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贸当街性侵未遂丨女性被强奸时为什么会僵硬失控?

发布时间:2020-04-16 6评论 3436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国贸当街性侵未遂,而你仍须知道:女性被强奸时为什么会僵硬失控?

今天,壹心理想跟你聊聊:“僵硬失控”。


最近真的太多有关“性”的坏消息。


性侵养女、N号房事件,还有前天: 北京国贸b出口,消费水平最高的购物中心门口,一个男的从后面抱一个女生,往旁边拖。 路过的女生看到,上去询问状况,男的说不要管不要管。


被抱着拖到脚都离地的女生说不认识这个男的,路人女生马上动手,把两人分开,报警。


她怕男的跑路,还喊了一声“是男的就过来,这边有强暴犯!” 其他人听见后纷纷跑来帮忙,一直制住那个男的不让他跑,一直等到警察过来。



又是性侵,虽然是未遂。 多亏博主是学拳击的,要是一个不会打架的女生路过,还能这么顺利解决吗? 北京,国贸,人来人往的商业核心里都能发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件,甚至博主还提到,警察告诉她,这是今天发生的第二起了。


 想到前几天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新闻:



他们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屎吗?屎都比这个香。 


别跟我说疫情之下的性压抑,多少人也没有性生活,怎么不见他们都变成禽兽?

 

把实现欲望的快乐,建立在残害他人(不分男女)身心健康的基础之上,就是渣滓。 


但比这更可怕的,是每次当有类似事件发生,一定有人要找受害者身上的原因。 


无论说多少次他们都不会明白,完美受害者并不存在。 


任何试图证明受害者不完美的行为,都是在亲手给自己挖陷阱。 


被强奸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你当时穿得骚不骚?

你有没有尖叫?

你有没有激烈挣扎? 


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在后台过多少恶意留言。



某48岁高管性侵事件曝光后,这样的恶意猜测也不少。 


48岁男高管是傻白甜,14岁少女就仙人跳心机婊,这样的猜测也能说出口,一时分不清,是刻意贬低男性智商,还是捧杀女性智商。 


他们觉得,你不拒绝就是认同,把严肃的性侵事件,化解成了钱谈不拢的失败交易。 


何其荒唐。 


先不说大多数时候,男性的力量比女性大,更多时候,性暴力跟权力挂钩。 


他有钱,有地位,有社会关系,而你,什么都不是。 


2014年,一名加拿大法官也这么问过受害者。 “你不愿意为什么不叫他滚?” 


然后,他跟嫌疑人说:“你无罪。但是,跟女孩玩的时候要保护好你自己。” 


他认为,女孩被性侵的时候没有尖叫,也没有求救,她一定很享受。 


还有更过分的。 


爱尔兰一宗强奸案的审理现场,被告的律师直接举起了一条内裤。“你们看她那天穿的是什么,是一条蕾丝内裤!” 


意思是,她那天都穿了那么骚的内裤了,难道还不是同意? 


一个正经女孩怎么会穿蕾丝内裤?被强奸也是“活该”。 


于是,经过剧烈讨论后,陪审团一致同意:被告无罪。 


被告人高兴坏了,当庭感动得哭了出来。 



都2020年了,我真的无法理解这种魔幻逻辑。 


做错事情的,不是伤害他人人吗? 


猥亵,性侵,强奸,难道不是犯罪吗? 


每当有类似事件发生,评论区总会出现低共情的键盘侠,留下10000条羞辱女性的话语。 


还有出于好意,却基本没有什么用的建议。 你不要化妆,不要穿短裤,不要晚上出门。你连内裤的颜色都不能自己决定。 


就算是裹得严严实实,他们也能挑出别的问题,相貌,身高,身材,工作,家庭...... 


却还居高临下地评判:“连自我保护都不懂,你说是不是活该?” 


性侵的重点不是性,而是暴力。我们不是在反对性,是在反对无差别攻击的暴力行为。 


难道,一个人被抹脖子了,杠精们还要去怪罪受害者脖子的皮太薄吗?



