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刀子嘴划开心的瞬间,我感受不到你的豆腐心

发布时间:2020-01-07 4评论 1733阅读
文章封面

前言: 


中国人在关系中的不满意容易用嫌弃的酸言酸语表达,说者也许有意或无意,但听者的心在话出口时被锋利的语刀狠狠的刺中。


瞬间的痛让人无法思考,无论是心理脆弱还是自卑,那久久无法过去的痛感,引起了厌恶与恨,复仇的想法油然而生。


其实疼痛是生物界最有效的防卫机转,与生命之存在息息相关,任何在我们身体上出现的疼痛警讯,它以最尖锐的感受,提醒我们注意它的出现,让身体能做出适当的反应-保护自己。


在那痛得当下是很难思考与感受对方刀子嘴下可能存在的关心的。


中国人的关系中最不缺的就是「嫌弃」。


「嫌弃」代表是厌恶不想接近,表达了不满意,因为对方没有达到期待标准而产生的不满。


嫌弃的话语、口气在中国人的生活当中并不陌生,搭配着嫌恶的、凝重的、僵硬的表情,以及声音低沉、抑或尖锐的话语。


以下的场景是否很熟悉: 


老婆说: 「你还在家里划手机啊! 日子过的很惬意嘛! 也不想想是谁那么辛苦为这个家付出,我的辛苦谁知道啊!」


老公说: 「你在家一整天,又不用上班,家里也没打扫的多干净啊! 晚餐也准备的很随便,你有看看其他的太太多么认真吗? 」


父母对孩子说: 「你英文好而已没什么了不起吧! 看看你姊姊每一样都好,你有没有努力啊!


        

以上的对话在我们的身边多不胜数,很多时候生活里都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很多时候婚姻里也没有恋爱时的和谐甜蜜,生活中更多的是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斤斤计较相互嫌弃。


女人总觉得钱不够用,总觉得男人赚的少了,总觉得别的男人都赚的很多,总觉得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关心不够甚至不闻不问,别人的男人都很绅士体贴。


男人总觉得女人不温柔像个母老虎,而且还是钻到钱眼里的母老虎,总觉得别人的老婆都很温柔很善解人意。


父母嫌弃孩子不够努力、不够优秀。孩子嫌弃父母不够疼爱、不够有钱。


生活中我们习惯用相互嫌弃,相互批评表达自己的需求、期待,久而久之关系中的情感矛盾就越来越多,耐心就越来越少。


心平气和聊天聊着聊着就火药味十足的爆发家庭争吵,一个指责一个付出太少,一个哭诉自己付出太多牺牲了太多。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通过嫌弃对方,来发泄一下期望未达成的失落。


华人在失落与悲伤表现具有特殊性,比较倾向回避悲痛与失落,不容易聚焦于情绪的表达与个人经验的表达。 (Russell & Yik, 1996),而且倾向于将负面与混亂的情绪,视为个人与家庭的耻辱 (Kleinman & Kleinman, 1985)。


在华人的文化里面对个人内在的失落与悲伤时我们不习惯甚至没有经验学习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与经验,觉得表达自己是丢脸的,这些情绪与经验需要被遮掩,伤感底下想要与对方连结,寻求情感慰藉的需求不能明说。


所以这样的需求就转成了嫌弃与批判的语言,像利剑一般的射中家人们,透过对他们的嫌弃,表达对他们的不满,让自己不需要面对内在不舒服的感受与想法。


          

用嫌弃批判替代表达自身情绪与经验的模式盛行在华人社会中也许与华人固有的教养文化有很深的关系。


余德慧教授(1991)表示,中国父母从「打」的世界裡,反映了爱,亲子间的关爱与牵累是同一件事,也是理所当然、心甘情愿。


对传统中国父母而言,「爱」子女不是說出來,而是透过「为子女好」的教养行为间接表现出來,此特殊的情感表达方式正也是中国父母情感表达的特色。


由此可知中国亲子情感世界中,「爱」、「关心」、「照顾」、「骂」、「管」、「教训」往往是掺杂在一起的。 (王春淑,2007) 


在中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对于正向情感表达的忽视与不在意,让我们的关系变得纠结并充满抱怨。


我们花费许多时间弃嫌着对方的不好,却不愿意花时间去觉察自己的情绪与失落,更不可能将自己的心思厘清后好好的与对方表达。


生活中亲密的家人与伴侣在心的距离上因嫌弃而拉开了距离,隐藏在嫌恶言语背后的关心,因断线的关系而没有传达。


「并不是结婚之后或生为家人就代表可以所有的难听话都说尽!」


这句话坦承又警醒的话出自一位心理师的伴侣,即使是在咨商室内充满同理、温暖、倾听的心理师,回到自己的关系中,依然会口出满是嫌弃的语言,割伤了伴侣的心。


可见,这样的语言习惯多么习以为常的在日常对话中出没,而说出口的人习以为常,也不以为意。

        

William Schutz认为人际关系与沟通是基于人对 爱、归属和控制的欲望。


1. 人都有表达和接受爱的欲望。


2. 人都有希望存在于别人团体中的欲望。


3. 人都有希望影响周围的人与事的欲望。


渴望爱与归属、渴望影响周围的人事物都是基本的欲望,也是在关系互动中存在的重要要素,但如何表达爱、如何透过语言表达自己的期待,就是需要学习的智慧了。


「刀子嘴,豆腐心」是形容一个人说话尖锐、刺耳,但其实他的心肠并不坏,出发点也是好的。


但锋利如刀的言语在亲密关系中是容易冲突不断,在人际相处中容易令人敬而远之。


即使出发点是好的、意见是正确的,但由于说话方式不顾及他人的感受,那像豆腐般绵密柔软的关心也是很难让人察觉的。 


参考資料 : 
余德慧(1991)。 中国人的爱与苦 。台北:张老师。
王春淑 ( 2007 )。谈中国父母的情感表达行为与亲子情感之关系 。家庭教育双月刊。
Russell, J. A., & Yik, M. S. M. (1996). Emotion among the Chinese. In M. H. Bond (Ed.), The handbook of Chinese psychology (pp. 166-188). Oxford,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leinman, A., & Kleinman, J. (1985). Somatization: The interconnections in Chinese society among culture, depressive experiences, and the meanings of pain. In A. Kleinman & B. Good (Eds.), Culture and depression: Studies in anthropology and cross-cultural psychiatry of affect and disorder (pp. 429-490).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文:邹孟栩  (心理咨询师)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邹孟栩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邹孟栩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