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 “忘情水”,你会喝吗?

发布时间:2019-12-17 10评论 3029阅读
文章封面

心 理 0 时 差

壹心理 ◎ 荣誉出品



文:时差大叔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原标题:如果有 “忘情水”,你会喝吗?




-01-


凌晨三点,克莱刚从外面回来,有些醉醺醺的。


“我把你的车弄坏了,约尔。”



约尔是克莱的男朋友。在一次聚会中,沉稳内向的约尔,与率真大胆的克莱一见钟情,很快就陷入了爱河。


“你酒后驾车?真是悲哀……”,等了克莱很久的约尔,不动声色地说。


“我是有一点醉,但请别说我悲哀。”


“哦不,这就是悲哀!这太不负责任了,你可能撞死了人,知道吗?”


注:电影中翻译的是 “悲惨”,
大叔倾向于 “悲哀” 更符合我们的说话习惯


“我没有撞死人,只是把车撞出了凹痕,你真像个老太太一样啰嗦”,克莱很不耐烦。


“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就是一个酒鬼!”约尔很生气。


“一个酒鬼?你是从上个世纪穿越过来的吗?我知道,你发火是因为我回来得很晚。在你的小脑袋里,一定尽力想发现我是不是和别人上床了”,克莱不甘示弱。


“嗯,我猜你是和别人上床了,不然别人怎么会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后,醉醺醺的克莱突然就清醒了,她起身夺门而去,再也没有回来……


那一年的情人节前夕,约尔特地买了礼物,打算正式和克莱道歉。他来到克莱工作的书店,面带微笑地朝着她走过去:


“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先生?”克莱说。


约尔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如果你想要书就告诉我,先生,你看上去人还不错”,克莱不紧不慢地说,并和身边的另外一位男性亲热。



约尔完全懵掉了,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克莱出轨了?

还是失忆了?

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深爱的克莱吗?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惊愕中回到家,一度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早些去找克莱。不管她是真的不认识自己,还是装作不认识,这好像都是自己的错。


然而,一张卡片让他得知了这背后令人震惊的真相:



原来,克莱在那天争吵之后,就跑到一家 “忘情诊所”,删除了所有关于约尔的记忆,她实在忍受不了这段糟糕的关系,想要彻底让约尔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然后开启新的生活。


“克莱做事冲动,看吧,她一时兴起就想将你彻底忘记……”,朋友对约尔说。


约尔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来到 “忘情诊所”,想要找医生问个明白。然而,医生却告诉他,“克莱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不快乐,她想要新的生活,我们提供了可行性。”


约尔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他无法理解克莱为什么要那样做,那是属于两个人珍贵的回忆啊……



几天后,约尔再次来到 “忘情诊所”,想要删除自己关于克莱的那部分记忆。是的,他不想再一个人默默痛苦了。



约尔和克莱之间的爱情,似乎就要这样完全消失了……


-02-

你曾经想过,完全忘记一个人或一件事吗?


上面的情节,出自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是 2004 年的一部爱情科幻片,讲述了相爱的男主与女主,在感情出现破裂后,纷纷删除记忆的故事。


电影来源于生活,所以大叔猜想,很多人可能曾经都有过这样类似的想法 —— 想要完全忘记一个人,一件事。或者说,我们都可能有一段不想要的记忆,一段不愿回想起的经历。


特别是在爱情中,受到伤害后,例如对方出轨了,我们除了痛恨以外,也可能想要完全忘记和那个人之间的过往,无论是甜蜜、还是悲伤,只想这一切都未曾发生。因为会觉得,这样可以从痛苦中走出来,可以不再伤心,可以开始更加美好的生活。


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 “忘情水”,让我们可以彻底忘记一个人吗?


如果存在 “忘情水”,你会使用吗?


