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余欢水》:谎言之下的人性,是对真实自我的惩罚

发布时间:2020-04-16 4评论 3979阅读
文章封面

最近,由郭京飞主演的电视剧《我是余欢水》正在热播中,这部仅12集的电视剧,在豆瓣评分高达8.1分,深受大众喜爱。在朋友的力荐之下,我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整部剧。


《我是余欢水》讲述的是余欢水这个普通的小人物屡遭挫败,甚至可以说霉运尽致又成功逆袭的故事。他说谎成性,性格软弱,被邻居欺负,被上司和同事欺负,被离婚。阴差阳错间,他又被误诊为癌症,以为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他,终于挺直了腰板,活得像个男人了,最后完成了人生的逆袭。


余欢水身上发生的事极具戏剧性,也正是这种戏剧性的发生,一点点的将人性之中的贪婪、黑暗揭露。在他与死亡搏斗的瞬间,他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决定再活一次。


然而这一切的发生,要从一个谎言开始。


一.

意外事故下的谎言


电视剧的开头,一辆摩托车在城市的道路上肆意穿行,车上是两个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一个是余欢水,另一个是他的好朋友大壮,他们正在火急火燎的往公司奔行,等待着他们的是一个大项目。眼看着他们离梦想的实现,在一点点的接近。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他们的摩托车撞到了卡车上,两个人被甩了很远,大壮死了。


活着的余欢水,对交警说了一个谎,他说摩托车是大壮开的,他逃避了主要责任。


从那之后,余欢水就变了,他说谎成性,满嘴跑火车,整个人像个窝囊废,被周围的人欺负,干什么都干不好,倒霉透了,他活得越来越不像个人了。



二.

谎言之下的“超我惩罚”


虽然余欢水没有受到惩罚,但他却在惩罚自己。接下来,我会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说他是怎么惩罚自己的。 


著名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将人格结构分为三个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遵循的是快乐原则,是最原始的我。本我如孩童一般随心而行,如果一个人的本我比较强,那么他会比较的自私自利。


“自我 ” 从“本我”中产生。


自我奉行的是现实原则。基本的职责是保存自身,是“本我”和“超我”调节师,调节自我机能以适应现实。


超我代表的是道德和良心,是理想的自我。超我是人格当中的管制者,遵循的是道德原则。如果一个人的超我比较强,那么他会比较严厉,在意是非对错和伦理道德比常人更多。


余欢水为了逃避责任撒谎,属于本我行为,因为他没能承担起本该承担的责任,造成的结果是大壮死后家人连赔偿金都没有拿到。


但从内心层面来讲,余欢水是很自责的。也就是因为这个谎言,他开始看不起自己、变得不自信。后面他所有的说谎,潜意识里来讲,都在追求“惩罚”,这种惩罚也可以称之为“超我惩罚”。


他对妻子说谎,说要去接孩子放学,结果孩子在学校门口等他淋成了落汤鸡,妻子越发讨厌他。


他对上司说谎,把上班迟到说成是出了交通事故,结果被上司当场揭穿,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


他冒用客户信息领中秋节礼盒,准备拿给丈母娘一家,却被领导发现重罚了2000元。


他给丈母娘一家说红酒很贵,价值2000元,却被小舅子家的儿子扫码发现是78元一瓶,面子丢尽。


他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远到说真话的时候都被人怀疑。他像进入了死胡同一样,怎么都没办法走出来。


精神分析里有个术语叫“强迫性重复”,它指的是一个人会无意识的重复一些行为,其目的在于修正曾经的错误。从这个角度来讲,余欢水的重复性说谎,也许就是他在努力去修复自己曾经说谎的错误。


余欢水的说谎行为被人鄙视,他越来越不被人看得起,后来老婆忍受不了他了,向他提了离婚。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他潜意识里主导的“超我惩罚”。核心是他不能原谅那个曾经为逃避责任而说谎的自己。


一个人说谎,并非是他本来的意志,是因为他不能接受真实的自己。他将真实的自己,隔绝在关系之外。


可是当他不能接受真实自己的时候,他就会隐藏的越来越深,深到让人捉摸不透,看不清他到底怎么了。


这也是余欢水的妻子和他离婚的真正原因,因为没有人能受得了一个人天天说谎,那就仿佛和个“假人”生活在一起一样,会让人感到极不安全。


现实中,他运用说谎,成功的让身边的人都讨厌并远离他,这该是多么严重的“超我惩罚”呢!


三.

“通向真实”的自我救赎


因为被误诊为癌症的原因,余欢水自以为他命不久矣,在生命即将走向尽头时,他努力履行自己的责任,他想要完成自己的遗愿,他用从朋友那要回来的钱给妻子买辆车,并和她办理了离婚。


意外之间,他发现了公司领导层之间的秘密,因此他想从中获得一些钱,以便死后留给儿子。


走在路上碰到了歹徒时,他与之搏斗,一时间他成为了城市英雄,被万人追捧和称赞,关于他的报道,到处都是,可是他却在不知觉间又走进了另外的谎言之中。


他知道了自己被误诊,但由于自己身患癌症又与歹徒搏斗的英勇故事,他要继续假装病人,以此获得100万的经济抚慰。


谎言仿佛将他逼到了墙角,他的生命有了延续的可能,可是质量却还是很低。如果一个人一生都要靠谎言支撑,那和死了并无分别。说谎就像是一种精神死亡,好在剧情不会在这里停止。


一方面是歹徒兄弟的寻仇,一方面是领导层的追杀,死亡又开始向他逼近。


他最终被歹徒抓了,就在最危险的时刻,他为了拖延时间,和歹徒玩起了游戏,游戏规则是每个人说出自己最卑鄙最阴暗的事情,获胜的那个人可以获得免死权。


他说出了压在心理已久的事:大壮的死没有获得赔偿,是因为他说了谎逃避责任;他还对领导说了谎,只是为了想从领导那里获得钱给儿子买房;他为了钱,配合媒体继续装病......


他承认了自己所有的卑鄙、贪婪和自私行为。


这多么像一个人死亡之前最后的忏悔,他将真实的自己向众人坦露。我想,这一刻的他一定如释重负,即便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


他通过面对真实的自己,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最后,警察救了被绑架的他和一行众人。


从象征意义上来讲,警察象征着余欢水的“超我”,警察救他,代表着他终于原谅了自己。一个人说谎,就如同真实的他死了,他救了自己,就是他接受了真实的自己,允许自己活下去了。


余欢水说,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也许他已经死了,如果没有死的话,他想重活一次。


我想,一个人和自己最好的和解,就像余欢水这样,就是他能够接受真实的自己。他犯过错,也开始学会承担责任,他最终选择真实的活在这世间,如此,他才可以和这个世界的真实相遇。


最后,借用罗曼·罗兰在《米开朗基罗传》中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爱它”。



文:从朋朋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从朋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从朋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