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能接受赞美呢?

发布时间:2020-02-27 6评论 2138阅读
文章封面

导读:有些人听到别人对TA进行赞美、表扬的时候,TA心里其实在想:你们想要骗我呢,还是你们这么好骗吗?我明明很一般而已啊,能被这样赞美的人肯定不是我……感觉自己像个冒名顶替者的痛苦很可能反映了TA无法信任他人。


而关于信任问题,冒名顶替综合征患者与阴谋论者的区别和共同点有哪些? 


01 


你觉得接受赞美很难吗?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下面的其中之一吗?


“哇,我不知道他们有这么低的标准!”


“她这么说只是为了表示友好。”


“他不可能真的留意到我吧?”


做人要有点谦虚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中的一些人经常会有这种自我贬低的反应。我们发现自己其实很难承认自己在专业上的成功,在学校的成就,或者我们会担心在下次考试时发挥失常,达不到同样的高度。


当这种反应形成一种痛苦的、反复出现的思维模式时,它就体现了一种冒名顶替综合症。


患有冒名顶替综合症的人经常会得到善意的朋友或导师给予的自助建议:记住,其实每个人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你可以继续和你身边交谈,接受他们向你表达的感谢和赞美,尝试不受完美主义摆布。


这些小贴士可能会对你有所帮助,只要你不会因为无法“校正”自己而觉得自己不够好。


但这并不是全部。我们还需要共同思考一下,为什么让我们的学校和工作场所会成为“冒名顶替综合症”的温床。为了每个人能够对自己的成就可以有恰如其分的自豪感,我们可以在哪些地方做出一些改变呢?


02


对我来说,从信任和不信任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是有帮助的。患有冒名顶替综合症的人会过于相信自己对自己行为和成就的低评价。但与此同时,他们又太不信任别人的高评价,宁愿把这些高评价看作是虚假安慰或别人错误判断的证据。


奇怪的是,这意味着那些患有冒名顶替综合症的人的思维模式和阴谋论背后的思维模式有一些相似之处。不过,对此我会马上说,这两者之间也有关键的区别


冒名顶替综合症患者的情感是指向内部的,而有阴谋论思想的人则把矛头指向外部世界的政府或大企业。冒名顶替的感觉可能是焦虑和痛苦的真正来源;一些阴谋论者也以这种方式受苦,但另一些人似乎从他们的世界观中汲取力量和能量。


不过,那些觉得自己是“冒名顶替者”的人和拥有阴谋论的人,他们的共同点是,对公认的信息来源(其他人认为是可靠的)采取选择性的、高度不信任的态度,并且对自己判断真实情况的能力的高度信任


对于“觉得她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评估、测试和专业反馈,患有冒名顶替综合症的人是不相信的。她会解释所有这些好评价,觉得那些赞扬她的人要么是容易上当的傻瓜,要么是善意的骗子,是他们不能或不愿承认她“真正的”不足才说她有那么好。


这种痛苦的心境和“侥幸逃脱”的内疚与这些有关:无法信任他人的判断,同时又自相矛盾地对自己的低自我评价过于自信


出于不同的原因,出于不同的关注点,阴谋论者也不相信公认的信息来源,包括不相信官方声明和大众媒体对我们现实世界里周遭事物的情况描述。


所有的这一切都被阴谋论者解释为“是他们想让你这样想才会这样说”,要么是蒙昧无知,要么是恶意撒谎。阴谋论者不相信外部消息来源,却过分相信自己有能力洞悉社会的真相。


03


想要减轻冒名顶替综合症的话,以上类比可以给我们哪些启示呢?


从以往痛苦的经验中了解到,通过指出公认的信息来源来说服阴谋论者改变他们的观点是很困难的:这些正是他们所质疑的。同样,我们不应该乐观地认为,让那些自认为“冒名顶替”的人可以简单地振作起来,认真对待别人的赞美和表扬。


相反,我们需要思考为什么他们不相信公认的信息来源,是什么让他们倾向于选择相信另一种解释,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对同样的证据采取相近的观点。当人们看到媒体报道和自己生活之间的差异时,阴谋论就会盛行。同样,当人们在学校或工作场所遇到赞美或表扬时,“冒名顶替者”的感觉也会很强烈。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
翻译:花甲
审核:唐诗
责任编辑:殷水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原作者名: Katherine Hawley Ph.D.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Why Can't You Accept a Compliment?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