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新年好》何必等到面临终结,才开始想自己是谁

发布时间:2020-01-07 10评论 2949阅读
文章封面
| 木棉959
来源 | 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如果2019年是这样的一年:工作上的客户被讨厌的同事抢走,房租一下子暴涨两千每月,男朋友从来不跟自己约会、说自己是不婚主义但分手后转头就跟别人订婚,母亲病情加重走路说话都很艰难每天要吃好多药……


这样的一年,也值得总结和展望吗?



剧情转折让人唏嘘,也引人思考:我们一定要在想到死亡后,才开始想自己是谁吗?


在想到死亡后,我们开始想自己是谁


小白回老家的契机是妈妈自杀未遂,她在回家的车上担心、流泪;而又“杀回”北京的契机是好友胃癌离世,她坐在老家的海边,哭着给自己灌酒。



死亡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亲朋好友的。恐惧管理理论(terror management theory)认为,人们在想起死亡时免不了会恐惧,而这种恐惧会驱使人产生两种防御机制[1]:人们会对支持自己文化世界观的人有更多的积极评价,对不支持自己的人有更多的消极评价,以维持与强化自己的信念;人们会认为“自己是这个充满意义的世界的一部分”,体会到对自己生命意义的价值感,保护自己免受死亡恐惧带来的焦虑。


小白的观念表现得比较拧巴,本来,她看不起热情到“不要脸”的同事,但在母亲生病后,她也许意识到了死亡,为了生活,她搪塞昔日的好友,拒绝追求的少年,疏远合租的小女孩,声称自己没有梦想;在好友离世后,她也许对死亡的体会更深了一点,最终认为应该坚持自己,并给了一直支持她文化世界观的好友很高的评价,认为她是自己的偶像。在影片最后,小白在天台跨年,满天烟花作为背景,她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虽然经历了很多困难,但她不会放弃


——她相信自己能创造意义。



另外,亲密关系也是面临死亡恐惧时的重要防御机制[2]。亲密关系中的依恋对象作为安全的避风港,使我们能够在一个有社会性支持的环境中探索世界和发展自我。影片最后,小白与仲要相视而笑,也许仲要就是能给她安全感、对抗死亡恐惧的那个人。


练习“想到死亡”,更早认识到自己想做什么


日常生活中,很少会有人主动想到死亡。小白爱面子,考虑社会关系,惦记着生活支出,偶尔思考理想……她想的事情这么多,事业、社会关系、娱乐,但其中并没有“死亡”。如果不是母亲和好友,她可能并不会想到这件事。



死亡凸显(mortality salience)正是恐惧管理理论中的重要一环,意为让人们想起死亡。研究者为了让人们想到死亡,想出了许多方法,比如填写死亡恐惧量表,看致命事件的视频,走近殡仪馆,躺进模拟棺材等,这样可以唤起人们对死亡及与死亡相关事物的思考[1]。


而唤起死亡相关的想法后,人们意识到死亡的必然性和不可预测性,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增强自我价值感、减少不确定感。在这样的时刻,也许我们更能拨开世俗影响因素的迷雾,探索自己内心到底想要什么、想成为怎样的人、想与哪些人为伍。


每跨过一个新年,旧的我就“死去”了


《亲爱的新年好》的英文名为Begin, Again,比中文名更直白地写出了“开始”的意味。



我们似乎对“终结”和“开始”有执念,无论我们在2019年经历过多少得偿所愿和功亏一篑,体验过多少快乐与丧气,当时间迈入零点的时候,我们总会说,2020年,我想重整旗鼓,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但是,在2020年的第五天也即将过完的时候,你也许也发现了,除了跨年那一分钟时暴涨的朋友圈动态数量,你的生活并没有多少重大改变。生活是一个连续体,人格也是;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么多年,早就明白,终结与重启的象征确实能给我们以仪式感的慰藉,但生活很难因为某个星辰运转必然带来的时刻,就变得焕然一新。


不是每跨过一个新年,旧的我就“死去”了;而是每当我们投入生活时,过去的我们就成为了我们身后的一部分,为我们的新生活奠基。


那么,我们何必等想到死亡,才开始想自己是谁;何必等到一年终结,才开始整理生活。


祝你过好余生的每一瞬。


参考文献:
[1] Rosenblatt, A. , Greenberg, J. , Solomon, S. , Pyszczynski, T. , & Lyon, D. . (1989). Evidence for terror management theory: i. the effects of mortality salience on reactions to those who violate or uphold cultural valu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7(4), 681-90.
[2] Mikulincer, M. , Florian, V. , & Hirschberger, G. . (2003). The existential function of close relationships: introducing death into the science of lov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7(1), 20.


公众号简介: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排版:小鲸鱼   Claire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