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之“共情”:来自关系的爱与治愈

发布时间:2020-04-14 0评论 336阅读
文章封面

                                                《陈情令》之“共情”:来自关系的爱与治愈


       这个假期很漫长,无意间被网络热播剧《陈情令》所吸引,惊讶于它已热播近一年,却至今热度不减,引人入坑无数,于是作为一枚很久不看剧的老古董,也跟着入坑做观望状,顺便打发了史上最漫长的假期。可谁知观望着观望着,就开始反复刷剧了。不得不说,这部剧制作精良,一群小鲜肉个个演技颜值在线,主角肖战还受邀参加了去年的春晚,且不管他是不是流量明星,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人家爆红自有爆红的理由吧。从这部剧中可圈可点的演技来看,主角配角都是十分优秀的。



    《陈情令》中有一个词叫:共情,作为一名心理从业者,我还是第一次在电视剧中听到这个专属于心理咨询的术语,纯属巧合吗?也未必,或许原作者是学心理的吧,剧中的共情和心理学中的共情还真有相似之处。剧中的共情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所使用的一种诡道术法,通过共情技术,共情者可以进入到被共情者(死者)的过去世界,体验发生在他身上的点点滴滴,与被共情者感同很受。而心理咨询中的共情,是指心理咨询师通过来访者的叙述感同身受去理解来访者的情绪情感,这是一种基本能力。其实人类天然具有共情能力, 好剧之所以能让人时而欢呼雀跃,时而泪流满面,人的情绪跟着剧情而起起落落,往往是因为人物个性鲜明,情绪饱满,让人容易进入到共情的位置。

      好剧还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能满足人们精神世界最深层的情感需求。当我们共情代入角色后,内心最深的情感需求就会在人物的恩怨情仇中被最大化满足,《陈情令》这部剧的人物之间无比纯粹的情谊让无数人心向往之,情之真切,爱之纯粹,恰恰是现实世界罕有的。这契合了心理学的一个观点: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着对亲密关系的深切渴望,在我们渴望的关系里被无条件的爱着:惟愿此生,求得一人,无论何时何地ta始终懂我、信我、爱我、护我、疼我、惜我。

  



      剧中角色夷陵老祖魏无羡,童年的他是不幸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吃饱肚子得经常跟狗抢吃食,于是长大后的魏无羡依然是见狗就跑,听闻狗吠即吓得哇哇大叫,如同孩童一般,这源自生命早年的心理阴影想必是无法消弭了,其实每一个恐惧症的背后都有看不见的伤口啊!

       魏无羡又是无比幸运的,被江宗主收养后过上了比之前幸福几百倍的好生活,江家有个自幼与其争宠却一直伴其左右的玩伴江澄,还有个无比暖心护弟心切的师姐江厌离,对魏无羡来说,这简直就是促使其心智人格健康发展的神仙组合了。莲花坞给了他家的感觉,师姐自幼护其周全,与好玩伴江澄兄弟情深,这美好如同给了魏无羡二次生命。早年命运悲惨又如何,有了温暖的爱的补偿,生命的自我成长力量自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反观剧中心狠手辣的薛洋就不及魏无羡好运了,悲惨自幼一直伴随其长大成人,小时候的薛洋弱小无助命如草芥,为了一块糖招致手骨被碾压粉碎,无依无靠没朋友的小薛洋,缺吃少穿挨饿受冻一直活在恐惧里。

     对一个苟延残喘夹缝中苟活的孩子来说,活着已属不易,长大后心理扭曲的薛洋,视他人生命如草芥,爱的匮乏已如同无底洞,贪婪和以自我为中心成了他的核心人格特点。

     薛洋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自是缺少“共情”能力的,因为共情的基础是心中有爱,心中有爱源自曾经被爱,曾经被爱方能理解他人之苦。薛洋有爱吗?有,但他的爱只给了自己,他不会爱别人,因为他的内心有个缺爱的无底洞。他对晓星尘的欺骗和捉弄,是贪婪索取他人之爱的表现,他从晓星尘那里索取了爱与温暖,却从不曾真正尊重过对方的意愿和自由,因为他的眼中除了自己还是自己,是不会有“别人”的。薛洋还活在“人我不分”的心智阶段,一切都为我所用,一切都唯我独尊,这样的人是可怜的,也是可怕的。


       魏无羡在爱的滋养下长大,他心智水平高,人格健全,很懂得知恩图报。所以在江澄被化去金丹后,他知道以江澄无比好强傲娇的个性,没了金丹的他是无法面对今后的人生的,这比杀死他还难受。这一点也体现了江澄和魏无羡的个性差异,没金丹意味着再也无法修炼,意味着往后余生就只能当个普通人,而这个结果,魏无羡可以接受,因为他内心强大,经得起摔打;而江澄却不行,傲娇之下总隐藏着脆弱,江澄的傲娇,恰是内心脆弱的表现。所以他没有魏无羡那样扛得住挫折,受得起失败。

