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分低了:假装正常的人里,不只有抑郁症患者

发布时间:2020-03-30 6评论 4528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笛子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假如公布疫情结束,你会第二天立刻不戴口罩吗?


现在很多人都复工了,我观察了一下,大家依然小心翼翼,轻易不摘口罩。


这当然是很安全的防护习惯,但是也让我思考:疫情改变了我们什么? 


在网络上,我看到有人说,因为接收了太多疫情消息,睡眠紊乱,“一闭眼就全是新闻里报道的棺材堆满教堂,死亡场景”。



尽管很多人不在武汉,也不是前线医护,更没有患病,但是疫情除了在健康上有威胁外,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带来了改变。 


身体的伤痛最容易被察觉,心灵的受伤却往往被忽视。 


我最近看的一部今年新出的冷门日剧《疗愈心中的伤口》,豆瓣8.9分,就是讲述了灾后人们的心理创伤,这个时期看,实在太治愈了。 


我们就来聊聊“心灵的疗愈”要注意哪些方面,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和方法。


01

心灵受伤?不必感到羞耻



这部剧主要讲述精神科医生安和隆在一次地震后,前往灾区避难所,为有需要的人们提供心理援助的故事。 


而且,主角的原型是日本研究和治疗“PTSD”的先驱安克昌医生。 


1995年1月17日,凌晨5点46分,人们正在睡梦中。 


日本阪神突发里氏7.3级大地震,造成6千多人死亡,4万多人受伤。 


在重大灾难面前,最常见的问题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任何经历可怕的创伤性事件的人都可能患上PTSD,比如突然失去亲人、被性侵、虐待、忽视、失去家园、车祸、家庭暴力、自然灾害或疾病或任何其他类型的令人不安的事件。 


地震后,很多人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 PTSD 核心症状。 


第一种是创伤性再体验: 


主要表现为“闪回”,患者的思维、记忆或梦中反复、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也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 


比如有的亲历地震的灾民即便转移到了很安全的地方,过上了有水有电正常饮食的生活,还是每天睡不着觉,一有汽车经过就被震醒,以为地震又来了。




第二种是回避和麻木: 


主要表现为,患者长期或持续性地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拒绝参加有关的活动,回避创伤的地点,或与创伤有关的人或事,有些患者甚至出现选择性遗忘,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事件细节。 


就像一位在地震中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无法接受现实,抱着个枕头当作已去世的孩子,不管安医生问什么都不回答,仿佛听不见别人说话。



第三种是警觉性增高: 


主要表现为过度警觉、惊跳反应增强、睡眠困难、注意力不集中、心绪不宁、易怒等,在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保持高度警惕。 


有些在地震中被吓坏的人,即便在安全的病房里,一坐下凳子就被吓得跳起来,一直担心自己在地震中会死掉。



还有一些其他的症状,比如焦虑、无助、内疚等。 


有些在地震中幸存的人,因为只有自己家没事,因而觉得对不起大家,不断责怪自己“留下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这什么意义”。



大部分人的 PTSD 可以在几周到2/3个月内治愈,可一旦被忽视,长期患有 PTSD,可能会引发长期的抑郁症状,即使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也会感到巨大的压力或焦虑。



但在当时的日本,大部分人都毫不关心自己的心理健康,几乎没有人愿意主动寻求心理治疗。 


甚至,精神科医生也不被世俗社会理解和接受。 


安医生在选择进入自己喜爱的精神科时,甚至被父亲羞辱说,“这是个无法向外人启齿的专业”。 


地震发生后,安医生带着精神科医生前往灾民避难所,一样不被理解。他对避难所所长说,希望为人们提供“心灵的治愈”,被所长拒绝了:为了管理避难所已经筋疲力尽了,实在是顾不上人的心了。 


而整个社会忽视心理健康,会导致人们对心理问题的羞耻感。 


结果就是,自己也开始远离自己,嫌弃自己。 


这不应该。 


心灵的受伤,应该得到每个人的重视。




02

治愈心理创伤的不是医生而是主动自救的人


如果对心理问题感到羞耻,我们会不敢开口求助。 


不主动求助,就算医生想帮也无能为力。 


在避难所,安医生看到一位女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主动问她需不需要帮助。 


她一看到安医生是精神科的,马上拒绝,因为不想被别人议论自己看过精神科。 


在她的认知里,看过精神科,就是不正常的人,会被看不起。 


但实际上,地震后她饱受精神折磨,夜夜失眠。 


原来,地震时,她和丈夫从大火中跑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如果去救人,她和丈夫必死无疑,于是他们选择了保命。 


