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还没完,又有人吃野味了:遗忘是对伤疤的背叛

发布时间:2020-02-20 18评论 3078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 皮皮酱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疫情还没完,又有人吃野味了:遗忘是对伤疤的背叛


今天,有人竟然就吃野味了。



人民公安报在微博上发布的这段视频,是贵州施秉县公安的执法过程。


疫情还没结束,有些人就要拿命去赌,要去违法。


恐怕等不到明年,这些人就不记得李文亮医生了。


 人类总是擅长“遗忘”,进两步退一步,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辙。 


假设,我们吸取了 17 年前非典时的错误,那么在很多关键的节点上,是可以阻止疫情的扩散。 


复盘是为了进步。


我们到底错过了多少次,阻止疫情扩散的机会?



去年 12 月以来,武汉部分医院陆续发现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


12 月 26 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将 4 位病人的反常结果汇报给医院,医院上报至江汉区疾控部门;


29 日,湖北省和武汉市卫健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到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30 日,李文亮、刘文、谢琳卡等医生通过微信群向同事发出提醒,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


31 日,武汉协和医院设立呼吸传染病隔离区;武汉某医院收到针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密切接触人群排查的文件类指令;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正式介入调查。


然而,就在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对外通报共发现 27 例“病毒性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回顾时间线,我们才发现在 1 月份,有那么多次踩刹车的机会。 元旦当天,国家卫健委成立疫情领导小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关停


 3 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在武汉某派出所内签下训诫书,中国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向世卫组织和周边国家通报疫情,武汉飞往新加坡的旅客抵达樟宜机场时需接受体温检测。


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共发现 44 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5 日,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就中国不明原因肺炎发布新闻。武汉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 CT 异常,但是武汉市卫健委仍通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6 日,吕小红在第五医院的门诊开始接到很多疑似病例,湖北省新华医院一名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呼吸内科医生 CT 异常。国家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7 日,武汉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确诊,国家疾控中心成功分离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9 日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


 1 月 14 日,武汉市卫健委终于改口,尚未发现明确人传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之后的情况发展飞快。


1 月 15 日,国家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版诊疗方案。


1 月 17 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书面报告高福和广东省疾控中心,警惕人传人和无症状感染的风险。美国 CDC 召开媒体通气会宣布将对中国游客做入境口岸筛查。


1 月 18 日,湖北省新华医院 CT 医生李云华发现 100 例 CT 异常。专家组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考察,彭志勇再次反映确诊标准过高。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


1 月 19 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钟南山当日下午结束武汉考察、对外发出预警,各医院紧急开会。


1 月 20 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连线时明确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国务院同意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传染病法和卫生检疫法管理。 至此,新冠病毒肺炎,终于敲响警钟。 然而在 1 月份的 20 日之前,每一天都是机会。


可惜,这个时候百步亭“万家宴”已经举办完毕。


1 月 23 日上午十点,武汉终于封城。


△ 百步亭花园社区的文化长廊边,红灯笼已早布置好,却没有迎来祥和的春节。




野味,是这次疫情源头的主要嫌疑犯。 专家认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可能不是唯一疫源地。


但中国疾控中心在其环境样本中,检测到大量新型冠状病毒。


也就是说,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极有可能是病毒传染高发地。 记者暗访某省的野味市场,假装问店家:“最近那个肺炎闹得很凶,吃这个有问题吗?”


店家说:“我吃了很多年,都没问题”。


经验主义的路径依赖,无视了科学,害死人。


他们嘴里的骆驼肉,是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的传染源,病死率高达 34.4% ,远超非典。 
餐桌上的蝙蝠,是埃博拉病毒传染源,从中期病发到死亡只要 1~2 周,人体内外出血痛不欲生。



2017 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才证实,非典病毒的源头,是菊头蝠。


你我都知道,真正杀人的不是蝙蝠。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在遗忘和侥幸当中,肆无忌惮。 差这一口,我们会饿死吗?不会。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想叮嘱那些吃野味的人:别再吃了。





疫情初期,我们陷入“乐观偏差”


这是心理学家温斯坦提出的概念。 发生危险时,人们潜意识里觉得:“没错,确实有危险,但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乐观偏差的确让我们降低了焦虑,但同时也降低了我们的警觉。


所以,当我们竭力降低大众焦虑的时候,也低估了疫情。


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与乐观相对的,是“积极的悲观主义”


也就是说,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悲观地预测很多不好的后果。


但并不是一味陷入忧虑的自我损耗。 相反,用积极行动,让这些不好的后果,朝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我们不那么乐观,从一开始就预测最坏结果,重视起来,会不会是另一番模样? 错过了防疫黄金期,责任人被逐一追究。


1 月 30 日,一问三不知的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当晚被撤职。


2 月 7 日,调查组就社会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奔赴武汉作全面调查。


2月10日,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张晋,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刘英姿,被免职。


 这期间,各地多名官员因应对疫情不力被警告、免职、撤职。 


2 月 11 号,广东紧急立法,明确禁止滥食和交易野生动物。


我知道我们还不够完美,但对比 SARS ,还是往前进了一步。 


就像凤凰卫视采访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黄文杰时,他说:


“通过SARS的锻炼,对新发疾病的认识态度,和我们政府的运作模式,以及这种处理公共突发卫生事件的处理能力,还有关键是那种态度,我觉得都变了。” 





非典 10 周年的时候,有人问:“ 10 年了,非典还会重来吗?”。


当时很多人都侥幸地以为,不会。


然而, 2020 年一场新型肺炎的爆发,又活生生地将我们拉了回来。 那么,还会出现第三次吗?


没有人知道。 医学界里,有一项“新发传染病研究”


很多疾病或病毒,一直在我们身边。


只是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存在而已。 所以,我们要学会的是,如何与自然和平共处。


如果失去了平衡,对不起,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永远保持警惕,吸取教训,学会反思。 


但愿再也没有“如果”,也没有伤害。


 更重要的是,别那么快遗忘,别那么轻易遗忘。


世界和我爱着你。



新闻来源:
1、《“此刻,绝不会是逃兵。”那位在电话里崩溃咆哮的医生经历了什么》.武汉晚报.2020.1.31
2、《封面报道之一 | 现场篇:武汉围城》.财新周刊.2020.2.03
3、《封面报道之二|疑似病人难题:谁来关心“移动的传染源”?》.财新周刊.2020.2.03
4、《封面报道之三|解毒篇:溯源新冠病毒》.财新周刊.2020.2.03
5、纪录片《非典十年祭》.凤凰卫视.2013
6、《普通人李文亮》.人物.2020.2.6
7、《武汉病毒性肺炎防控有序 信息透明赢得国际认可》.中国日报.2020.1.7
8、《特别报道 | 假如武汉的警铃有机会被拉响,可以是哪天?》.第一财经.2020.2.08
9、《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中国新闻周刊.2020.2.17
 
部分图片来源:
纪录片《非典十年祭》


- The End -


作者简介:皮皮酱,撸猫吃货少女,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