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没脸的鬼在监视我

发布时间:2020-02-08 3评论 1745阅读
那个没脸的鬼在监视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来访者:老师,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咨询师:你有这样的疑惑,可以多说一点吗?

来访者: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有鬼,老师,你不要笑我,我是说真的,不过你肯定不信。

咨询师:你有些担心我不相信你。

来访者:嗯,你肯定觉得我迷信,是在瞎说。

咨询师:我很好奇你对鬼的疑惑,你愿意分享吗?

来访者:老师,是真的,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还有我家人身上的事。是这样的......


咨询中常常触及“鬼”的议题,咨询师也常常被追问是否相信鬼神。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鬼”一方面可以简单看作是我们精神世界投射出来的一个客体,与其他客体一样,承载着我们与重要他人的爱恨情仇;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集体潜意识中的原型意向,有代际传递,也有历史、文化的联结。


不讲理论,讲几个鬼故事(真真假假的虚构故事)。


1.


奶奶在梦里要掐自己


在一次课堂上讲解“每个人的梦是由自己导演出来的,是在达成我们无意识的愿望”时,有一个学生H十分主动地要我解释一下她的梦,说是好多年了经常重复的梦。尽管我问了两次是否确定要在课堂上说,她坚持说了自己的梦:


H:这个梦我经常梦到,就是我奶奶变成鬼来掐我。(周围的同学哄笑了起来)

我:你说你梦到你奶奶变成鬼来掐你?

H:哦......不是,先是梦到我奶奶,然后出来一个鬼要掐我。

我:你修改了你的措辞,怎么了?

H:嗯(有些不好意思),你就说吧,我这个梦怎么解释。


后面我问了现实生活中奶奶的现状,得知奶奶已经去世几年了。去世前两年一到夏天就容易喘不上气来,每年都会去医院检查一下,医院例行检查一番,辅助一点药物,嘱咐家人更重要的是好好休养,家人要好好照看,警惕一口气上不来憋住了。


去世的那个夏天,奶奶又开始喘不上气来,H的大伯来照顾奶奶,觉得去医院也没用,只能好好休养,就没当回事,而就在某天夜里奶奶走了,身边没有人,第二天大伯才发现。


H当时在外地,得知消息的时候,她跑回家跟大伯吵,为什么不去医院,大伯也生气“去了也没用,你觉得我没照顾好,你自己怎么不来照顾?”H又去跟爸爸吵,指责他们没有照顾好奶奶,爸爸说奶奶今年是归大伯照顾。


我不确定继续询问下去H会怎样,于是示意H停在那里,告诉大家我有一个猜测,如下:


H与奶奶感情很深,当无法否认奶奶已经去世的事实时,H进入到愤怒和悲伤的阶段,大伯和爸爸都没有承接她的愤怒,H对外的愤怒没有表达出去还被大伯打了回来,愤怒只能转向了自己,在意识层面H认为不是自己的错,所以梦里面的场景可以理解为H很爱奶奶,对奶奶去世很自责,不惜让奶奶变成鬼来惩罚自己。


学期末的时候,H告诉我她去过奶奶坟头烧过纸,就再也没有做那样的梦。


2.


那个没脸的鬼监视我


在咨询室里,来访者告诉我此时就有鬼跟着他,我瞬间就一口凉气倒抽上来,愣住几秒钟后,却发现来访者自己好像不怎么怕。


我:那个一直跟着你的鬼现在也在咨询室里?

来访者:嗯,是的。

我:那它在哪里呢?

来访者:(指着旁边的椅子说)它就在那里坐着。

我:(慌乱地凝固了几秒钟,发现来访者眼睛里没有一丝害怕,定了定说)你仔细看看它,可以描述一下它长什么样子吗?

来访者:它没有脸,头发披下来。

我:嗯,你似乎不怎么害怕它(我把我的疑虑说了出来)。

来访者:它不是要伤害我的鬼,只是跟着我。

我:只是跟着你?出于什么原因呢?

来访者:嗯,它就跟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来访者:小时候看《排球女将》,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那些招数,而是其中一个队员最后经常会把别人的脸看成像鬼一样恐怖,她就会被吓到不敢看,但当再次去瞄一眼的时候又是一张正常的微笑着跟她打招呼的脸。


将两个故事连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来访者更像是重度抑郁后的幻觉而非精神病性。我建议并协助他接受了精神医生的诊断,结果佐证了我的猜测并继续咨询。


L投射出来没脸的鬼,像极了孪生自体,好比是影子,走哪跟哪,负责监视他。


我继续询问,L说这个鬼可能是为了曝光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让身边的人知道,而这正是她害怕的,她害怕别人知道了她真实的想法,就会讨厌自己、离开自己、伤害自己,因为这些想法很阴暗、会伤人。


在后来的访谈中,我们集中讨论了那些他内心真实的、会伤人的、很阴暗的想法从哪里来、会怎么发展,L明白了那些她自认为可能会伤人的想法说出来不见得会伤人,但不说出来真的会伤自己,而那个没脸的鬼似乎在替自己表达。


我提议L尝试与这个鬼对话,并建议以后可以尝试着由自己来对外表达自己,而不是由鬼来替代。再后来,L告诉我那不是鬼,也不见了。


3.