据大叔了解,在拍摄《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的 15 年前,是不存在这样的 “忘情水” 的。同时可能会令你感到遗憾的是,15 年后的今天,依然不存在。更确切地说,是现阶段不存在可以无伤害删除人脑中,特定记忆的技术手段。


因此,未来要研发出这种技术,需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 对人体无伤害

  • 精准删除不想要的记忆


虽然无法删除记忆,但心理学家们的确想出了很多办法,来帮助我们从糟糕的记忆中走出来。与删除记忆稍有些形式上类似的方法,主要包括两大类:


1. 直接压抑记忆,避免想起伤心往事;

2. 重新激活记忆,并在此期间改变、 更新、甚至擦除。



1. 压抑痛苦忘记,会更快乐?


对于第一种方式,是指有意识地主动压抑不好的记忆,不让它们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进而可以好像 “忘记” 曾经发生的一切,快乐的生活。


这种方式你可能经常会用,例如刻意不去想糟糕的考试成绩,不去想老师与父母的指责,不去想刚刚分手的女朋友(哦不,是前女友……)。


压抑记忆的能力,也需要多加练习,比如通过玩手机的方式转移注意力,或者强迫自己专注于当下的生活。大量的研究也都表明,压抑痛苦记忆,真的会更加快乐![3]


2. 激活记忆后,真的可以擦除记忆吗?


心理学家们认为,当以往的记忆再次处于一种激活的状态下,即回忆过往时,会变得不稳定,具有可塑性,因此可以通过药物等手段,进行改变。


最常见的,是利用心得安(Propranolol,一种肾上腺素能受体阻滞剂) 对激活的记忆进行干预,可以影响记忆巩固,进而可以有效地降低蜘蛛恐惧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4]


例如,研究者给人们看一些惊悚的视频(车祸等),产生一段轻微创伤的记忆。然后,在过一段时间回忆的时候,服用心得安等药物,发现会减少车祸给人们带来的创伤反应,变得没那么恐惧。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方式不可自行使用,需要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


目前,这种方法很受欢迎。实际上,这种方式并未完全擦除人们的记忆,更多是降低了人们对那段记忆的情绪反应,可以与其 “正常相处”。



不过,虽然通过药物削弱或消除原始记忆,有着极大的应用前景, 但这种方式却一直饱受来自伦理以及法律的争议。比如, 对那些预示着危险的记忆,可以帮助人们学会躲避危险;抹去受害者对犯罪经过的记忆,反而会妨碍犯罪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更为重要的是,很多人都会担心,抹去痛苦记忆会阻碍人们真正地面对痛苦。


压抑、删除记忆,听起来好像是在逃避,但我们真的可以直面痛苦吗?这会不会很困难?关于记忆的另外一个领域的研究 —— 记忆语境化(Memory Contextualization),似乎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直面痛苦。[1]


-03-

直面痛苦,可以拥抱幸福?


记忆语境化,是指我们把痛苦的事件和其发生的语境,详细联系起来。简单来说,就是记住事情发生的具体情境,时间、地点、人物,发生了什么…… 最终,形成一个整合的记忆,而不是碎片化的、高度概括性的记忆片段。


相比于详细连贯的痛苦记忆,碎片、概括的记忆更容易被激活,打扰正常的生活。


心理学家 Ehlers 和 Clark 将痛苦的记忆形象比喻为:[2]


一个被匆忙塞进一堆东西的橱柜, 混乱无序, 因此不可能将橱柜门关上, 里面的东西也会不时地掉出来。 


我们要做的是整理这个橱柜, 把每样东西拿出来看看, 然后整齐地放到该放的位置, 这样橱柜门才可以被关上。


“整理记忆” 这种方式,不是主动压抑,也不是彻底删除,而是整理好那些痛苦的记忆,然后让它们静静地待在脑海中的某个位置,附带着独特的意义,这对于回忆过去、解释现在、预测将来,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而且神奇的是,当我们这样直面痛苦后,似乎就真的可以 “翻篇” 了。



从每天都可能遇到的小小烦心事、到失业失恋失去健康这些较大的人生挫折、甚至再到被人折磨向死而生般的灵魂折磨……


你可以选择死扛,也可以选择逃避。


但你也可以选择,去直面黑暗与痛苦。


不仅是直面黑暗,更是要和黑暗相处一段时间,在黑暗里安静地独处,把痛苦记录、整理、消化下来。


大叔想起了美国著名心理学家 James Pennebaker —— “书写痛苦计划” 的领军研究人员,便倡导写下我们的痛苦,然后就可以更容易地拥抱幸福。他们在很多群体中做过书写痛苦的实验,都发现可以明显降低人们的痛苦。[5]