有人说,她们的反抗那么不明显,谁知道她们不愿意。 


当人类面对突发情况的时候,用日常反应去提要求,太理所当然,也不近人情。 


今天我就要说说,为什么女性被强奸的时候,会僵硬失控。 


如果你是那种只会谴责受害者的人,我不止要用科学研究打你的脸,我还要打印出来贴在你头上。 


如果你曾经遭受过猥亵甚至强奸,不要害怕,那真的不是你的错。这篇文章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你见过破破烂烂的洋娃娃吗? 


被强奸的时候,艾福林·莎士比亚什么都没做。 


她躺在那里,瞪大双眼,不停想着能怎么逃,身体却失去了控制。 


别动,按我说的去做,我就不会用刀砍你......”那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按照那些魔幻逻辑,她根本就是自愿享受的。 


但她真的不是。 


就像昆虫被刺激时会肚子朝天假死,像小动物遇到惊吓时陷入降至状态那样。 


在她极度恐惧的时候,大脑里的恐惧电路(fear circuitry)中一个关键结构杏仁核(amygdala)侦查到了攻击,已经立刻通知脑干阻止运动。 “除了按他的要求去做之外,我根本不能做出任何反应。” 


一位有过相似僵硬经历的受害者把当时的状态比作:


『坏掉的洋娃娃』。 


2005年的一项研究指出,在性侵犯的经历中,88%的受害者会出现短暂麻痹。 


研究指出,这是非常普遍,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健康”的一种现象。 


遭到侵犯的艾福林一开始显然并不理解这种观点。 


我觉得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在关键时刻背叛我?” 


更重要的是,她问:“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僵硬?” 


无法战斗,也无法逃离的时候,僵硬就是身体的自我保护。


 一个人在面临危险情形的时候,大多有两种反应:

如果认为自己有获胜的把握,就反抗;

如果认为自己反抗可能会输,就逃跑。 


但如果逃跑或是反抗(fight or flight)都无法确保自己的安全,身体就会进入第三重机制: 


『僵硬』。 


可是很少人知道,这是你的身体想要保护你。 


那一夜,艾福林的大脑负责理智思考的部分收到了恐惧的压力。 


这时候,人的身体会变得僵硬,双手无力,如同残废,说不出话,哭不出声。 


压力让导致整个她的大脑"前额叶皮层(负责理智思考)"区域无法正常运转,这种反应被叫做紧张性不动(tonicim mobility)。 


如果没有这层压力,她或许会选择逃跑或对抗。 


只是当她的身体被攻击者掌控,心里极度害怕重伤或死亡的时候,极端生存反射作用(extreme survival reflexes)接管了身体。 


也就是,身体认为:如果受害者在此时进行反抗,会遭受到更大的伤害。 


不仅如此,受害者的心率和血压都会变得微弱之极,甚至会突然犯起困来。 


一开始艾福林回忆起那段经历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几个月之后,那种痛苦才不停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经历,是由于另外一个反应——抽离(dissociation)。 



受害者在极端生存反射作用的帮助下,能够从可怕的情绪和感觉中抽离出来。 


如果伤害和死亡在那个时候真的到来了,就不会那么痛。 


极端生存发射和抽离,本来就是为了最大化地保护自己。 


可很多人就抓着这一点不放,拼死指责她们是自愿的,是活该的。 


而她们也一样自责,自责为什么当时自己就不能改变一切,为什么反抗不了? 


这些对受害者的谴责,全部都是对犯罪的鼓励。 


创伤变成噩梦,带来噩梦的人,却全身而退 


很多人不知道大脑的这层自动机制,事后常常感到羞愧无地自容。 


切尔西·莱文森(Chelsea Levinson)经常会做噩梦。 


2004年的那个晚上,她在房间还有另一个人的情况下,被强奸了。 


房间的另一个人虽然喝醉了,但是大声尖叫,他可能会醒。自己平时玩橄榄球,也应该有力气反抗。 


但是在极端生存反射下,她整个人和死尸没两样, 面对强奸犯只能僵直不动。 


太多的性侵受害者都曾被朋友、家人,甚至是警察问起:你为什么不逃?你为什么不尖叫? 



