的男性或着女性集体,才是最让人感到人道主义的。


关于职业和理想,学堂君希望社会不论性别,“君子不器”。


参考资料
[1]Diekman, A. B., Brown, E. R., Johnston, A. M., & Clark, E. K. (2010). Seeking congruity between goals and roles: A new look at why women opt out of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career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8), 1051-1057.


公众号简介: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出品,立志做最优质的心理学科普,让这里成为当代人们追求幸福美满生活的大学堂。奉献百年积淀,带你脑洞大开! 微信公众号:bnupsychology 欢迎关注!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