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将近"|心理治疗只能在医疗机构内进行?

发布时间:2020-01-18 3评论 2829阅读
文章封面
文:修罗君Psychology
来源:修罗君Psychology(ID:gh_48319c4a9702)


中国近14亿公民对心理治疗的需求日益旺盛。但心理学家基本上无法满足这种需求。


原因很简单:2013年,一部新法律生效(译者注:《精神卫生法》),除了许多其它规定之外,该法限制了中国大陆心理学家提供心理治疗的能力,该法规定,除非他们在医院里与已经被精神病医生诊断的病人一起工作,否则心理学家必须称自己为咨询师,并只能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和心理社会支持。


中国心理学会(CPS)候任会长韩布心博士说:“心理治疗不能在医院以外的地方进行。


中国的《精神卫生法》(有英文版的注释,陈,《上海精神病学档案》,第24卷,第6期,2012年),并没有定义什么服务被视为心理治疗,也没有定义提供心理治疗的人需要通过什么样的培训。但法律确实规定了对“心理咨询师”提供心理治疗、诊断或治疗患有精神障碍的个人的惩罚,但该法对于“心理咨询师”也没有定义。


据韩和中国临床心理学的其他领军人物说,该法律根植于满足日益增长的心理需求的早期努力。


01

一个复杂的历史


西式心理学在20世纪初传入中国。随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这个领域的重点转移到了行业、教育和发展心理学上,心理学家们努力寻找防止工人倦怠的方法,以及其他优先事项。1966年,当文化大革命宣布心理学为伪科学,并宣布其为非法时,心理学的研究戛然而止。


十年后文革结束,心理学研究和教育开始迅速发展。北京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韩说,随着对心理帮助需求的增长,临床和咨询心理学变得越来越重要。


“全球化、城市化和经济发展都增加了生活或工作中的压力,”他说。2008年汶川大地震造成超过87000人死亡或失踪,心理学家在当时给受难者提供了大量帮助,这引起了公众和中国政府对这一领域的更多关注。心理学家们自己也意识到他们可以帮助个人和社会的发展,韩说。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2002年,中国劳动部开始对心理咨询师进行认证,这些心理咨询师通常在商业机构接受了几个月的培训,然后通过了认证考试,但都没有任何临床经验。虽然认证项目有助于向更广泛的社会推广心理学,但它也意味着不合格的专业做法在增多,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临床心理学副教授黄志荣(Chee-wing Wong,音)说,“往往是彻头彻尾的江湖骗子,对心理脆弱的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黄说,大约在同一时间,中国卫生部推出了一项针对“心理治疗师”的认证项目——分为基础和高级两个级别——作为提供心理治疗的更严格的、全国公认的资格认证。


除了旨在改善人们获得心理健康保健的途径以及维护精神障碍患者的合法权益外,2013年所生效《精神卫生法》还意图将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诊断权限定在精神科大夫或者在医疗工作的临床医生外,这样可以确保人们免受不合格心理咨询的伤害。


在2018年,政府停止发放心理咨询证书--尽管有120万获得从业资格证书的咨询师是可以提供心理咨询服务,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没做临床。目前卫生部的资格认证仍在进行,但是这些从业者也仅限于在医疗中心提供心理治疗服务。


Han说,将心理治疗限制在医疗机构里,这使得人们获得心理治疗的途径主要通过精神科医生,精神卫生法的颁布不利于解决中国人的心理咨询的需求。他说:“精神科医生比临床心理学家要少得多,但与此同时,心理健康的需求在不断增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的报告显示出,在中国只有2.3万名的精神科医生,即每10万人里才有1.7名精神科大夫,而美国每10万人里有12名精神科医生。


为了遵守精神卫生法,即便是大学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学家们也不得不将他们所做的“心理治疗”改名为“心理咨询”或别的形式。在这样的情况底下,他们就不得不改变他们可以提供的服务。例如,上海交通大学心理健康中心的主任杨文生博士表示:从他们提供心理治疗服务到支持性的咨询,这里就发生了转变。在中心他们无法给那些患有精神疾病诊断的人提供帮助,例如抑郁和焦虑,他们帮助的重点在于那些有人际关系冲突或者考试焦虑的学生。


如果杨主任和他的团队遇到了那些患有抑郁症或者其他严重问题的学生,他们不能提供心理治疗,而必须把他们送去医院--哪怕学生们并不喜欢。杨主任说:“许多中国人害怕服用精神科药物,有些学生只是想来谈谈,因此这部分工作相当难开展。



02

专业领域


Han说,现在CPS要求制定一项新法律,这将使心理学家有可能在医院外提供心理治疗,而不受精神科医生的监督。确保临床和咨询心理学在中国大陆拥有美好未来的第一步是将训练有素的从业者与准备不足的人区分开。


Han说:“我们将从这100万人中招聘专业候选人。他指出CPS提供了许多培训计划。“当然,我们会有更高的标准。”


其中的一个计划是与一家名为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的非营利研究、培训和社会服务的组织合作,该组织通过提供更严格的培训来帮助建立学术渠道,包括对持有旧的心理咨询师证书的人员进行培训。


“即使他们不在大学,也要按照学术标准进行培训,”东方明见的创始人、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江光荣博士说。该研究所还提供了由APA的29分会(心理治疗促进协会)联合组织的导师培训。



03

描述


大学也在建立他们的临床和咨询项目。2016年,在中国国家应用心理学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举办的一次会议上,针对缺乏提供临床培训的研究生项目(因为大多数项目主要侧重于研究)的担忧,来自中国各大学心理学系的教师们齐聚一堂。最终形成的共识文件《武汉声明》,呼吁加强临床和心理咨询方面的研究生教育,包括实习和实习经验。它建议将临床和咨询心理学作为一个有别于应用心理学的专业领域。其他建议包括确定培训目标和加强师资培训(《心理治疗通报》,2016年第51卷第4期)。


参加会议的姜说,重点是硕士水平的培训。他说会议的结果是与会者创建了一个由60多所学院和大学组成的培训联盟,帮助学校开展培训项目。


CPS还创建了一个系统来帮助确保临床和咨询心理学家达到与他们的教育准备相关的质量标准。这一正式的注册制度成立于2007年,规定了三个级别的从业人员的标准:助理心理学家、心理学家和督导。会员必须每三年重新注册一次。该登记册还包括培训机构的标准。


CPS临床与咨询心理学部门副主席,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钱铭怡补充说,伦理培训尤为重要。钱说避免多种关系对中国心理学家来说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他们对文化的集体主义性质和对人际关系的重视。


CPS正在帮助确保伦理实践成为规范。在2007年,协会引入了第一个临床和咨询实践的伦理章程,借鉴了APA和其他国家心理协会的伦理章程。该协会在2018年修订了该准则,现在要求将持续的伦理培训作为其注册系统的一部分,助理心理学家需要16小时,专业人士需要16小时,督导需要24小时,并提供重新认证所需的持续培训证明。


对于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钟杰博士而言,这些专业化尝试是可喜的消息。“中国人希望获得更多的精神卫生服务和更专业的精神卫生服务。他说:“我们必须发展一种新的职业。”


——The End——


作者简介:修罗君Psychology,微信公众号:修罗君Psychology(ID:gh_48319c4a9702)作者原创文章,心理学科普以及转载文章。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原作者名: 修罗君Psychology

转载来源: 修罗君Psychology(ID:gh_48319c4a9702)

转载原标题: "曙光将近"|心理治疗只能在医疗机构内进行?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