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觉得对别人有愧疚,这是种什么心理?

发布时间:2020-01-04 5评论 2281阅读
文章封面



有位学员在我的课上说,她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有没有伤害别人 ,她也很烦自己这样。


她说周围的人都说她是好人,但她觉得自己内心里其实不是善良的人,比如她看到不喜欢的同事被领导骂的时候,她会很高兴。


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她又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尽力帮别人,虽然内心并不大想帮对方。而且做什么事,尤其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的时候,就常常会觉得对不起别人,但如果要是做了一件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不会出现这些感觉。


她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大学毕业那年,她和同学在同应聘一家公司上班,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她们都打算辞职。她和同学差不多同一时间辞职,她先辞职了,没两天同学也辞职了。


然后,她们又一起去了同一家公司面试。因为两人都在找工作,这个面试是她先找到的,然后她就把招聘信息也给了同学,约着一起去看看。面试完了之后,人力资源部叫她们回去等通知,出大楼后她们还聊天说估计没戏了。


在她傍晚回家的路上,她收到了公司的offer,然后就激动的发短信问一起面试的同学,同学说没有接到电话。她又赶紧安慰说:没事,可能晚点就来电话了。那位同学回复说:唉,算了,第二天又要继续去找工作了。


然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同学了,她感觉心里好内疚,而且还纠结第二天到底要不要去办入职。


01


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一些好人。他们经常觉得自己’对不起’别人,总是认为自己给对方造成了伤害,并且表现得非常的愧疚。


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愧疚感可以让我们感觉到关系的链接。


比如,当我们因为某些事情对他人有愧疚时,会对我们的行为有一定的导向,我们可能会通过一些弥补的行为来缓解自己的内疚感。这种感觉,会让人觉得关系还存在,至少是还可以弥补。


这,是正常的内疚感。


但有时候,我们并没有伤害对方,也没有做错事情,却有着强烈的内疚感。这种内疚感,能够为自己带来一些不被意识到的好处。比如,更有价值感,或是更有力量,更有影响力。


当我们处于内疚的情绪中时,我们可能会自责,但同时也会感受到,自己是有影响力的。起码,这说明了我有力量影响别人,伤害别人。


因为,当我是个影响者的时候,我就不会像受害者一样,只能默默的承受命运的到来。


02


那,为什么要成为影响者?


这,隐藏着深深的羞耻感。


有这样一个案例,有位单亲妈妈,既要独自抚养孩子,又要努力工作挣钱养家,经济压力也很大。在大城市里无依无靠,只有一个发小。


但是,她的发小,不但没有怎么帮她,反而还不断的找她帮忙。失恋时找她聊天,没钱时找她借钱,而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发小却玩起了失踪。


这让她很受伤。


她说,发小一直在跟她做比较,一直在跟她’比惨’,这让她没办法拒绝。比如,发小经常会对她说:起码你还有个孩子在身边,我连个男人都没有。


这样的一句话,都会让她觉得,她过得比发小好,这样太不应该了,她就应该多照顾关心发小,所以她没法拒绝发小,哪怕拒绝了也会愧疚得不行,最后加倍补偿发小。这让她痛苦不堪。


一般情况下,我们对于这样的朋友都会慢慢敬而远之,但是,她做不到。


而且,有不少像她一样的人,如果朋友跟你比惨,你就很容易陷入愧疚之中,觉得自己比朋友过得好一些,觉得自己比对方得到更多一些,然后因为愧疚,我们就不断的去弥补、付出,有求必应的用尽各种方式,希望能够让朋友好过一些,也希望让自己内心好受一点。


所以,他们也会吸引到这样的朋友来到身边,对自己进行情感勒索。


因为他们从小内心就有这样的声音:“如果我可以让对方更高兴一点,那他就会对好,就会爱我。”


因为你觉得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你的痛苦永远比不上别人的难受。


03


这是生命早期所产生的羞耻感。


譬如,刚刚出生的婴儿,离开妈妈的子宫后,他会感觉到饥饿、寒冷和不舒服,因为他出生后的环境是空气而不是羊水,这两个环境的区别太大了。


对婴儿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环境,同时,这也是一个完全失控的环境。


这种新环境的体验,给孩子带来的不熟悉感,有两个方面:


