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看她,还是在看她的脚 | 关于恋足癖的两三事

发布时间:2020-03-02 3评论 53875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 朴素的树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你是在看她,还是在看她的脚 | 恋 足 癖 其实是生理构造使然


周末了,壹心理聊点不一样的。


 上周,我写了一篇关于“恋物癖”的文章,本以为大家对于这样的车速不太适应,没想到上车的人还不少。
很多人提出了自己心里隐藏已久又无处解答的困惑。





还有人直接开始出命题作文了。



感谢大家的信任。


既然大家对脚和丝袜,对“恋 足 癖”这么有科研热情,那今天我就挽起袖子,来讲一讲关于“恋 足 癖”的那些事。


01

喜欢脚的人,并不全是恋足癖



作为恋物癖的一种,恋足癖同样是一种性倒错(sexual paraphilia)。


著名性学专家、心理学专家阿尼尔·阿古瓦博士(Dr. Anil Aggrawal)和布伦达·勒夫博士(Dr. Brenda Love)认为,恋足癖指的是,通过对脚产生性趣,包括性兴奋、性冲动,甚至是性行为,从而获得性满足


可见,如果和“性”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用发现美的眼光去欣赏脚,那就不算是“恋 足 癖”。


换句话说,喜欢脚的人并非全是恋 足 癖,恋 足 癖也不足以代表所有以脚为美的人。


除此以外,还要强调一点。


恋足癖往往只喜欢“脚”本身,而非脚的主人。只愿意和脚“啪啪啪”,而不愿意和人共赴巫山。


比如岛国电影《富美子之足》中,大富翁冢越就是这样。只对富美子的玉足情有独钟,为了这双脚他可以一掷千金,但是对于肤白貌美的富美子本人,他却没什么性趣。



说“脚是性的发动机”,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


在无数经典的电影中,都有过类似的脚部特写。


比如以“恋足、话痨、配乐叼”著称的昆汀,就曾在《杀出个黎明》《杀死比尔》等电影中奉献了史诗级的恋足镜头。



再比如“墨镜王”王家卫,也一样在自己的电影《2046》中频频夹带私货。



除此之外,文学作品中对于“脚”也多有刻画。


比如金庸老爷子,就曾在《天龙八部里》,对阿紫的脚有过如下描述。


“雪白晶莹,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绸之柔,脚背的肉色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十个脚趾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


所以判断是否是恋 足 癖,关键在于你爱的到底是“脚”,还是“脚和它的主人”。


那么问题来了,游坦之喜欢的到底是阿紫,还是......


你品,你细品。


02

为什么恋足癖如此普遍


八卦完了,学习时间到。 对“恋 足 癖”这一行为的形成原因,有很多不同的解释。


以下是比较公认的几种说法。


a.神经信号干扰


美国印度裔神经学教授维莱亚努尔·拉马钱德兰(Vilayanur Ramachandran)在研究幻肢症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在负责身体部位感知的大脑皮层上,代表脚部的感觉皮层和代表生殖器官的感觉皮层(somatosensory cortex)是紧紧挨在一起的,犹如邻居一般。


就像你的 wifi 信号和隔壁的 wifi 信号会经常相互干扰一样,神经信号也会。


这也就意味着,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足部和生殖器天然就是联系在一起的。


所以,拉马钱德兰在自己的书《大脑中的幻觉》里才会这样写“这也就可以解释,很多所谓的正常人中,为什么有些人特别喜欢吸吮脚趾了。”



b. 文化背景影响


这个要分开来讲。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裹小脚”是一个绕不开的部分。


这项兴起于北宋后期的陋习,使得脚跟胸部与阴部一样被严密包裹着,不得暴露于大众眼前。因此,对于男性而言,脚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性暗示。


而偷窥女性的脚,同样也让他们在心理上获得了一些窥破隐私的快感。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脚被称为“第三性器官”也就不足为怪了。

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李渔就曾在自己的《笠翁偶集》中写道,小脚的魅力俨然就是性的吸引。


“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柔若无骨,愈亲愈抚摩,此用之在夜者也。”


值得一提的是,此翁还写过另外一本书,颇有盛名,后来还被拍成了电影引得大家争相学习,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滴!)蒲团》。


而对于西方国家而言,恋 足 癖则与宗教压抑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由于天主教等教派的教义规定,在结婚以前,男女双方是不得发生性关系的,这就使得很多荷尔蒙过剩的男性转而对脚产生了性联想,起初可能只是偶然,几次之后就轻车熟路了。


当然,这也可以归结为是异性交往障碍所导致的性倒错,宗教可以不背这个锅。


其实,无论东西方,文化背景的影响,本质上都是在享受触犯“违禁”后所带来的刺激。看什么“部位”不重要,看“不让看的部位”才重要。


就像《艺妓回忆录》里那一双用以回报“恩客”而撩起的手腕,那故意裸露的涂白的后颈,欲遮还羞,反倒让人喜欢的紧。



很多事,越是不让做,反而越刺激。


 c. 嗅觉上的刺激


一些性学专家认为,脚和私处一样,会散发出一些特殊的气味,因此会令异性产生性欲上的刺激,从而形成恋 足 癖。
这里分享一个小故事。


清末文豪辜鸿铭曾经到他的朋友家里做客,由于身边伺候的一个小丫鬟小脚上有种特殊的味道,辜鸿铭非常喜欢,所以便替她赎了身,想娶回家做妾。


没想到小丫鬟一高兴,结婚前一天认认真真地洗了澡,把脚上的味道洗没了。这让第二天入洞房的辜鸿铭大失所望,转过身来隔天就把丫鬟退还给了朋友。


对此,心理学上也有相关的解释。


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名誉教授 Paul Rozin 提出的“良性自虐”理论中提到,我们常常会通过做一些可能让身体“感受到威胁”的事情,来获得快感。