在古堡见鬼的荣格


分享一个荣格“见鬼”的故事。


1920年的夏天,荣格在伦敦讲学期间,住在一个乡村的别墅里。第一晚由于过于疲惫荣格很快就入睡了。第二晚睡在床上感觉身体麻木动弹不得,然后闻到一股难受的气味,他勉强起身后点了根蜡烛,发现怪味消失了。


第三晚上,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荣格想起来奇怪的气味与当年进入到一位罹患癌症老妇人病房的味道一样。荣格认为这是嗅幻觉,但想不通与当年的老妇人有什么关系。


后来的几天,除了古怪的气味,荣格还听到了滴水的声音、墙壁上有唰唰声,角落里有沙沙声,但点起蜡烛后就都消失了。情况愈演愈烈,到了晚上荣格感觉到在黑暗中,有一只像狗一般大的动物在房内慌张地跑来跑去。


荣格非常懊恼,并认为别墅里闹鬼,直到最后一晚他感觉到某种东西在向他靠近,张开眼睛后发现在他的枕头边,有一个老妇人的头睁大眼睛在凝视着他,荣格吓得从床上跳了下来,连忙点上一根蜡烛,老妇人的头也消失了,荣格再也不敢在这栋别墅睡觉了。


荣格认为对灵异现象的解释需要研究潜意识心灵。


他说人类的潜意识心灵,具有比意识心灵更敏锐的知觉与联想能力,对刺激它的微弱线索产生种种联想,以类似幻觉的景象为意识所捕捉。


荣格认为他的“见鬼”经历是一种半睡半醒间的幻觉,人类的嗅觉退化,闻到了却进入不到意识层面,而在潜意识里发酵联想。所以,人在久无人住的房间里走动,某些气味被激活,微弱的刺激在潜意识中联想。


尽管“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在中国文化中“鬼”是很重要的一个“存在”,是人死之后留下的灵魂。


一般人死之后的灵魂,要么进阴曹地府,要么上天做神仙,但还有一些得不到超度哀怨很重的孤魂野鬼,只能到处飘荡或者盘踞在某些阴暗恐怖的地方。


当然,如同神一样,鬼也是人封的,是力比多的投注。


我作为咨询师,就算是明白了这一点,在面对来访者讲述的栩栩如生的遇鬼经历,也会心生恐惧。我的潜意识中也会勾起许多恐惧的联想,但正是被“见鬼”激起的反移情,才使得我找到了通往来访者潜意识的钥匙。


而如果我不是被吓坏、被控制,而是与之对话、沟通、协商,将其消化,那么,来访者也就会得到成长。


后来,来访者告诉我,他梦到我杀了对他诡异一笑的服务生,我说这是我的荣幸,就算是杀鬼我也很乐意。


原创:吴辉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那个没脸的鬼在监视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吴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那个没脸的鬼在监视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吴辉

● 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 湖北商贸学院心理学讲师 ●个案咨询时长约3000小时; ●注册系统团体督导时长92小时,个人督导16小时; ●个人体验时长约50小时。 学习培训项目: ● 接受注册心理督导师长程个人督导 ●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 第四期“以人为中心疗法”心理治疗师连续培训班——湖北东方明见 ● 中美精神分析高级治疗师连续培训班——武汉市心理医院 ● 曾奇峰精神分析培训(初级班、中级班)——中德心理医院 ● 绘画、沙盘心理治疗——中德心理医院 ● 接纳承诺疗法——华中师范大学 ● 第七期心理咨询团体督导班——华中科技大学(施琪嘉、李小龙、方新三位注册督导师的团体督导) 科学研究项目: ● 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现状与对策分析 ● 不同冲突类型情境下的图形框架效应 ● 留守经历高职生成人依恋对主管幸福感的影响:社交焦虑的中介作用 工作实践项目: ● 儿童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时间管理与生命教育讲师,湖北商贸学院 ● 青少年危险行为二级、三级心理干预,华中师范大学 ● 某知名家庭教育机构的主任心理咨询师

吴辉·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预约
11年

从业

422人

服务过

1.3k天

入驻时间

私信

吴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