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医生去世后,我在医院看到了人性最大的恶

发布时间:2020-01-07 4评论 2470阅读
文章封面
文:芒来小姐
来源: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01 

医闹者被严惩  但医闹隐患还在 


12月27日下午,医闹孙文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捕。


同一天,在民航总医院体检中心二楼礼堂,400人沉浸在悲痛里,他们追思着杨文医生,时不时有人掩面哭泣着中途离席。



在这些手捧鲜花的悼念者中,不少是医学院的学生,他们不认识杨文医生,却对她的遇害感同身受。


“此生不负所学,来生不入杏林。”这是很多年轻的医生和学生们,看到杨文医生遭遇之后的悲鸣。



最令人心寒的是,社交媒体上依然有人觉得,医生的死和她的医德有关系。




医闹者可恶,这些给受害者泼凉水的冷漠的人同样可恶。


现实中,人们多多少少会对医生产生情绪,厌恶就医的繁琐流程,担心医生治的不对,怀疑医院乱做检查乱开药,这不仅是医院的问题,也有自己的原因。


出于某种发泄,我们在网上吐槽医院有多糟糕,可面对杨文医生遇害,即使我们曾对医生有很大的不满,也无法说出冷酷无情的话语来。


医生的一条命里背负着无数条未来即将被拯救的生命,他的生命太厚重,又太脆弱。




杀害杨文医生的恶人被捕了,但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个“杨文医生”。


他们站在救人的前线,一边从死神手里抢人,一边担负着救不回来被辱骂、被殴打、甚至被杀害的风险。


可悲的是,9012年了依然有人把医疗当成服务行业,花钱了就要包满意包开心;事实上,医患之间更像是一种委托关系,因为信任,所以托付。


只要对医生和医院的恶意还在,医闹的隐患就永远不会消失。


02 对医生的恶意从何而起?


我有个心理咨询师朋友,本职是医院里的护士。


她告诉我,医院里环境非常极端,病人分成两派,要么配合治疗,要么无法沟通。


后者经常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不信医生的话,也不配合做检查,我自己知道我是什么病,给我开点药,我马上就好了。但如果我没好,就是你们护士偷偷换了药。



这种人都比较难缠,自己不配合,还要怪别人,甚至跑来闹。


要么堵大门,不让正常工作;要么各种找领导写举报信,到处去投诉。


挺好的一个小姑娘,每天都挣扎在焦虑和崩溃的边缘。


为了理解病人的想法,她学了心理咨询,在来访者的身上,她也时常看到医院里病人的影子。


非理性的冲动、原始化的攻击欲、无逻辑的观念、缺乏自知力的幻想、不分青红皂白的敌意……统统化为9个字:病态的自我保护机制


相比咨询中心,医院接触的负面情绪更加强烈,因为来访者顶多对着咨询师吐槽发脾气,病人却会把情绪全都丢给医院。



在他们眼里,医生是专业的服务人员,不仅要能把人救活,同时还得安抚病人的情绪,照顾病人的感受,不给病人留下心理创伤……


可医生不是神,治病救人也不是市场上的服务买卖,很多人搞不清楚。


再好的医生,也没有办法根治这些人的心病。



人的心理会随着环境氛围产生变化,医院的环境非常特殊,仿佛生与死之间的异次元,游离于日常生活之外。


于是有的人,把命交给医生,却厌恶自己无法掌控自己健康甚至生死的事实,不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出了事就是医生不好。


这就是病态的自我保护机制的表现,它把人们对死亡的恐惧扭曲成灾害,妄想通过攻击别人的方式保护自己,实际上是害了自己。


03

 病态的自我保护机制如何形成 


在《我不是药神》中,徐峥扮演的程勇,原型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


他顶着极大的风险,用低于市场价许多倍的价格,把抗癌药卖给有需要的病人。


可依然有人说他“挣黑心钱”,质疑他趁人之危以此牟利。


就连受他帮助过的病人都瞧不起他:不就是个假药贩子吗?真想救人,为什么不把药免费给我?


