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米之内有疫情,心理咨询师是如何应对的?

发布时间:2020-02-25 3评论 560阅读
文章封面

      我是一名创伤心理咨询师,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疫情,就像一场突然起来的袭击,改变了我们很多,也许大家都会很好奇:咨询师面对疫情的时候会怎么样?我们能不能从咨询师那里学点经验让我们能更从容的应对?

一、冲击:武汉突如其来的封城,我被告知离我最近的小区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

       尽管我关注到了新冠肺炎的疫情,但这些冲击都没有武汉封城的给我的直接冲击大,武汉封城让我感受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也许超出了我的预期。更没有想到的是,除夕前楼上的阿姨告诉我龙城国际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不到一千米远,就横着隔两条街),还告诉我那个感染者这几天在附近到处走动,非常糟糕的是我们两个小区之间有个大菜市场,我这两天去菜市场时没戴口罩,马上就要除夕了,我要不要去父母家过年?终于在除夕的那一天下了很艰难的决定,不去团年,自我隔离十四天,我们一家人承担不起这个风险!于是打电话和父亲沟通这件事情之后,开始自我隔离。

二、应激反应,对身体的过度关注

       附近出现了疫情,自己还没防护的在附近走动,没有压力、不担心传染是不可能的,心理咨询师也是人,而人在漫长进化中出现的一个自我保护的本能就是应激反应:调动身心和所有资源关注可能存在的威胁和去应对它们!我需要确认我有没有感染,我会关注喉咙的不适,关注中途出现的感冒头痛,关注自己是否发烧,关注到肺部的一些细微的变化,关注到自己出现难以入睡,这些表现都会诱发我的紧张,但是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并看到自己有了应激反应的表现,接受了当下的反应,于是变得自己稳定下来,仔细去分辨这些表现是否属于新型肺炎并进行适当的应对,感冒头痛了立即吃以前剩下的抗病毒颗粒,吃一两包后立即好了,我也咨询了网络医生,我确认了我是处在一个非新冠肺炎的状态,我的风险被排除了!在这里非常需要向大家科普的是:在面临重大的生命威胁的时候,我们出现焦虑是正常的,出现恐惧也是正常的,出现睡眠问题也是正常的,在本次疫情中,对身体超出平常的关注具有积极的意义,这种保护性的反应是正常的,它们都共同体现了我们的自我保护的机制,帮助我们调动自己身心的力量,让我们的生命得以安全,让我们避免危险,这些反应都属于应激反应。我和那些过度反应的人可能有一个重要的差别是他们把自我保护的反应视为症状视为威胁,进而焦虑恐惧被放大,陷入更加恐慌的境地,我和过度反应的人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差异是我能理解我的身心反应是正常的应激反应,对身心释放出来的信号我能回归事实比较客观的评判,让我的焦虑和恐惧停留在一个合适的水平并得到缓解,也从现实上确认了我的安全。

       科普一下,什么是应激反应?打个比喻:你走过草丛,你突然看见草丛里有一条蛇,这个时刻你可能不假思索迅速的跑开,或者吓得尖叫,或者吓得呆在那里,或者操起一根棍子就打,这些行为反应都是应激反应,它们的出现分别代表着人们在面对威胁时可能会出现三种状态:逃跑(回避)、冻住(不能去反抗和逃跑)和战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冻住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出现会让很多受害人不能理解和接受自己(特别是部分遭遇性暴力的当事人会因为过度恐惧而不能反抗,后面一直对自己自责和不能接受,也有一些人因为过度恐惧而不能正常的发挥自己的反抗力量而自责),以致于让自己的心理创伤更难得到解决。

