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性别不公,我们要及时表达

发布时间:2019-12-15 17评论 3442阅读
文章封面
文:meiyayibu
来源:meiya(ID:OneStepUp)




一直想写写今年从原著小说到电影的评分都具有极大的争议的《82年生的金智英》。


为什么说它是最具争议的呢? 


韩国著名女团成员-裴珠泫,仅仅因为推荐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就被冠上了“女权主义”的称号。恶评,谩骂像洪水般袭来。有的男粉丝们甚至烧毁、撕毁她的照表达愤怒,声称对她失望至极。




郑裕美、孔刘等演员从宣布出演该电影开始,就都受到了网友们不同程度的谩骂、恶评与抵制。



电影出来后,在韩国电影网站 Naver 上,评分也是出现了两极化。女性观众评分 9.45,男性观众评分1.70。


《82年生的金智英》到底讲了什么故事呢?


看了两遍小说的我可以分享一个答案:一个普通女孩从小到大经历的故事。


女主角金智英是从名字到家庭都是韩国最普通的女孩,生于1982年的一个中产家庭,家中三个孩子,姐姐、弟弟和她,父母经历亚洲金融危机后下岗,夫妻俩开个小店做生意。


作为家中老二的金智英上学时,听话懂事,努力学习,顺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认真负责,勤奋工作;之后结婚怀孕,做起了全职主妇,不仅一个人把孩子照顾好,也把家打扫得很干净。


就是这样安分守己,努力平凡,没做过什么出格事情她在孩子满一周岁后行为开始变得奇怪,时不时地变成了另一个人,像被施了法一般,或如鬼魂附体一般,言语、神态、动作都变成另一个人。 这些人,有时是在世的人,有时是已经过世的人,但她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都是她周围的女人。


在公婆家过中秋节,一直忙碌着做这做那的金智英,当被婆婆问:“你会觉得辛苦吗?


她会突然变身成自己的妈妈,对着婆婆说:“哎呀,亲家母,其实我们家智英每次过完这种大节日,都会全身酸痛呢!


然后对着公公说:“亲家公,恕我冒昧,有句话我还是不吐不快:只有你们家人团聚很重要吗?我们也是除了过节以外,没有别的机会可以聚在一起好好看看三个孩子。最近年轻人不都是这样吗?既然你们的女儿可以回娘家,那也应该让我们的女儿回来才对吧!


书中写,医生诊断是产后抑郁延伸为育儿抑郁,但在我看来是更为严重的精神分裂(发疯)的症状。而产后抑郁,育儿辛苦只是她发疯的一个导火索。


但,症状即表达。


无论抑郁还是发疯的症状都是替金智英在达,表达她在成长过程中,长期累积却一直无法言说的内心创伤与痛苦



那金智英成长过程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家里三个孩子,父亲和奶奶都重男轻女。6、7岁的金智英偷吃弟弟的奶粉,会被奶奶狠狠地拍背,打得措手不及,将奶粉从嘴巴和鼻子喷出去。奶奶责备她的方式归结为一句话是:“胆敢企图我金孙的奶粉?


小时候金智英从深夜补习班回家,一路被男同学尾随,她吓得不行。公交车到站后,依然被对方跟着,庆幸的是遇到好心的女子帮忙,才让跟踪的男同学离开。


结果金智英却被来接她的父亲严厉斥责: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补习班,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说话,为什么要穿这么短的裙子……


尽管当时,她穿的是学校规定的校服,也根本不认识那个男同学。可在父亲眼里,“没有避开就是错”。


大二的时候,金智英和男朋友分手后,参加社团聚会,无意中听到平常对她有好感的学长被人怂恿追求她,可这名相熟的学长却说:“唉,算了被人嚼过的口香糖谁还想吃啊?


