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也是一种病毒,但“隔离”却是个坏方法

发布时间:2020-02-07 17评论 4974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人神共奋
来源: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真相永远不会是谣言的对手


1/5

每一个人都是谣言的一个环节


之前有一个Copy不走样的综艺节目,很好地解释了谣言的生成与传播。


比如,第一个人说:“刚才经过市中心广场,看到一群人,还有爆炸声,好像是汽车爆胎了,好多人在跑。”


第二个人对第三个人说:“我有个朋友在市中心广场,听到爆炸声,不知道是不是汽车爆胎,好多人在跑。”


第三个人对第四个人说:“我朋友的朋友说市中心广场发生爆炸,还有人倒下,好多人在跑。”


第四个人对第五个人说:“听说市中心广场发生爆炸案,死伤很多人……”


每一个都在传播的过程中对信息进行加工,提取自己觉得有用的、并且能理解的信息,而忽略那些没有用的信息。


社会学家对于谣言有一个很到位的定义:“一个与当前时事相关联的命题,意在使人相信,一般以口传的方式在人与人之间流传,但却缺乏可靠的证据标准”(Allport & Postman,1947)。


通常大家更在意“人与人之间流传”“缺乏可靠的证据”这两点,但我觉得“与当前时事相关”“意在使人相信”才是谣言最重要的特点。


相信阴谋论的人总是认为谣言是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制造出来的,但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谣言的制造和传播链上的一个环节。


这个过程,和病毒传播是一样的。


2/5

真相永远不会是谣言的对手


病毒的传染性与致死率是一对矛盾,致死率高的病毒,因为杀死了宿主,自己也活不了,自然传播力不强。


最厉害的病毒还是那些传播力强的,为了抵抗人的免疫力,病毒必须不停的变异,让变异的速度超过人的免疫力,就能得到最快的传播。


病毒只有在变异中,才能获得越来越强的传播力,同样,真相只有“变更信息”变成谣言,才能获得更强的传播力。


所以,谣言本质上是一种病毒,信息在传播中不断加工,就相当于病毒的变异,只有“更让他人相信”的变异,才有利于“真相——谣言”的传播。


信息是无限的,而人注意力是有限的,所有的信息都在竞争人的有限的注意力。


谣言天生是为了让别人相信而产生的,而真相就是真相,它根本不在乎你相信不相信。


谣言永远是“刚刚发生”“”“绝密内幕”“女泪男默”,而真相却是“一堆无法理解的数字”“有前提条件的”“模棱两可的”“有一定概率的”,凭什么跟谣言竞争?所以,我们的朋友圈、微信群里,谣言占比永远超过真相。


谣言的这种“变异”特征,让真相永远不会是谣言的对手。所以很多人认为,解决不了谣言,那就解决造谣的人,不就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了吗?


没错,阻止病毒传播的核心是找到并隔离携带病毒的人,自然大多数民众都支持这个观点:把传播谣言的人关起来,就能阻止谣言的传播。


遗憾的是,并不能。

 

3/5

谣言的“超级传播者”


谣言的定义告诉我们,谣言只是未经证实的传言,不一定就是假的。


由于事物本身在变化,人的认知也有一个过程,一个传言到底是真相还是谣言,往往要过很久才能知道。就像开头的那个例子,大部分“谣言”是真相“变异”而来的,而且这个真相还是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所以很多谣言的核心信息都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更值得思考的是,既然谣言是大家更愿意相信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大家愿意相信呢?因为失望,谣言是民意“失望中的抗议”。


在病毒的变异(传播)过程中,通常有一个“超级传播者”的角色,因为这个人的身体内病毒发生了“传播力陡增”的变异。


“真相——谣言”的变异过程中,也有一个“超级传播者”,就是把造谣者关起来的人。


最具传播力的谣言是“阴谋论”,而“把人关起来”是最常见的阴谋力,因而这个举动就像一个“变异”,要么真的让传言“熄火”,也可能催生出有超级传播力的谣言。


这就好像,在抗击病毒的战役中,把带病毒的人隔离起来是对的,但对周围的人说“没事没事”,并自以为“内紧外松”,就是愚蠢了。


在我看来,对抗谣言唯一的胜算只有一样东西:提高民众的免疫力。


4/5

充分暴露在各种谣言中


在对抗病毒的战争中,人类真正可以依靠的,还是自己的免疫力,免疫是怎么来的,是之前不断暴露在谣言……,不,是小范围的病毒中,锻炼而成的。


本质上,这是一场病毒的变异与免疫力的升级之间的战争。


虽然我们很难让真相比谣言“更令人相信”,但我们可以提高民众“相信一件事的门槛”。


很多关于谣言的研究都证明了一点:“一个人获得的信息愈多,他的思考就会愈缜密,他也就更不可能被引导着去相信自己内心常常不为人知的冲动。”(Allport & Lepkin,1945)


比量更重要的是代表不同立场的传言,否则再多的信息也只会造成“信息茧房”。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民众拥有知情权,充分暴露在各种不同立场信息的竞争中,因为谣言有各种“的变异体”,当一个人发现周围全是自相矛盾的信息时,他自然对所有的信息都不置可否。


而且,真相在传播中也会产生“超级传播者”——能够用最通俗直接的形式解释真相者。


制止谣言传播,最好的办法不是“解决”传播谣言的人,而是让各种级别的“谣言”充分传播和比较——除了那些立刻引起危机的最高级别的谣言。


5/5

法律声明


最后必须提醒大家,上面只是我的观点,而且这个观点并不符合现行法律。


虽然我认为让所有的传言一起传播才是解决谣言的根本方法,但从中国的法律上讲,转发自己不能确认的传言,仍然是一种违法行为。比如这篇文章我写了4000字,后来把例子全部删了,剩下了2000字纯道理,虽然变得干巴巴的,但毕竟安全了很多。


所以你看,提高对谣言的辨识力,政府帮不了你,媒体自身难保,我也只能点到为止,你只能指望自己,让自己充分暴露在谣言中,提高自己的谣言免疫力,别动不动就呼吁“政府该管一管了”。


向谣言说不的结果,就是与真相擦身而过。


最后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别辜负了这个漫长又无聊的假期。


作者简介:虎嗅2019年度十大作者,36氪2019最受欢迎的专栏作者。本文已获得公众号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授权转载,每周二原创:职场学习类干货。


排版:小鲸鱼 小明

原作者名: 人神共奋

转载来源: 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转载原标题: 谣言也是一种病毒,但“隔离”却是个坏方法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思维升级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思维升级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