自己虽然活下来了,但那个救命的声音,一直萦绕在她耳旁。 


她很痛苦,“这个声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 


她不敢向心理医生求助,也不敢向丈夫倾诉,怕丈夫说她矫情,想太多,于是一直压抑着自己。



但安医生一直守在医院里,用自己的耐心和温柔告诉周围人: 


我们无需假装坚强,把脆弱藏在心里,压抑自己,时间久了,你的心会很辛苦。 


以此慢慢消解周围人的病耻感。 


因为安医生的无条件接纳和理解,主动求助的人多了起来,也不再感到羞耻。 


安医生发现:治愈人们心理创伤的并不是医生,医生能够做的,只是陪在那些想要恢复的人身边。 


正如你永远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医生也永远无法拯救一个不想自救的人。 


打消病耻感,主动求助,医生才能帮到你。



03

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社会支持系统



一位校长老爷爷在地震中失去了妻子。 


地震过去快两年了,他还是无法悲伤中走出来。 


他每天正常上班,正常和每个人说笑,平静得看不出一丝波澜。 


但每当他下班回到家,再也没有一个人在等他回家,没有人听他说话,只能看着妻子的照片暗自难过,甚至有时候觉得家里地板还在震动。 


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安医生建议他,如果不想向心理医生倾诉,可以找自己信赖的人聊一聊。


回到家,他鼓起勇气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说:


最近忘了买米,突然想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也不太好。
要是因为没有米饿死了,就太可惜了。 


其实,他是在尝试向女儿求救: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如果我就这样死了,会有人在乎我吗? 


女儿却丝毫没有理解到父亲此刻的绝望,轻描淡写地说: 


“地震过去快两年了,也该打起精神了。嘴上说着想死的人,大部分都不会死的。”



她不知道,父亲的心里有多孤独。 


仿佛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还值得留恋。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是寻常生活中的一点小事情。 


压垮老爷爷的,看似是一个空空的米缸,实际上是日复一日的无人倾听、无人理解。




挂掉电话后,老爷爷想轻生。 


这时候,邻居敲响了他的门,送了一盒自己做的玉筋鱼过来,笑呵呵地叫他“尝尝吧”。 


老爷爷捧着那盒鱼,眼泪突然就掉下来。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在乎自己的啊。哪怕只是一个仅仅说过几句话的邻居呢。 


他对自己说:“我还是去买米吧。”



不是所有伤口,都会自然痊愈。 


有的人,在经历痛苦后的几个月甚至是几年内都会有 “PTSD” 症状。 


他们最需要的,是自己身边社会支持系统的支持和关怀。 


有时候,你无意中释放的一点点微小善意,也许就成了支撑一个人活下去的勇气。 


像阴暗的内心角落突然照进了一束光。 

只要看见了一点光,生命就会被照亮。

04

写在最后



安医生,是这部剧里最最最温柔而坚定的存在了。 


他用自己一颗真诚的心,不断去慢慢靠近那些可能需要帮助的人,为他人内心注入力量。 


他一生都在思考:什么才是心灵的治愈? 


一开始,他觉得也许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被尊重的社会。 


尊重一个人的脆弱,接纳一个人的真实,倾听一个人心中的苦难。 


所以,他把温柔的陪伴给了每个需要他的人。 


后来,他突然检查出癌症。 


在生命的尽头,是家人一直给陪伴他,给予他力量走过一个又一个人生低谷。 


他发现:心灵的疗愈,就是不让任何人孤独。 


正如他一直用生命陪伴着其他人走过黑暗,驱散孤独。



疫情结束后,我们的心灵还有很长的疗愈之路要走。 


也愿成为至暗时刻里,那盏照亮你、温暖你、治愈你的一盏灯。 


世界和我爱着你。


-The End -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笛子,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