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

发布时间:2020-03-20 5评论 2323阅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挪威的森林》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于1987年所著的一部长篇爱情小说。在美丽的直子和活泼的小林绿子之间,男主人公展开了自我成长的旅程。


20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在快速发展,人们的精神危机也与日俱增。物质生活的丰富与人的欲求膨胀,造成了精神世界的严重失衡。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减少,心理距离拉大。


生活在都市的人们像无根的浮萍,孤独、虚无、失落,却又无力面对强大的社会压力。都市的繁华,掩饰不了人们内心的焦虑。 而甲壳虫乐队唱出的曲子《Norwegian Wood》给了作者很大的灵感。那是一种微妙的,无以名之的感受。



1987年村上春树以《挪威的森林》为书名写了一本青春恋爱小说。自该书在日本问世,截止2012年在日本共销售1500余万册。


“挪威的森林”成为一个代名词:哀伤、抑郁、青春······


小说中渡边的第一个恋人直子是好友的女友,但后来好友自杀了,直子一人生活着。


一年后,两人开始交往,直子20岁生日的晚上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


几个月后直子来信,她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还认识了和直子同一宿舍的玲子,在离开前渡边表示永远等待直子。


在一家小餐馆渡边结识了绿子,绿子同内向的直子截然相反,显得十分清纯活泼。


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病情与柔情,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传来直子自杀的噩耗,渡边失魂落魄地四处徒步旅行。


直子、玲子、绿子,听起来是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其中暗含的宿命和悲伤让它成为一部精神分析式的小说,从中看到创伤以及这种创伤悲剧的不断重演。


悲伤的直子


一个家庭如果回避亲人的自杀,这个家庭的小孩子就可能会认同这个自杀的亲人,因为小孩子是博爱的,他为这位亲人没有被家人认可而抱不平,或者还有其他一些假设的原因,这个小孩子会生出追随这个亲人的冲动。

  

第一个追随叔叔的,就是直子的姐姐。姐姐自杀时,直子时第一个看到的,其情形她永远历历在目。直子的父母不会处理这种事件,而直子又与姐姐非常亲密,可以料定,直子有追随姐姐而去的强烈冲动。


男友木月潜意识觉察到直子的冲动,于是“替”她去死了。未成年孩子的爱都是自恋的,木月也一样,他潜意识中认为:他替直子死了,直子就可以活下来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又一位挚爱的人的死亡,更进一步加深了直子对死者的认同。


直子对渡边说,她晚上经常无法入睡,觉得木月似乎在黑暗中对她说:“直子,我们可以分不开的”,于是她觉得自己的确应该去木月的那个世界去。

 

这当然只是直子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潜意识深处的幼稚的爱,这种爱认为,必须和亲人做同样的事、或永远在一起才是爱。否则,就是对爱的背叛。


阿美寮里的治疗、传统的药物治疗,也无法解开直子脖子上的枷锁。最后,直子也自杀了,她用自杀表达了对两位亲人的忠诚。

 


强迫性重复与创伤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一种可能是原始的创伤带来了,创造了伤害,留下了疤痕,这个标志就是重复;另一种可能是一些裂纹,个体内在的不足造成不可避免特别痛苦形成的重复,在这种情形下,强迫性重复被假定在创伤产生之前就存在。

   

用追随姐姐表达忠诚的直子

  

可以这样理解强迫性重复:当事人怀有哪怕一点儿希望,也要去尽几率很小的改变的可能,或者是千方百计地要去连接上消失的某点。


其一,它是情感无能系统的核心,是一种功能缺陷的情感交流。


其二,它试图继续一种终止在情感发育中较早被破坏的关系。

  

在临床治疗中经常见到这种现象:


来访者在不知不觉中,特别容易与某一些类型的人产生深刻而激烈的互动:“we connect with people who gave us a secord chance to complete our unfinished businesses.”