  • 大学生群体


来看 James 做过的一项实验。他找来了 50 位健康的大学生,随机分成两组,每天花 30 分钟左右写日记。


其中一组学生需要写 “与痛苦经历相关” 相关的经历,另一组则可以随便记录一些浮于表面的流水账,比如今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和谁一起做了什么,等等。


连着写了 4 天之后,James 表示研究暂告一段落。过了半年,他再把这 50 个大学生找回了实验室,评估他们的健康状况。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组书写自己痛苦经历的学生,过去半年内看医生的次数,比另一组学生低很多,而且医学测定他们的细胞免疫系统功能(cellular immune-system function)也比另一组学生厉害。


  • 医院里的病人


另外还有,一项在医院进行的实验发现:那些把自己的痛苦写下来的病人,身体健康恢复程度达 47%,远远高于那些在写作过程中没有通过笔触感受痛苦的病人(恢复程度 24%)。


  • 饱受心理创伤的犹太人


再看二战中被纳粹党摧残的犹太人。研究发现:那些勇敢去直面痛苦记忆、并坦诚表达的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他们的身心健康状况,相比那些对痛苦避而不谈的同胞们,要好得多。



是了,当我们的 “心理橱窗” 中有着杂乱的痛苦记忆时,可以选择仔细地整理、书写下来,这个过程的做法并不难:


1. 准备一张纸、一支笔

2. 选择一个舒适的时间

3. 详细回忆痛苦过往

4. 想到什么,都写下来

5. 整理事情发生的顺序


无论你遇到了怎样痛苦的经历,都可以尝试每天拿出半个小时,写一写、理一理,写下当时的情景与感受,理好整个事件发展的过程。


然后,就可以安心地把它们放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需要的时候就去看一看。


-写在最后-


还记得开头的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吗?


在删除记忆的过程中,男主约尔不断回忆起与女主克莱的甜蜜过往,相识、相知、相爱…… 他不忍心删除这些美好的记忆,即使痛苦的记忆也交织其中。


然而,他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发生,只留下了和克莱曾经一起约定要去的地方。


或许,克莱在删除记忆时也后悔了,努力记住了这个约定的地方。所以,他们在那个地方再次重新相遇,但已经不认得彼此了。重新开始后,他们又会变得怎样呢?


两个人在火车上重新相遇


有的时候,我们会希望生命重来一次,因为这样就能够避免痛苦发生。另外,我们或许可以整理好眼前的痛苦,不受它们影响,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将来再次经历这样的痛苦。


实际上,压抑、删除记忆的手段,在各个领域都在被火热研究中,大叔不可能帮你做选择 —— 你可以选择通过这种方式,忘记痛苦;你也可以选择直面黑暗,书写痛苦,与它们共处。


前者看起来像是在逃避,但却开启了新的生活;

后者似乎很勇敢,但也需要你拥有再次揭开伤疤的勇气。


无论怎样的选择,都有正反两面,都是可以的。

你呢,你更倾向于做出哪种选择?

大叔在评论区等着你的分享。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References / 大叔参考的文献资料:
[1] 张树荣. (2019). 记忆语境化对创伤症状的干预 —— 记忆再巩固的视角. 硕士毕业论文.
[2] Ehlers, A., & Clark, D. M. (2000). A cognitive model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38(4), 319-345.
[3] Hu, X., Bergström, Z. M., Gagnepain, P., & Anderson, M. C. (2017). Suppressing unwanted memories reduces their unintended influences.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6(2), 197-206.
[4] Phelps, E. A., & Hofmann, S. G. (2019). Memory editing from science fiction to clinical practice. Nature, 572(7767), 43-50.
[5] Pennebaker, J. W., Kiecolt-Glaser, J. K., & Glaser, R. (1988). Disclosure of traumas and immune function: Health implications for psychotherapy.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56.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排版:小鲸鱼 soon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