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欢水:“死” 过一回,活的舒服多了

发布时间:2020-04-17 7评论 3072阅读
文章封面
文:时差少女S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我是余欢水》最近引发了不少热议,少女我也跟着追了一波。

 

前几集看得让人揪心,男主活得实在是太窝囊了,每天小心翼翼应付一堆人,用一个个谎言来包装自己的无能,到头来被全世界嫌弃。

 

在家被老婆吼,当着孩子的面数落;



坐电梯被邻居大骂,还不如一条狗有尊严;



在公司被老板挖坑,中秋夜还要罚打扫卫生;还有被小舅子当众揭短、被最好的哥们看不起……

 

这样一个人,最终丢了家庭、丢了哥们、丢了工作,还被确诊得了癌症!

 

如此惨绝人寰,让人不忍心看下去。但没想到,就是这次癌症,却成了余欢水的人生转折点。

 

他自此开始向命运反抗,对所有欺负他的人发起反击,还在路上见义勇为,活成了一个敢爱敢恨、笑对人生的全民英雄。

 

剧情虽然突然,但看得实在是过瘾。有一种压抑了半辈子的人生终于豁出去了的感觉。

 

面对前来刁难的上司,余欢水吼出一句话:“我连命都不要了,我不怕你们。”

 

这句话,正是反映了这场反转背后的心理原因 —— 死亡面前,很多人生信条都会被改写。



在最新的几集,余欢水又迎来了大反转,就在他因为癌症被全民同情时,竟然发现是误诊。

 

此时的他等于是重生,本以为活不过几个月,后事都交代一番了,结果捡回来一条命,没准还能多活几十年。

 

癌症和误诊 —— 短短剧情中的两次大转折,余欢水也跟着这两场转折,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为什么之前过得那么窝囊,现在却能活得这么解气呢?

 

下面,我们根据一些心理学理论和研究,来分析分析这场反转背后的心理动机。


-01-

摆脱窝囊的关键 —— 死亡恐惧


心理学上著名的恐惧管理理论指的是人们在面对死亡时候,会通过寻求心理安全感和增强自尊来应对死亡恐惧。

 

那么死亡面前,什么才能让人有安全感呢?

 

研究表明,在死亡面前,人们(尤其是男性)特别需要权力带来的安全感和自尊感。这里的权力是指对资源和他人的控制感、也是一种内心强大的感觉。[1]

 

原本平淡的生活里,余欢水其实丝毫没有权力感,每天任人摆布,可是在死亡面前,这种需求会变得异常强烈,足以让人把内心压抑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他开始破罐子破摔,对着蛮横的邻居泼油漆、威胁领导要封口费、为了要回钱跟哥们撕破脸、在小舅子面前撂下狠话……

 

一改窝囊本质,人生仿佛开了挂。

 

这些都是他在追求权力的表现,也是他对生活恢复控制感的过程。



心理学上还有另外一个词,叫 “未来时间知觉”,它指的是我们觉得自己的未来还有多长。[2]

 

研究发现,当知觉到未来时间缩短时,人们会放弃长远利益和对情绪的压抑,而寻求当下的情绪满足,怎么爽怎么来。

 

简单说来,如果一个人过得很窝囊,永远在讨好别人,那么改变方法之一,或许就是缩短对未来时间知觉。

 

把明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时,你就知道当下最想做的是什么了。


-02-

最放不下的人,成了最大的改变动力


除了权力和控制感的需要,死亡恐惧还会带来人际圈的利益最大化。

 

斯坦福心理学家 Carstensen 认为,当我们觉得未来时间还有无限长时 ,会把目标放在更长远的投资上,例如积累人脉、职业规划等;但是当我们认为时间有限时,则会更看重眼前的情感意义目标,例如与家人的关系。[2]

 

简单说来,就是死亡面前,目标的优先次序会重排。

 

人们会保留最亲密、最重要的关系,而放弃一些次要的关系,为的是让关系利益最大化,把情感留给最重要的人。[3]

 

这个缩减交际圈的过程,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就好比余欢水得知自己患癌症之后,就发疯似的得罪了一堆人:同事、上司、邻居、老友……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次要的关系,他不再挣扎着去维持了。



面对家人,他却有一堆放不下。

 

他跟妻子坦言:“找一个爱你的人嫁给他,我希望你下半辈子过得幸福,但是有一点,他必须得对我儿子好。”

 


除此之外,他还要完成繁衍目标,这也是情感意义目标的一部分,体现在 “我离开之后,能留什么给后代?”