第一,因为婴儿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从妈妈的肚子来到需要呼吸空气的环境,他的手伸出去,无法再触碰到子宫壁的回弹,这个情况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婴儿得到的回应是,生存环境能够稳定的持续的满足他所需要的一切,包括食物,和妈妈肌肤的拥抱,感受上的安慰等。


婴儿被满足、被安抚的记忆,就会积累下来。他就能够完整的经历,从非常恐惧焦虑的状态,回归到平静状态的体验。 


然后他会把完整的过程,内化到自己身体里,内化到自己的精神层面。所以,这个过程,会使得婴儿对养育者充满信任。


第二,这会使婴儿在下次遇到类似感觉的时候,充满信心。这是非常重要的心理功能,也是一个人的情感容受能力,它属于自我功能的一部分。


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他们就比较能容受得住自己情绪的风暴。他能允许自己难过,对自己的难过没有额外的恐惧和担心,他也相信自己会慢慢恢复平静。


这也是科胡特说的,在情绪的惊涛骇浪中,有一个核心自我稳稳的站在那里。这就是一个比较健康完整的核心自我,而这个核心的自我,就是来自于孩子对父母的内化。


这个部分,也是孩子长大以后自尊和自信的基础。他对自己有完全的接纳,因为他的妈妈对他有完全的接纳。


但是,如果相反,这种失控的不舒服的状态持续的时间太久了后,他就会逃避。因为持续了很久,他哭了很久,比如说,没有人来照顾自己,没有人回应的恐惧、愤怒,焦虑等等,他就会觉得自己受到迫害。同时,他也厌恶,想逃避这些感觉,但他又逃避不了这些感受。


这种感受会把他淹没,这种对父母彻底的失望而带来的深深的羞耻感,会动摇婴儿对自己存在的意义。这就会让一个人体验到,没有存在的感觉,以及没有我可以存在下去的感觉。


04


有位来访者对自己的描述是:“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我妈妈才不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


这就是生命中最早期的羞耻感。


这种羞耻感,是灵魂之殇。


心理咨询师黄小茉说:这种生命早期的羞耻感,很容易导致严重的自我憎恨倾向。严重的自我憎恨,其实就是在代替妈妈憎恨自己,他把这部分内化成了自我憎恨,所以在成年之后,往往就会表现为必须完美。 


所以,他们也会经常觉得自己’对不起’别人,或是’伤害’了别人,就因为他不是个完美的人。所以,他们会通过愧疚与自责,来找回一点掌控感和力量感。


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有没有伤害别人的背后,其实是担心,我做了什么事情,别人可能都不闻不问的低自尊和羞耻感。


因此,我们就由此建构一个理想的自我形象,以此来对抗羞耻感。这仿佛就是在对自己说:我很好,我能影响别人,我在照顾别人。


因为在想象层面,觉得自己对别人很有影响力,对别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是做出’伤害’这个行为的那一方,我有能力伤害对方,我对整件事的发展是有掌控力的,所以我也要在事情中承担全部的责任,包括对方的那部分。


所以,他们自己过得拮据的时候,朋友借钱他们就借了;自己也想得到照顾的时候,朋友难过他们就觉得自己有责任了。


他们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善解人意的老好人的形象,其实内心却在流着血说:“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了,你们是不是可以也来照顾我一下?”


这就是那些从小懂事、听话、善解人意的孩子,建构起来的理想的自我形象。因为,只有照顾了他人的感受,他人才可能会来安慰我,才会来给我喂食,才会来照顾我。


所以长大后,自己总是要先满足别人,才能够去满足自己,或是自己才能够得到满足。 


总是容易对他人愧疚,也许是,总希望能得到爱的回应。



文:吴在天  (微信公众号:不懂点心理(ID:bddpsy);心理专栏作者,著有《把生命活给自己看》《亲子关系对了,孩子的世界就对了》)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吴在天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在天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