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对治疗阻抗,还是选错了心理治疗师?

发布时间:2020-03-26 1评论 1586阅读
文章封面

导读:作者是一位私人诊所的心理学家,在她还是个学生的时候第一次去看心理治疗,之后她自己也从事了相关行业。


“如果你怀疑你的治疗师是否适合你,你应该怎么做?”如果你对此也有疑惑,可以从这篇文章获得一些思考。

 

我第一次去看心理治疗的事,那是一场灾难。

 

当时我23岁,我刚刚结束一段平庸的恋情,结局悲惨。我搬到纽约开始读研究生,备受严重的伤痛折磨,还失去了我的祖父——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月的时间里。

 

我甚至在自我介绍之前就开始哭了。我告诉心理治疗师我心碎了。我告诉她我和父母的关系。虽然当时我还只是一名一年级研究生,我甚至要努力地在“我破碎的心”和“我与父母的关系”之间找到深刻而有意义的联系。

 

她看起来很伤心,真的很伤心。为我难过,为我所经历的一切,为我的感受。那种眼神,那种悲伤,真的没有让我感觉好些。我真的不想回去跟她做心理治疗。

 

但是,我不想表现出对抗拒治疗的样子。第一年,我所有的教授都把“阻抗”这个词挂在嘴边。当提到一个对治疗阻抗的病人时,肯定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在起作用。一个对治疗阻抗的病人是自己没有准备好寻求帮助的。一个对治疗阻抗的病人是还没有准备好“做治疗工作”的。一个对治疗阻抗的病人会对治疗师的建议和解释都不同意。

 

因此,当然,我在接下来的一周回到了心理治疗。当时我说,在一个新的城镇重新开始会有那么一种孤单。

 

她遗憾地对我点点头。每一句同情的话,每一声同情的叹息——这一切,让我感觉像是徒增无形的废话,并且让一直赖在我身边有好几个月的哀伤增添了更多的分量。

 

心理学家亚伦·贝克(Aaron Beck)认为,抑郁症患者会陷入一种“认知三角”思维里,它是自动化的、无法控制的、消极的:


1. 我感到绝望。

2. 我觉得无助。

3. 事情永远不会变好。

 

没错,贝克对抑郁症的描述非常准确。当有些什么糟糕事情发生时,你会真的,绝对地明白对我毫无帮助的有什么?

 

那个样子就是,她的瞳孔变大,既惊讶又有点难以置信。她的嘴角因悲伤而向下弯曲,流露出一种无意识的不赞成的表情。她歪着头的样子,不知怎么地让我有一种感觉:作为上帝的恩典,她很感激我的问题没有发生在她身上。

 

心理治疗师没有做什么错事。她做了许多亲切的、和蔼的、善良的人所做的事情。但对我来说,这一直是一种怜悯。似乎这种反应进一步强化了我的“认知三角”,我的绝望、无助的感觉,以及恐惧——对事情永远不会好转的信念。

 

我之后再没去约看第三次心理治疗,但我也从来没有解释过原因。我常常想,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今天,我会怎么处理?我会怀疑自己的反应实际上是对治疗阻抗,还是实际上我和这位心理治疗师根本就不合适。

 

我现在会有不同的处理吗?如果你怀疑你的治疗师是否适合你,你应该怎么做?

 

1. 就此和治疗师说点什么。


“我注意到,当我谈论我生活中的事情时,你看起来很悲伤。有时我觉得你为我感到难过,但这并不能让我感觉很好。”

 

2. 接下来听治疗师说什么。


他们的反应应该是开放的、非防御性的和诚实的。你的心理治疗师应该开放地探索你的经验,又或许分享一些他们的经验。如果心理治疗师立即跳出来用“阻抗”这个词,或者否认我们之间的互动经验,我肯定不会那么激动了。


而且,如果心理治疗师承认了她的这些反应是因为她自己个人生活经历导致的话,我知道虽然在专业领域看来这是一个糟糕的失礼,但我会对她的坦诚给予莫大的尊重。


也许她最近失去了一位家庭成员。这种“披露”将让我有些“上下文”来确定她的反应是来自我,还是来自她。

 

3. 记住你为什么要开始来治疗。


要特别注意“为什么是现在”这个问题。通常情况下,“对治疗阻抗”和“与治疗师的不适应”之间的区别可以在这里找到。


如果你一直在与社交焦虑作斗争,而最近的一次分手让你感到被拒绝和抑郁,那么你可能会对“你怎么看待治疗师的反应”特别敏感。


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在和心理治疗师谈自己的事有一些抗拒,或犹豫,因为他实质上对你而言是个陌生人。然而,你的治疗师不会永远是一个陌生人,这种情况尝试这种治疗关系当然是值得的。

 

我会毫无疑问地承认,心理治疗需要治疗师和病人之间的正确匹配,而这种匹配往往很难解释。因此,在每次与新病人的第一次会面结束时,我总是给他们安排第二次会面的机会。

 

心理治疗,也是个人的体验和经历之一,甚至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擅长告诉别人我们不想再见到他们。 “相似经历”这么普遍的原因不就是这个吗?

 

我甚至会在我们见面之前让我的病人知道,心理治疗需要找合适的匹配,如果我这个心理治疗师不是他合适的人,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推荐可能合适他的心理治疗师。


在我们的评估中,对病人和我自己都诚实是有意义的。事实上,有几次我告诉病人,我觉得自己不适合他们——就像这次谈话一样痛苦、艰难。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
翻译:花甲
审核:唐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责任编辑:一只梨

原作者名: Lindsay Weisner Psy.D.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Are You Resistant to Therapy, or Just Seeing the Wrong Therapist?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