换句话说,来访者会特别被他们吸引,不由自主地与他们发生或爱或恨的关系,很可能是因为这些人身上具有来访者成长中重要人物(例如父母)的心理特征。


这些人在来访者生命中出现时,就给了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借着与这些人或快乐或痛苦的深度情绪互动过程,去医治过去所受的心理创伤,弥补过去的遗憾,满足小时候对自己特别重要、却在父母身上未能得偿的一些心理要求。


精神分析疗法之所以能够奏效,主要是源于以下两个对于人性的重大发现:一个重大发现是“强迫性重复原则”,即每个存在着童年心理发育缺陷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强迫性地在心理层面退回到遭受挫折的心理发育阶段,在现实中再现童年创伤和经历,重复童年期痛苦的情结和关系。


比如,没有完成恋母阶段的具有恋母情结的男人,会不断地与女性构成实质上的心理恋母关系,而且关系的模式和内容,与童年期的母子关系会惊人地相似。


这就如同一个人会不断揭开蒙在伤口上的纱布一般,实际上是一种试图治愈童年创伤的本能努力,但是,这种努力会与童年期做过的努力的结果类似,总是以失败而告终,结果,失败会激发下一次的努力,如此循环往复,就形成了强迫性的重复。


这种强迫性重复,是所有心理障碍的最本质特征,也是人性的主要特征。


第二个重大发现是移情现象这个发现是附属于“强迫性重复原则的”,即强迫性重复的最主要内容是童年关系的重复,心理学称这种童年关系的强迫性重复叫做“移情”。


就是说人会在强迫性重复的原则的驱使下,在现实中再现与童年期与父母形成的关系模式。


比如:一个从小就和母亲一起长大,而很少接触父亲的男孩,就会习惯性地认为女性比较容易接近,并且,比较容易和女性、尤其是年长一点的、与母亲在人格上比较相似的女性交往,形成比较亲密的关系。


这是因为他小时候的情感模式就是如此,当这个人把这种与母亲形成的特殊模式拿来与其他女性交往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移情出现了。


实际上,移情现象是无处不在的,广义地说,人类的所有情感都起源于移情。只不过心理障碍患者的移情,是建立在扭曲的关系模式之上而已。  

 


移情现象从患者与医生接触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换句话说,每一个人与别人见面的一瞬间,就要判定面前这个人与自己过去经历过的哪个人相似,然后,就把那个相似的人际关系模式拿来使用、用于移情。


比如,一个和医生通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一再要求医生做出各种保证的患者,通常是一种严重依赖型、母婴型、共生型移情的人。一个来诊时非常守时、很小心地回手关门,有板有眼、不露情感地与医生交谈的,就是一种“无关系式”的移情模式。


只要患者和精神分析师共处一定的时间,患者就会把自己在童年其间形成的关系模式,移情到精神分析师身上,这个患者的情结和问题,也就活生生地展现在精神分析师和患者之间。


如果把心理诊所比做是心理手术室的话,那么,就可以把移情比做是在手术台上暴露病灶的过程。


比如,一个因为失眠来就诊的人,在接受了一段精神分析之后,她告诉医生,她现在每天睡不着觉,是因为担心医生不喜欢自己。经过进一步的分析,她才发现,因为小时候缺少母亲对于自己的肯定,而特别缺少安全感,这种安全感的缺乏导致严重焦虑,从而引起严重失眠。


她把这种童年的感觉和关系模式,带到了与精神分析师的关系之中,把对于母亲不喜欢自己的担心转移到了医生身上。


这样一来,无形的、看不见的、潜意识层面的心理冲突和情结,就通过移情的方式活生生地展示了出来。只要这种移情模式在精神分析过程中得到矫正,她的心理障碍就可以被彻底治愈。


歌德说:当人们在别人身上再度找到自己时,便开始知道自己的存在。


也许是上帝给了我们机会,给了我们强迫性重复,让我们在移情中治疗自己的创伤。


就象影片《龙卷风》一样,哪里有龙卷风,哪里就有主人公,龙卷风吞噬了她的父亲、她的童年,但也成就了她,她成了一名灾害救援专家!在龙卷风中,她成就了自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村上春树

  

 






文:金瑜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金瑜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金瑜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