背后的潜台词是:“我要活下去,不择手段也要活下去。”

 

生病的人原本情绪就很糟糕,再加上“没钱治病”,求生欲受到现实条件阻碍,心理承受能力达到阈值,脑子发热一时冲动,就容易责怪医生,甚至在医院里直接撕起逼来。

 

这不能怪病人心理承受力不够,要怪,只能怪“医生”这个符号背后,背负了太多和死有关的内容,却又没有足够强大的盾牌,来抵抗人性被刺激后喷涌而出的恶意。


但凡跟“死”有关的事情,都容易引发人性骨子里的恶意。


精神分析认为,死亡驱力是一种趋向毁灭和侵略的冲动,我们潜意识里有着各种“自毁自灭”的倾向,驱使我们伤害自己、伤害他人。


死亡面前,人人都会感到恐惧,这种恐惧感原本是为了保护我们远离死亡、想方设法活下去。


病态者实际上是在用各种极端的方式,来表达生存愿望:


我虽然得了癌症,但我能活下去;


我虽然没钱治病,但我要最好的医疗条件,这样我就能活下去。


医生的本职是救死扶伤,病人的本职是求活,这两者原本不冲突。可面对某些患者,无论医生怎么做,他们都不会满意。


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他们随时随地都能失去理智脑子发热。


民俗著作《金枝》中,原始部落的人类一旦出现衰老征兆,年轻人就会把他活埋。这些人深信人类可以战胜死亡,衰老是一种“诅咒”,只要埋了他,自己就能永生。


除了“掩耳盗铃”逃避死亡,还有人用“死”来对抗死亡。


某个小国家的国王每过十二年,就会在所有臣民面前,把自己的肉一块块割下来,最后一刀割喉,用这种方式来展现“永生”。他死后,下一个当选的国王也会在十二年后用同样的方式赴死。





医闹杀医、杀人防老、杀自己永生,这三种愚昧的行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没有。


“我怕死,只要埋了他我就不会死了”;

“我怕死,只要杀了自己就能永生了”;

“我怕死,只要杀了医生我就不会死了”。


自己走投无路,也要拖着别人一起下地狱。


愚昧而狭隘的病态自我保护机制,就是一把伤人害己的利刃。


有的人活着,是为了每分每秒都体会幸福;

有的人活着,是为了把自己的不幸丢给别人;

还有人活着,是为了把自己内心的冲突一代代延续下去。


活着的方式有无数种,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按自己所愿过完一生,是每个人都应有的权利。


可在内心冲突的煎熬下,很多人连这点前提都无法做到。


04 

建立健康的自我保护机制 


《人间世2》中有一位年轻的癌症女病人,当她得知自己只有有限的生命长度时,幽默自嘲“不愧是我的癌细胞,怎么啥都杀不死”。


这是一种合理健康的自我保护机制:我们体内的生存驱力,会产生出“乐观”等正面情感,帮助我们远离痛苦和煎熬。


它和死亡驱力相对抗,使人的理想和现实达成一致。


而病态的自我保护机制,只会让人把理想当成现实。


活着有意义,死亡同样也有意义。以理性作为桥梁,横跨生死两端,是全人类共有的意义。


我们心知肚明,生病时每个人都会感到害怕、恐惧、焦虑、紧张,医生也很清楚这点,所以在医院里,好好说话、好好做人是很难得的能力。


无论面对着怎样的医生,我们都要知道:


他穷尽所有,也只能治好你身体上的病,至于你内心对死亡的恐惧,必须由你自己去调整。


但好在病态者到底只是少数人,更多的人还是希望能够健康幸福的活下去。


毕竟无论活着的方式是什么,我们每个人究其一生,都不过在生死之间的夹缝里,寻找幸福而已。


尊重医生,相信医生,让杏林芬芳长存。


医患不是彼此的敌人,真正的敌人,叫死神。


作者简介: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得大气才够精彩》全网火热销售中,51个活得大气的故事和心得,告诉你长得漂亮不如心态漂亮。文章首发于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转载请注明出处。


排版:小鲸鱼79a700


0

回复

作者头像

芒来小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芒来小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