 

余欢水想多留点钱给儿子,为此他抓住老板们制造假电缆的把柄时,要两千万的赃款作为封口费,目的就是为了给孩子买房,希望自己死后孩子可以继承。

 

在余欢水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人在面对死亡时,最简明扼要的遗愿清单 —— 希望爱的人过得好。

 

当生活如往日平常时,我们总是有一堆想讨好的人,但是当未来不长时,我们总能看清自己最在乎的感情在哪。


-03-

重生之后,生活又该追求什么?


患了癌症的余欢水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没想到剧情再次反转,发现癌症只是个误诊。

 

他如获新生,甚至想通了一件事 —— 多出来的几十年生命,他要换个活法。

 

这时候他的很多行为让人不解,例如放弃了两千万的赃款,一心只想伸张正义;面对各种各样金钱和名利的诱惑,他似乎都无感了,只求问心无愧。



我们暂不讨论剧情的合理性,就来说说心理学上是怎么看待人重生之后的改变的。

 

研究表明,许多经历苦难的人,都会转向意义的寻求和思考,会把目光从 “当下” 转向 “全局”,不再关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开始想一些大问题,例如过去要教会自己什么?自己的价值是什么?[4]

 

另外,在苦难中走出来的人会出现更多的亲社会行为,做更多有利于他人的事,背后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 “对他人的苦难更加感同身受”。[5]

     

余欢水体会到了那些失去生命、失去家人的人的痛苦,这是他之前从未体会过的,因此有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正义感。



余欢水的转变或许是剧情需要,但回到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不少人有过同样的感触。


2009年的一场 TED 的演讲中,一位名叫 Ric Elias 的人曾分享自己与死神擦肩的经历(飞机坠机),并讲述了死里逃生之后的三个目标(下面是演讲语录的删减版):



1. 不再拖延任何事


飞机下降的那一瞬间内,一切都改变了。我想到那些想做而却没有做的事、那些我想联络却没有联络的人、那些我想修补的围墙、人际关系,所有我想经历却没有经历的事……

 

如果有以后,我不想再把生命中的任何事延后,不想再留遗憾,这种紧迫感、改变了我的生命。


2. 不再争论对错,只想要快乐地活着

 

面对死亡时,我在想:过去我竟然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和生命中重要的人争论那些不重要的事。

 

我想到我和妻子、朋友及家人们的关系……

 

从那之后,我不想再尝试争论对错,那些有什么意义呢?我选择快乐。

 

之后的两年,我再也没有和妻子吵架,感觉很好。


3. 看着孩子长大

 

亲历死亡的瞬间,我没有害怕,就像是我们一生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一样,但是,死亡却令人悲伤。

 

这个悲伤的主要来源是,我不想就这样离开,我希望能看到孩子长大。

 

事故发生一个月后,我去观看女儿的演出,她并没什么天赋,表演并不是很好,但是我泪流满面,哭得像个孩子,这让我的世界重新有了意义。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就是成为一个好父亲,比任何事都重要,比任何事都重要。


这大概也是所有 “余欢水们” 的心声吧。

   


-写在最后-


说到底,余欢水的逆袭和反转,反映的是未来时间知觉对一个人的改变。

 

一次死亡敲醒了余欢水,让他走出倒霉的死循环,开始活得越来越明白 —— 不仅看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什么,也留住了最在意的感情。

 

也许你我的生活也充满了各种窝囊气,每天要应付各种讨厌的人,说一些违背真心的客套话,甚至是做一些良心过不去的事。

 

也可能我们每天对着自己的家人发脾气,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得不可开交。

 

这时候该怎么办呢?没有一场意外的灾难来敲醒我们,就只好从别人的生活里,学会点人生哲学了。

 

乔布斯那句话虽然鸡汤,却是最有用的改变未来时间知觉的方式: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最后一天,你就会轻松自在。

 

祝福你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References / 少女参考的文献资料:
[1] Belmi, P., & Pfeffer, J. (2016). Power and death: Mortality salience increases power seeking while feeling powerful reduces death anxiety.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101(5), 702.
[2] Lang, F. R., & Carstensen, L. L. (2002). Time counts: future time perspective, goals, and social relationships. Psychology and aging, 17(1), 125.
[3] Lang, F. R. (2000). Endings and continuity of social relationships: Maximizing intrinsic benefits within personal networks when feeling near to death.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7(2), 155-182.
[4] Park, C. L. (2010). Making sense of the meaning literature: an integrative review of meaning making and its effects on adjustment to stressful life event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6(2), 257.
[5] Hepper, E. G., Wildschut, T., Sedikides, C., Robertson, S., & Routledge, C. D. (2020). Time capsule: Nostalgia shields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from limited time horizons. Emotion.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排版:小鲸鱼 soon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