可是要知道,即便是军人或士兵,也需要进行严格的重复训练,才能在枪弹雨林的恐惧中,有能力扣动扳机。 


“要么逃避、要么反抗”并没能很好地概括人们面临危机时的反应,实际上应该是: 


“要么逃避反抗,要么动弹不得。” 


和梦靥一样追着切尔西的,还有羞愧心。 


那件事过去3个月以后,她和妈妈在家乡的小酒馆里吃饭。妈妈顺手将了20美元的纸币在桌子上滑给了她。 


“给我钱干嘛?”她疑惑地问到。 


“美甲啊,用那种你喜欢做的假指甲。下一次有男人想要占你便宜的时候,戳他的眼睛。”


 切尔西那时并不知道,僵硬是人们面对伤害时最普遍的反应。


她谢过了妈妈,但内心升起了一股燃烧般的愧疚,为自己的无能。 


切尔西搜索了资料,发现大量被强奸者都有类似的经历。 


她还查到,如果某一受害者曾经被性侵,那么当性侵再次发生的时候,僵硬反应则更可能发生。 


2015年的一个周末,切尔西又遇到那样的噩梦了。


 她和老公到按摩店按摩。为她按摩的一位女性师傅突然说有事,换上了一个男性按摩师。 她觉得很恐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公反问:“当时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她觉得很难,但还是鼓起勇气,试着对老公解释。 


还好,老公理解了。切尔西如释重负。因为现在她已经能正视自己陷入僵直的这个事实,不那么容易为自己感到羞愧了。 


要被折磨的,永远只有罪犯,而不是受伤害的你。 


保护自己,不只是个人任务 


关于女性被强奸时僵直失控的研究,已经被一次次地普及过了。 


但是每当有类似事件发生时,却仍然都在谴责受害者,强奸犯什么都不用承受。 


研究表明,强奸有很大一部分发生在熟人甚至是亲人中间。如果有那么多人不知道僵直反应,又怎么会停止追问"你是不是半推半就",进而认为你是在撒谎呢? 


而受害者本人,也一样害怕被追问“为什么你不反抗”,甚至在恐惧中压下了报警的念头。 


但对切尔西而言,今后她会每一天,不断地对自己说: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这不是你的错。”


 记住,那些愧疚、羞耻和失败感仅仅属于强奸犯。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愧疚。 


而现实生活中,当受害者向你敞开心扉的时候,最好的做法是信任对方,告诉她们: 


“这并不是你的错。”


很多人总会告诉你: 


“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保护自己是对的,但不能仅仅要求女孩来保护自己,却对那些藏在角落里的偷拍摄像头,对那些不怀好意的咸猪手视而不见。


 就像那位见义勇为的博主所说的那样:



僵直的身体,只是你的自我保护。 


无法反抗,不是你欲拒还迎,是你正常的生理反应在保护自己。 


你当然要保护好自己,但永远不该只有你一人。 


这是女性群体,男性群体,全体社会都应该正视的事情。 


如果我们想要更安全的未来,就不能轻易对任何一件性侵案和稀泥。 


References / 本文参考资料:
[1] Alternative Post:
http://thealternativepost.org/news/why-victims-freeze-up-during-sexual-assaults-2160
[2]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grade-point/wp/2015/06/23/why-many-rape-victims-dont-fight-or-yell/
[3] Rape by Fraud:
http://rapebyfraud.com/2014/12/11/fight-flight-or-freeze-tonic-immobility/
[4]Healing After Rape:
http://healingafterrape.net/healing_after_rape.frozen.html
[5] Vice:
http://www.vice.cn/read/i-froze-up-when-i-was-sexually-assaulted-and-we-should-stop-dismissing-that-response
[6] Fear and the Defense Cascade - Clinical Implications and Management:
http://journals.lww.com/hrpjournal/Fulltext/2015/07000/Fear_and_the_Defense_Cascade___Clinical.3.aspx
[7] Hamilton-Griffin:
http://hamilton-griffin.com/why-the-trauma-of-sexual-assault-can-cause-victims-to-freeze-by-chelsea-levinson/
[8] Kris Hannah on Wordpress:
https://krishannah.wordpress.com/2012/04/20/freezing-during-rape-is-normal/
[9]爱尔兰男子性侵少女,因内衣“诱导”被判无罪,民众愤怒游行抗议 :https://xw.qq.com/cmsid/20181115A12YIS00

 

- The End -


作者简介: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责任编辑:小鲸鱼 玉暖蓝田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