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这届家长怎么那么难带?| 懂人心

发布时间:2020-02-06 16评论 2640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胡悠悠 袁均益
指导老师:朱旭,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年轻人和长辈们,人设互换了。 平时看似啥都不在乎的佛系年轻人,现在也不泡吧不蹦迪,乖乖戴起口罩,勤洗手,讲卫生,别提多惜命了。 之前一天发现一种致癌物质的长辈们,现在非常淡定,逛活禽菜场不戴口罩、回家不洗手、哪里人多去哪里。 


当假期被延长,活动范围被限制,我们不禁感慨:“都蹲在屋里时,家庭问题终究无处可藏!” 为什么长辈们这么难搞了?我们从心理学角度,看看他们是怎么了。




这届家长说啥啥不听,传播谣言第一名。


这或许和我们的和父母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有关系。 在心理学中,信息不对称指的是不同个体所掌握的信息的多少不同,信息在不同个体之间分布的不对称的状态。当信息稀缺或过剩都会造成信息的不对称。 简单来说,信息不对称就是指你掌握的信息量,和爸妈掌握的信息量不一样。 年轻人和父母的信息不对称主要来自以下几个原因: 


科学知识储备不同


我们的父母们有些并没有读过本科,而爷爷奶奶则更可能只有小学和初中的文化水平。因此,当年轻一代知道面对传染病应该戴口罩时,年长一代则开始搜集偏方,甚至吃大蒜喝白酒。 


信息获取能力不同


有人会问,年轻人也是最近才开始了解疫情,不是储备知识,可为啥爸妈还不行呢? 


首先,这是因为年轻人和父母一辈儿的圈子不同。威斯康星-密尔沃基大学教授 Johnson 的研究发现,人们主要通过生活圈子里的强链接,也就是联系更紧密的人来获取信息。想想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关注啥,就不难理解老妈为啥什么都不懂了。 


研究还指出,更高学历的人因拥有更多的信息渠道而占有更多的信息资源。所以,多读了几年书的年轻人,更容易掌握疫情的真相。     


信息鉴别能力不同


还有人问,现在到处都是疫情的相关信息了,我爸妈咋还是啥也不懂?——这是因为,面对海量的信息,我们还有鉴别信息能力的差别,父母们在这点上也和我们有差距。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获取信息的渠道,会塑造我们的认知偏好、信息处理方式和思考方式。


研究表明,不同媒介的特性对个人认知的影响甚至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 年轻人上网的时候还小,早就习惯了互联网的那一套,更懂得如何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父母一辈上网的时候年纪大了,奶奶爷爷则主要依靠电视来了解世界,互联网对他们来说,还是挺陌生的。 


这么说,是不是教会爷爷奶奶刷微信就好了? 遗憾的是,就算是使用新媒体,老年人的使用习惯也和我们很不一样。


研究发现,老年群体的新媒体应用聚焦于熟人社交,其网络信息的接触与鉴别对社交网络依赖程度较高。所以,他们会相信什么,不仅仅取决于权威媒体说了什么,更取决于单位的同事,一起跳广场舞的老伙伴们在转发什么。 


总的来说,疫情面前,父母的知识储备少,新信息也不会获取,获取了不懂鉴别,还很容易被周围人带歪……


这造成了两代之间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在疫情的面前,家庭关系更棘手了。 




聊到家庭矛盾,有年轻人表示:“有时候,是他们的满不在乎,让人心寒”。 为什么和其它人相比,父母的态度会让我们如此难过?一方面,亲人之间的交往频率更高(尤其是现在大家都一块儿蹲家里),增加了发生摩擦与分歧的概率。 更重要的是,亲近的人之间缺乏陌生人之间的神秘感与权威性,熟悉使我们不担心后果,更多的依据主观而非理性分析来做决定。大家有没有感觉跟爸妈讲道理脑子容易短路,一吵架还贼上头? 