比如闻臭袜子、看恐怖电影,坐过山车,或是吃特别辣特别辣的火锅。这是因为,你的大脑最终会知道,你的身体被愚弄了,正在经历的事情实际上并不危险。


这种“突然脱离危险”的感觉,会让人产生精神上的满足。


所以,对恋 足 癖而言,脚的味道和你看的恐怖片,本质上是一样的。


没有怪味,只有体味。


d. 偶然的性经历


作为恋物癖的一种,恋 足 癖的形成同样也和年少时的性经历有关。那时的我们懵懂无知,还没来得及学习正确的性知识,建立正确的性关系,就被其他关于性的印象俘获了。


比如,如果在经历性兴奋(尤其是第一次)时,恰好看到了异性的脚,那么就很可能会将它与性兴奋的感觉联系起,从而形成条件反射。


听起来很需要一见钟情的缘分。


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第一次见米兰时,就是躲在床底看着这双小胖脚看了一分多钟。


后来再次相遇,马小军的目光也还是跟着这双脚在晃动,其他都不入眼了。



e. 童年的经历


布伦达·勒夫博士在其著作《非正常性行为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ofUnusual Sex Practices)中,曾提到“脚激起性欲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婴儿最早能够得着父母的身体部位,便是脚。而父母也时常会用脚去逗弄自己的孩子。


这些方式,某种程度上都对婴儿成年之后恋足癖的形成起到促进的作用。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比如对有性行为障碍的人来说,脚部比性器官要更友好、更容易得到满足;弗洛伊德提出的“阉割恐惧”;脚的外形和男性生殖器、女体类似等等,我就不一一展开了,不然得写书。

听到这,如果你发觉自己就是“恋 足 癖”本足,或是有这方面的倾向,那么,我有一些建议要送给你。


 首先,你并不孤单。


就职于博洛尼亚大学的斯考劳莉博士(Dr G. Scoroll)曾经展开过一项有关性癖的研究,调查对象来自雅虎论坛。研究结果显示,在各式各样的性癖分类中,“恋足癖”的占比最高,达到了 15.51% ,共计 44,772 人次。


恋足癖不是只有你一人而已。 


其次,这并不可耻。


恋足癖本身,没有对或者不对。这只是世界上一部分和你一样的人的性癖好罢了


也许是因为”脚“本身的私密感、对非性器爱慕的“不正统”,还有“不雅”“不合适被谈论”的特质,使得恋足者“好像”看起来低人一等。


但实际上,这和你喜欢好看的脸蛋,柔顺的长发,甚至是好看的包包、倾心已久的玩具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领域不同、程度不同而已。


DSM-5(《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五版)中也指出。


“只有这种(因恋物对象而引发的)性幻想、性冲动或性行为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才构成精神障碍”。


只要不影响到你个人的心理状态以及工作生活,恋足癖就不是一种“精神疾病”。


学着去面对和接纳,才有可能从“病耻感”中挣脱,看到全部的自己。


第三,要记得,别去打扰别人。


如果你只是关起门来自己玩,没有打扰或是伤害到别人,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但如果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有或是已经有了类似偷窥,跟踪,偷窃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或是心理上的困扰,那我建议你还是要跟心理咨询师或是心理医生好好聊一聊。


著名社会学专家李银河就曾经针对偷窃女性高跟鞋泄欲的行为给过自己的看法。


“人群中的确有恋 足 癖,专门收集女鞋。但无害的癖好应以不伤害他人为限度。这样去损坏他人物品就应当受到惩罚了。乍看好像是恋 足 癖发作,其实是纯粹的耍流氓,低级下流,讨厌至极。”


所以,别去打扰别人。


最后,多一些尝试。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恋 足 癖,对于性爱这个大课题而言,恋 足 癖始终只是管中窥豹。


除了有一些人真的只想和脚或与之有关的丝袜和高跟鞋过一辈子,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其实可以尝试着把眼界打开,去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去友好地接触更多的异性,去培养更多的性癖好,而不仅仅是观察脚。


如果你已经有了性伴侣,也请开诚布公地告诉 ta 。在“知情、平等、尊重”的原则下,通过沟通和交流,将“恋 足 癖”纳入到正常的性生活中。说不定,你就找到了恰好匹配的另一半。



反过来。 


如果你的伴侣恰好是恋足癖,而且他也已经把这件事坦诚的告诉你了,请不要着急地去斥责他。在自己能够接受的范围内,试着“利用”他的喜好来增加你们彼此间的性趣。


比如说买些黑色丝袜、调情时多展现自己的脚等等。


当然,你也可以大胆提出你的需求,双方一起探索,增加研究的课题。


有的时候,制造性幻想比制造梦想来的更实际。


最后,借用广告怪才安迪·沃霍尔的一句话,“美,只和美有关”。


以此献给那些在自己的小爱好中“圈地自萌”的人。


不打扰,是我给你的自由。


毕竟,知足,常乐。


参考资料
1、Alicia Puglionesi.The civil war doctor who proved phantom limb painwas real.HISTORY STORIES.2017.11.08顾凡及.拉马钱德兰:神经科学领域里的探索者[J].自然与科技.2014.09-102、Rozin, P., Guillot, L., Fincher, K., Rozin, A., & Tsukayama, E.(2013). Glad to be sad, and other examples of benign masochism. Judgment andDecision Making, 8(4), 439.


公众号简介: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排版:小鲸鱼   Claire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