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以及哪些男性会对女性实施性暴力?

发布时间:2020-03-25 3评论 3779阅读
文章封面

摘要:会对女性实施性暴力的男性,具有某些共同的个性特征;而导致韩国26万男性群体参与性侵女性的原因,还有更加深远的社会心理因素。


一.

韩国“N号房”事件是什么?


“N号房”是韩国即时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上多个聊天群组的统称。为躲避搜查,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不断新建、解散聊天群,因此叫做“N号房”。


据韩国警方透露,“N号房”是一起从2018年开始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赵主彬等人以诈骗手法取得受害者的个人信息,之后通过威迫利诱等方式逼迫受害者成为“性奴”,并拍摄淫秽视频,供成千上万会员在线观看。


这些非法淫秽物不仅有强制受害者拍摄的淫秽照片和视频,还涉及很多反人道的内容。令人震惊的是,已曝光的会员人数多达26万人。


“N号房”的受害者全部都是女性,在这里,女性的称号通常是“XX狗”、“来月经的东西”,不被称为人,更不被当做人来对待。更让人震惊的是受害女性中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甚至还有婴儿。


韩国网友认为,“N号房”是21世纪最泯灭人性的案件。因为这不是一个人在犯罪,而是在26万双眼睛的注视下犯罪,这26万沉默的观众也是造成这场悲剧的凶手。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二.

韩国“N号房”事件背后的原因:

为什么,以及哪些男性,会对女性实施性暴力?


1. 因为男性在体力上占优势


从生理的角度来看,男性平均比女性更高大强壮,在身体上能战胜女性。男人具有体力上的优势,这是男女两性在解剖学上天然的不平等,也是男性会实施性暴力的生理基础。


2. 因为性和暴力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是紧密相连的


性和暴力的联系首先体现在生物学上。例如,人类的性冲动和暴力倾向都与同一种激素——睾丸素有关;两者都与重要的神经递质——血清素有关。暴力和性都涉及到自主神经系统的高度兴奋,并刺激大脑中的愉悦和奖励系统。


又例如,神经科学的研究发现,在雄性啮齿动物中,攻击和交配的神经脑回路大量重叠。啮齿类动物与人类的遗传基因非常相似,所以它们的神经过程通常与人类的大脑非常相似。


性和暴力的联系也体现在我们的语言中。例如我们用来描述性的某些词汇,同时也带有攻击的含义(例如英语中的“F-u-c-k ”与汉语中的“操”,既描述性行为,也表达攻击)。


它也体现在特定年龄的男孩会捉弄欺负他们“喜欢”的女孩。例如《82年生的金智英》中的老师说:“男孩子就是这样的,愈是喜欢的女生就愈会欺负她。”


这种联系也反映在有些人喜欢把暴力行为(例如捆绑、鞭打、抓咬)作为性唤起手段的喜好上。


当然,人类的行为不仅受生物学因素的影响,也受社会环境和社会身份的制约。


例如,生物学决定了我们可以吃什么。但是社会决定我们应该吃什么。


女性通常在生理上更容易受到攻击,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应该成为攻击的对象。男性在体力上占优势,也并不等于他们就可以实施性暴力。


3. 那些会对女性进行性侵的男性,具有某些共同的个性特征


(1)他们往往具有“有毒的”男性气概,包括对女性的不信任和敌对态度,认为男女之间的关系是敌对关系,认为男性有权支配和控制女性。


(2)持有不人道的性观念,包括偏好频繁、随意的性关系,以及把性作为征服的游戏和竞争,而非作为建立情感亲密的方式。


(3)多次性侵者通常具有强烈的反社会人格特征。在临床诊断上,他们可能是反社会人格障碍、性变态、恋童癖等。


(4)持有“过度感知偏见”,即他们会将女性的友好误解为性兴趣。


(5)对强奸持支持态度


例如,他们会认为 “穿着挑逗、喝酒、或单独和男人去某个地方的女人是想要被强奸”、“只要努力,女人就能抵抗强奸”。


又例如韩国N号房的参与者在线发声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女生们的错误更大。但是这种支持强奸的态度不是天生的,也不是由基因决定的,而是社会文化造成的。


但是,韩国N号房事件涉及26万人以上的参与者,难道他们全部是心理变态吗?