所以啊,正是因为亲近,才会产生这么多矛盾。也正是因为亲近,我们才需要更认真地解决矛盾。下面我们就给各位支支招。 


1、用父母能接受的方法传递信息 


在疫情面前,最大的孝顺是用父母能接受的方式,传达好准确且重要的信息。 


尊重父母的自尊心


“小孩子们能懂啥?”是很多年轻人科普的时收到的反馈。父母反对的并不是知识本身,而是自己不再是家里的主心骨,不再是家里的权威的感受。 所以,我们可以问问父母:“非典的时候我还小,你还记得那个时候的经验吗?”让他们通过回忆,找回自己还是家里的顶梁柱的感觉,这会帮助他们做出更负责任的决策。 


采用非暴力的沟通方式


有时候沟通的不顺畅也许是因为我们的言语让人不舒服,激起了反抗之心,此时,用马歇尔·卢森堡博士提出的非暴力沟通会对大家更有帮助。 非暴力沟通包括四个核心要素:观察、感受、需要、请求。就拿口罩的事情举个例子吧。 “妈,我看到你今天出门没带口罩(观察);我很担心你,也感到焦虑(感受);咱们家人都做好防护,我会感到更安心一点(需要);所以,能不能请你尽量少出门,实在要出门也千万把口罩带好啊?(请求)”

 


2、和父母一起,借助疫情了解家庭 


这次疫情使很多人拥有了长且悠闲的假期,而这正是我们一起去了解家庭,探索家庭对我们的意义的好时机,不如多和父母聊一聊。 之前和爸妈可能没话说,现在疫情就是难得的共同话题。可以和爸妈一起聊聊对疫情的看法和感受,打开话题。 接着,大家可以聊一些深入的话题,比如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在学校、在工作上的事,等等。 


最后,如果你想要趁这个机会,和父母一起深入了解自己的家族,大家可以和父母一起画一画家谱图,一起深入地探索自己的家庭。 高亚麒老师在采访中曾说:“小时候是父母牵着你认识世界,现在轮到你带着父母追赶时代。 疫情教会我们守护爸妈的信息源,给我们时间和家人共处。


让我们学会彼此守护,找到自己的根和力量。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文献:
陈然(2015).媒介技术改变和未改变的人类生活--麦克卢汉媒介理论再解读. 今传媒(学术版), 000(012), 151-152.
甘宇, & 赵驹. (2016). 农民工信息获取及其制约因素的实证研究. 现代情报(36), 98.
马歇尔・卢森堡, 卢森堡, & 阮胤华. (2009). 非暴力沟通. 华夏出版社.
莫妮卡·麦戈徳里克,& 谢中垚.(2018).家谱图:评估与干预(第三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彭歆, 李文涛, & 孙俐. (2013). 城市社区居民灾难应对知识与技能的现状调查. 中国全科医学, 16(40), 4085-4088.
任瑞敏.(2019). 高中优秀毕业生的特点、成长环境及培养策略研究——以郑州市W高中为例 (Doctoral dissertation, 郑州大学).
严立新[1]. (2008). 危机主体在媒体公关中消解信息不对称的策略选择. 新闻大学(2), 113-117.
喻国明, & 路建楠. (2011). 中国健康传播的研究现状、问题及走向. 当代传播(1).
张红阳, & 孙伟红. (2015). 现代社会治理视角下的家庭矛盾治理--兼论家庭矛盾的原因与动力. 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4).
庄曦. (2019). 城市老年群体微信健康信息的接触与鉴别研究.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06), 112-122.
Thomas, T. N. , Leander-Griffith, M. , Harp, V. , Cioffi, J. P. , & 朱民. (2016). 知识和信念对家庭防灾准备的影响. 上海预防医学, 028(012), 913-917.Choosing people:the role of social capital in information seeking hehaviour. Johnson C A. 
http:∥informationr.net/ir/10-1/paper201.html . 2011


- The End -

作者简介:作者 | 胡悠悠 袁均益,指导老师 | 朱旭,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小鲸鱼 小明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