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把关系作死的?

发布时间:2020-02-04 4评论 2116阅读
文章封面

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总是在关系里浅尝辄止,只要关系好好的发展,他们就要弄出各种理由作死搞砸。


他们鼓吹喜欢关系的多元性。但他们惧怕深度的关系体验。


靠的太近要焦虑,离得太远又渴求。


其实远近都是恐惧。


并且这些作死之神都是高级阴谋玩家,挖坑技术一流。嫁祸隐藏玩防御,难免不中招。


撕撕这些损招,阴谋家们请对号入座。


陷阱一:自杀式焦虑


我害怕太近了,他会嫌弃我


招:


你是害怕被嫌弃?还是需要被嫌弃?


我在一个成长小组里,遇到一位60多岁的阿姨。说起她的妈妈,哭的像个小女孩。


她说,小时候我总是很乖很听话,长大后也很努力很勤奋。但无论我们怎么做,妈妈就是不满意,就是不喜欢我。


是啊,这是多么大的绝望感,无论我怎么做,我都无法在妈妈的眼睛里,找到美好的自己。


而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妈妈怎么能是一个坏妈妈呢?那么,我不被爱的理由就只有一个:我不是一个好的我。

 

“我好怕自己不够好啊,好怕他会嫌弃我。”


也许我们能轻易发现,过度自我攻击的人,很难承接住一份关系。但我们并不太容易识别出他们更深层的【阴谋】。


他们总是把自己放在一种诚惶诚恐的忧虑中,直到有天吵架,“你就是嫌我胖吧?!”


“我没有。”反驳是她意识层面需要听的。但潜意识可不喜欢这个答案。


于是她会继续逼迫你,“没有?别骗自己了!你就是嫌我胖!”


她无所不用其极的引诱对方认同自己。


“我很胖,我很胖,我很胖啊!”


直到对方绷不住了:“是的,你很胖。”

 

这个时候她潜意识的欲望就达到了。她要引诱对方说她胖。为什么呢?


因为在对方说出自己不好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被嫌弃。


而这种被嫌弃的伤害,是她所熟悉的。就是她很习惯被嫌弃。一个人早年的时候不被喜欢,就在后来勾引别人不喜欢自己。


“我不够好”就像一个捕鼠器,一个深坑,一个诱饵。对方上钩也是她的一种需要。


你上钩了,才能最终满足了她重复体验的需要。推开你,才是她最终的满足。


当这些恐惧没有被面对,我们会永不停息的追寻那个能使我们免于恐惧的人。


结果是,那个人将不断的迫使我们通过被剥夺或被拒绝的经验,来回头面对自己。


我们的忧虑,源自害怕有一个嫌弃自己的妈妈。


我们追求爱的努力常常是奋不顾身的,表面成为取悦者,顺从者和乞求者。


期待有个人能信守爱的承诺,能把亲密关系放在首要序位上。


但殊不知,摧毁者就是自己。


陷阱二:先下手为强


我害怕太近了,她会吞没我


拆招:


你不喜欢依赖者,是因为你本身也是一个依赖者

 

——我不能忍受你对我不理不睬,你花那么多时间做那些琐事,是你太害怕让别人靠近你了。


——如果你不那么需索无度,我就不会觉得亲近你有任何麻烦。我不能忍受你整天喊着要亲密要分享。快把我逼疯了。你能不要这么粘人么!


——你会被逼疯是因为你太害怕面对我这样的一面镜子,让你看见你自己的依赖本质。


——胡说八道!


他当然不能轻易承认。


他用“不喜欢你这么粘人”来推开你,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反依赖者。


而事实是,他也是一个粘人的依赖者,他也需要找一个可以让他依赖的强者。


一个没有好好当过孩子的人,一直期待有人能引领自己,比自己更稳定,更有力量。


而当出现你这样的一面镜子,让他看一次痛一次,他是多么讨厌看见那个弱小的,渴望被爱,渴求融合的自己。


那个一般不粘人,一旦黏上就肝脑涂地的自己。


这样的自己太可怕了。因为这样的自己是被妈妈厌恶的。被曾经的爱人厌恶的。


唯有推开关系,以避免真相的暴露。


他把对于成为依赖者后失控的恐惧隐藏了起来。


我们学会了很多防御机制来保护自己,但是也因此而让我们和自己失去了链接。


陷阱三:超理智隔离


我不屑,我不需要


拆招:


你是不需要,还是爱无能?


我特别独立,我一个人就够了,我连人际关系都不需要。


他们惧怕在爱里得到一切,即使是承诺。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你得到了承诺,你们就近了。然后斗争和冲突就会开始。对抗和战争就会开始。丑陋的事情就会一件一件的冒出来。


为了逃避面对关系理想的破灭,就要回避融合。


超理智的人逃避深度亲密关系,因为曾经感到被“爱”背叛。他们所经验到的爱常常是操纵,占有,吞没,过度保护或满足父母情感需索的必要。


他们总是不信任那些似乎是随着亲密关系而冒出来的情感“幻觉”,也痛恨想到要被一大堆爱情戏码压迫。


所以用高度理智来防御进入。越是虚弱的人,越要用强大来武装。我不需要有融合,我自己一个人很好。依赖情感的人弱爆了。我足够强大。我不需要。


没有被柔软对待过,就只能坚硬。没有被好好爱过,就只能爱无能。


一个很有才气的朋友,特别多迷妹。暖床的隔三差五一换。


作为朋友,我也很难感受到他才能以外的,纯粹的感受部分。并且感到他总是把女性排在较低的顺位。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能体验一下关系的深度呢?


他说,我不喜欢深度关系。


你怕什么?


我可不想阉割我的智商,深度关系占用太多的情感,情感都是非理性的。


他给了自己特别多合理化的解释。


合理化的防御就是为自己的错误找个理由。我知道他是不愿意面对曾经的伤害才进行情感的隔离。

 

他的心房关闭着,不知道该拿他内在对爱的饥渴与不信任如何是好,就像是为自己打造了一间没有门的牢房。


他进入关系会带出他害怕被控制,被支配的昔日恐惧。


而最深的恐惧,是来自害怕得承担对方的恐惧,害怕去融入对方的恐惧。


缺乏觉知去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恐惧与脆弱,因此学会了孤立并隐藏感觉。


但是,你所抗拒的事,会持续存在,你没有解决的问题,明天还会回来。


你看不到这其实只是他和自己玩的一场权利游戏。因为知识,逻辑,观点。遮蔽了你渴望温暖与柔情的深切需要。


我们可以超理智,但理智通常是对埋藏于底层之深沉空虚以及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补偿行为。


浅析了毁掉关系的阴谋家们的一部分损招,目的是让我们在关系里有更多的觉察。


巴菲特说,风险不可怕,最大的风险是不知道风险在哪里。


分析让我们看见早年关系,我们固着的模式。但这并不是终点。不要忽略了我们还有改变现状的雄心壮志。


世人只有两种。


想活的舒服的人——他们在寻求死亡。他们想要一个舒服的坟墓。


想真正在活的人——他们选择危险的活着,因为只有在危险中生命才会茁壮成长。


所以,大胆的去体验那份也许对你来说有危险的未知感受吧。



文:苏金刚-nono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苏金刚-nono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苏金刚-nono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