很可能其中的大多数人是韩国社会背景下的正常人。他们可能是警察、教师、政府工作人员,是大家都熟悉的普通人,是韩国社会规范的遵循者而非反社会者。


而在心理学研究中,我们也发现,大多数性暴力发生在那些彼此熟悉的熟人之间。


这就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对这26万人来说,性暴力行为在其背景下看来是正常的。也就是说,在解释韩国N号房事件上,社会情境因素可能会比个人特征更重要


4. 导致韩国26万男性群体参与性侵女性的社会心理因素


(1)就如一些媒体指出的,N号房事件必须归咎到韩国社会存在已久的厌女文化——这种病态文化,不仅仅是贬低女性、物化女性,甚至于是对女性产生厌恶,并且在欺负、凌辱、侵犯女性中收获快感。


韩国女性遭受父权制度、财阀资本和等级秩序的三重压迫,这三重压迫的结果就是“厌女”的病态文化,它在无形中对韩国社会产生了深刻的负面影响。


(2)在更加宽广的社会心理层面上,其实很多国家都存在有问题的社会脚本。社会脚本是把特定的角色和性格分配给不同的演员,把他们放在特定的轨道上。


例如在传统的性别秩序中,“插入皆代表权力与支配,被插入代表被动与屈从” ;“女性的角色是服从,而男性的角色是确保女性服从”。


这样的脚本将女性定义为性的守门人,将男性定义为性的代理人,进而定义为潜在的犯罪者。又例如,强奸神话无处不在,犯罪者把女性穿吊带衫或者短裙扭曲为性邀请信号,以此来为自己的暴力行为辩解。


(3)另一个有问题的社会心理因素是暴力崇拜。在意识的水平上,我们的社会制裁暴力。但是在集体无意识的水平上,可能恰恰相反。


正如心理学家汉斯·艾森克(Hans Eysenck)很久以前所观察到的,性之于维多利亚时代,就像暴力之于我们这个时代。我们正式地谴责它,但实际上却奖励并陶醉于它。


就像在中国文化中,一些父母用打孩子表达他们的爱。


在美国文化中,爱国主义的象征是士兵,个人自由的象征是枪,最大的精神卫生系统是监狱系统,最受欢迎的运动是足球,最受欢迎的网络游戏是枪击视频游戏,最卖座的娱乐节目是超级英雄复仇的电影。


暴力崇拜就是允许并推动男人走向性暴力的集体无意识。一般来说,如果你看到很多暴力,你就会看到很多性暴力。


(4)将人“物化”的社会病态。有些媒体和评论者看到了社会对女性的物化,例如男性把女性的身体变成满足性欲的道具。


但很少人注意到的是,其实男性也经常被物化——不是作为欲望和生殖的工具,而是作为劳动和生产的工具。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体系中,劳动者(实际上还有女性)通常被当作达到目的的手段,在这个过程中被剥夺了全部的人性,这种现象在文献中被称为“工作场所物化”(workplace objectification)。


资本家对待工人就像对待他们工厂的产品一样:用尽榨光,然后扔掉换新。


在我们的社会文化中,有多少人会认为男人的价值取决于他们有多少财产,就像女人的价值取决于她们有多少美貌一样?


在男性努力工作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恐惧?他们害怕被甩在后面,害怕赚不到钱而成为毫无用处的物体。被物化的男性,不太有能力、也没有动力去人性化地对待女性。


三.

韩国N号房事件的解决,

需要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策略


所以,韩国N号房事件涉及的性暴力问题,其原因并不仅限于某些个体的心理变态,或者韩国特有的厌女文化。它还涉及更广泛的社会心理因素。


性暴力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非此即彼”的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此消彼长”的问题。


性和暴力在我们的生理和心理构成中是深深交织在一起的,性暴力是由生物、心理、环境和社会文化变量的动态相互作用形成的


因此,要防止韩国N号房事件重演,要解决性暴力问题,并没有简单、一劳永逸、一刀切的解决方案。可能既需要从上而下的司法改革来保护女性和未成年人,也需要自下而上的方法改变社会文化的弊病


例如,个人、家庭和社区发起对话和行动,以此创建新的社会脚本和性别期待,并最终形成一种新的社会意识。


在美国,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丑闻,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于2017年10月发起Metoo运动,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并在社交媒体贴文附上标签,藉此唤起社会关注。


在韩国,愤怒的民众们在网络上发起五项请愿,要求韩国政府严格调查这一丑闻,并曝光犯罪人员的个人信息。在短短一周内,超过五百万网民在青瓦台官网发起并参与了请愿。


重要的社会变革往往从草根阶层开始,或者需要通过草根阶层的努力而变成强有力的运动。



作者:唐诗
责任编辑:殷水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