三、寻找资源,增加力量感和确定性

       面对疫情刚开始我们几乎一无所知,拥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有的焦虑都来自于面对未知的威胁或面对现实感觉到无能为力、难以作为,相信自身的脆弱和无力,因此应对焦虑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增加资源。我做了一些事情,增加了我的资源,增加了我的掌控感和在本次疫情中活下去的确定感:第一、相应政府号召,自我隔离,减少与人接触;第二、购买口罩,我网上先后下单均无望发货,没有口罩怎么办?于是我寻求和口罩有同样功能的东西:自制口罩?(后面被证实不靠谱),我想到了防毒面具,于是我在淘宝下单,发现卖家根本不回我信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时候在淘宝买东西是不可能了,后来嫂子告诉我她们在附近五金店买到了防毒面具,于是我找了附近的五金店——都没有!我继续想办法,我想到了通过百度地图搜附近的劳保用品店,终于找到了卖劳保口罩的店铺,买了KN95标准的劳保面具,以及半年的用量(大家只想着口罩却又买不到口罩的时候,我们换了个思路就买到了同等效果的用品),我有眼镜和防风护目镜,还买了84消毒液,这样,我最基础的防护就有保障了;第三、不相信谣言,相信官方的信息,因为谣言往往会夸大威胁让人不知所措(比如气溶胶传播的谣言,让人感觉防不胜防没法防,这会带来绝望感),措施怎么做有效均按官方的指导来做,国家的一贯主张和信息公开程度让我相信国家会把这次疫情当做最重要的战役来打,本次国家的信息公开确实是前所未有,做出的行动之有力和有效也是前所未有,在这里需要给咱们的祖国大大的肯定;第四,确定病毒对我的威胁水平,我私下对病毒的威胁水平进行了分级,直接被威胁的是一线的医生、护士等工作人员(他们是伟大的逆行者,他们是最可爱的人!),第二线被威胁的是公共场合的工作人员,如机场安检员、网格员、小区保安,超市工作人员(他们也在坚持着坚守工作岗位,默默的付出)等,在被感染的可能性中,我可能被感染的概率远远低于这些人员,我的安全水平是远高于他们的,我可以有更多的放心(感谢党!感谢各行各业坚持付出的无名英雄!),在疫情中,除一线医务人员外没有听到网格员和其它公共服务人员被批量感染的报道,结合国家的防护指导,让我确认口罩的保护是非常有效的,是值得信赖的保护,我们小区的保安大爷每次都对我测体温,也把体温计的温度拿给我看,把体温告诉我,似乎在表达:看,你的体温很正常,你可以放心;第五、买菜买生活用品一次买够几天甚至更长时间的用量,减少出门,增加安心;第六、关注治疗的进展和死亡率以及死亡原因,通过了解死亡率和相关的说明,我确定我是属于那种抵抗力还算好,即使中招幸存几率也比较大的类型,当肺炎一号和第六版指导药物发布出来之后,我了解关于它们的临床效果,我相信我们的曙光已经到了,但目前仍需要努力,心中对于抗疫已经有了必胜的信心。这些所有关注、思考和行动让我在疫情里不至于惊慌、惊恐和无助,而是不断的增加确定感,增加信心,创造可能,拥有资源,看到希望,迎接胜利,这就是关注资源和寻找资源的力量。

四、参加抗疫心理援助,做好日常工作

       全国性的疫情来了,心理援助必不可少,所以我和很多心理咨询师一样(据说全国有近百万的心理咨询师投入到了心理援助中)参加了抗疫心理援助,大年初一就参加了心理志愿者的培训,当发现我所在的壹心理平台在组织心理援助后,我决定参加到“后背计划”中去,每天心理援助两小时(有大量的咨询师轮流值班),其它时间就安排接常规的心理咨询或其它事务。心理咨询师和前线奋不顾身的医生们很不一样,我们不能不停的接心理援助电话,因为心理援助会遇到各种可能的极端情况,这些极端情况会冲击心理咨询师的稳定性或消耗心理咨询师的状态,咨询师需要有缓冲和调整,壹心理做出的每天工作两小时的时间设置是非常科学的,避免了像512地震时不少心理咨询师因为过度的心理冲击和替代创伤而成为需要帮助的对象甚至付出更严重的代价,在心理救援中,心理咨询师首先需要自己稳定,自己稳定了才能在心理援助中带给别人稳定。因为疫情我无处可去,我初三就开始在工作室接网络咨询了,也暂停了所有的地面咨询,这样的工作状态让我融入,身心也蛮稳定的。

五、和家人和伙伴保持连接

       我和家人保持着电话和网络互动,也和伙伴们在群里常常聊天,既关注疫情又聊生活聊专业,这样独处在工作室工作的我并不孤单,感觉和平常一样,非常稳定。在这里特别强调需要家人和伙伴保持联系,焦虑、惊恐、惊慌失措的求助者往往都是缺乏伴侣、亲人和朋友的支持的,或者他们在艰难中过得像无助的孤岛,他们在面临重大的冲击的时候需要表达压力和情绪,需要感觉到和他人的连接,以及在连接中感觉到被理解和被支持,需要获得家人和伙伴的帮助,这些需要的满足能显著的降低一个人处于应激状态下的焦虑水平,因为你的情绪和情感被表达也可以流动变化,也拥有情感的连接,能获得心理和现实的支持,能增加更多的确定和稳定。

       愿我们早日抗疫胜利!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0

回复

作者头像

康兴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康兴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