     我们视之如命的,往往就是性格的软肋。傲娇又脆弱如江澄,他的自我价值等同于修为,所以没人金丹就如同要了他的命;不羁却强大如无魏无羡,他的自我价值并不与金丹和修为绑在一起,他灵活、开放以及充满弹性的人设,给了他起死回生的机会。所以没了金丹的他,凭借自身的聪明才智和打不死的小强精神,成为了人人敬畏的夷陵老祖。

       这一段兄弟情义的动人之处在于舍己为人,魏无羡不仅懂江澄,还愿意用尽全力默默护着江澄,剖丹换丹,哪怕只有五成的成功概率,魏无羡依然忍痛两夜一天换给了江澄,也是这份冒险给了江澄活下去的勇气,看到江澄换丹后无比开心的表情,魏无羡已心满意足,了无遗憾。当魏无羡被温氏丢下乱葬岗,独自一人面对尸横遍野,想必也是绝望中死里求生,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无意间修习了诡道术法,变身人人敬畏的夷陵老祖,所以说对于坚韧的生命来说,人生处处有惊喜,只要还活着,人生就还有无限可能。

       回归后的魏无羡回到了日思夜想的莲花坞,但不羁的个性和厉害的修为被各大名门正派嫉妒、打压,所谓树大招风,跟你无冤无仇又如何,如同金光瑶最后的真心话:谁让你那么优秀,总有人想你死,即使不是我,也会有其他人。直至不夜天师姐为救魏无羡而意外惨死,成了压死被虐的七荤八素的魏无羡身上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心如死灰跳下悬崖。

      十六年后,魏无羡被莫玄羽下舍身咒复活。

      归来已不是少年,一曲《陈情》祭往昔。曾经的美好如前尘往事,稚嫩的心灵几番被虐才终于长大成人。也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真谛呢,每个懵懂少年都曾天真无邪、一脸纯真,在体验人心险恶、参透世间冷暖之后,方才懂得成长的意义。

     后期江澄知晓剖丹真相后百感交集,对这个自幼陪自己长大,又一直各方面压自己一头的魏无羡又爱又恨又怨又心疼,毕竟这剖丹情谊的纯粹,想必也是绝无仅有了。而江澄当初又何尝不是为了救魏无羡才被温氏抓走,进而导致灵丹被化呢?


       师姐江厌离对魏无羡来说则是温暖如大白一样的存在,她是剧中唯一称呼夷陵老祖为“阿羡”和“羡羡”这样可爱昵称的人。师姐心地善良,性情温润,给了阿羡自幼缺失的母性之爱,一声“阿羡”,一碗藕汤,融化了多少世间冰冷。师姐是魏无羡心中所有温暖和美好的存在,这份温暖滋养了他,疗愈了他,塑造了他健全的人格和开朗不羁的个性。

      剧中的人物关系设定,无论何时何地何情何境,师姐对阿羡的信任和关爱始终坚如磐石,从未减少分毫,即使阿羡的小跟班儿鬼将军温宁误杀了师姐深爱的丈夫金子轩,也从未让师姐对阿羡有半分责怪之情。师姐与姐夫金子轩情路坎坷,但好在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幸福却在师姐产下金凌没多久就戛然而止。师姐在得知丈夫被温宁误杀后沉浸在巨大的丧夫之痛中,又听闻各大家族聚众不夜天声讨打杀阿羡的消息后,师姐强忍悲痛只身前往,一心只想要再一次守护阿羡周全,然而不幸的是师姐这一次却在众人纷乱争斗中受伤,而后又为阿羡挡了致命一剑而殒命。这份爱之纯粹亦让让无数人为之动容,可谓史上最好师姐,没有之一。

     

        世界上如果有这么一个人,无论你发生了什么,ta永远懂你、信你、爱你、护你。。。这大概是人世间最治愈的关系了。

       试想生命之初,每一个生命的到来,皆伴随着与母体分离的创伤和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成长的道路也可能处处坎坷,布满荆棘。唯有爱,守护着生命,陪伴我们在磕磕绊绊中体验人生悲喜。生命在关系的连接和爱的流动中被滋养被温暖,也在关系的拒绝和爱的匮乏中体验孤独和被伤害,世界在爱中流转,愿人人学会爱与被爱,健康成长。




0

回复

作者头像

梁艳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梁艳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