金智英听后彻夜难眠,第二天巧遇那位学长。


学长和平时一样用温柔的口吻关心着金智英。虽然她心中冒出了“口香糖睡什么觉啊”这句话,很想当面让学长难堪,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大学毕业后,留给女性的工作机会少得可怜,金智英经过艰难的求职过程,终于获得了工作。


工作时要参加部门聚餐,在吃饭的时候,男部长会对金智英说一连串,令人无言以对的黄色笑话,还会不停地劝酒。不论金智英举多少理由婉拒,说自己已经不能再喝了,回家路上很危险,真的不想喝了,也会遭部长反问:“这里这么多男人,有什么好怕的?”我最怕的就是你们!金智英把这话咽回肚子里,偷偷地将酒倒在冷面碗和一旁的空杯里。


尽管表现非常出色,经常得到领导认可,可到头来公司要组建重要的策划部门时,选择的人却是那些能力还不如她的男同事。


而这一切,仅仅因为她是女人。


这时,她才明白,之前公司把难侍候的客户分配给她并非更信赖她,而是觉得没必要把有可能长期留着公司服务的男同事逼得太紧,叫他们干苦差事。


就是说脏活累活都是女职员干,升值等福利却是男职员们享有。



因为一开始,公司就认为女职员有可能要结婚,休产假,所以很难长久。


于是,对女职员奉行“反正要走,走之前多压榨一点是一点”的政策。


结婚后,金智英并没计划怀孕,但是长辈们却不相信她,自顾自地断定是金智英怀不上孩子,然后寻找各种原因,还劝婆婆给她抓中药补身体。


金智英丝毫没有埋怨婆婆怎么没抓中药给她吃,最令她难以承受的反而是一次又一次被过度关切,她很想大声说自己非常健康,一点也不需要吃什么补品,生子计划应该是和丈夫两个人商量,而不是和你们这些初次见面的亲戚商量。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不停地说“没有啦,没关系”等场面话。



有了孩子后,金智英当了全职妈妈,孩子一没人抱就哭个不停,不分昼夜地哭,金智英抱着孩子做家务、上厕所,也抱着孩子补觉。因为母乳喂养,她每两个小时就要喂奶,所以,从来没有好好睡超过两个小时的觉,手腕也因为过度使用而发炎。


在难得的空闲时间里,金智英推着儿童椅外出,买杯咖啡坐着晒会儿太阳。这可能是她一天仅有的喘息时间,然而旁边的上班族看到她,却在背地里议论她:“我也好想用老公赚的钱买咖啡喝,整天到处闲晃……妈虫还真是好命。我一点也不想和韩国女人结婚……


“妈虫”:韩国网络流行语,原指没有管教好孩子的妈妈,后来变为暗讽女人因为生了孩子不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只靠老公养活。




类似这样的事情,在金智英的成长过程中,数不胜数。她人生路上所拥有的困顿和悲哀,我们并不少,可以说:金智恩是你,也是我。


可是这样的经历似乎又是一代代东亚女性所经历的。


书中金智英的母亲吴美淑比金智英过得还更糟糕。


她明明成绩最好,读完小学就帮家里务农,然后牺牲自己进城拼命做工,赚钱供哥哥弟弟们读书,哥哥当了医生,弟弟当了警察局长,可她的付出被兄弟和父母视作理所应当;她在工厂里白天做工,晚上学习,不断苦读,也只拿到高中文凭;婚后则要马不停蹄的伺候丈夫、奉养婆婆;为了生儿子,不得不“自愿”打掉肚子里第三个女孩;当老公下岗后,她除了做家务,还做杂工、学理发、开店,尝试一切方式,改善家庭生活……



吴美淑希望女儿可以活出不一样的人生,可是金智英走在一条和母亲一样的路上,金智英的女儿芝媛可能也难以摆脱同母亲一样的命运。


只要你是女性,你就会在金智英身上看见自己,精神崩溃的金智英离我们每一个女性都很近,我们只是还没有发疯的“金智英”。


令金智英发疯的是东亚社会的性别不公,对女性的差别对待。


也有金智英自身习惯忍气吞声,面对不公不义之遭遇,逆来顺受,不懂反抗的性格原因。




金智英为什么有那么多没有说出口的话,为什么她不反抗?


也许她早已看到:发声、反抗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就像被陌生男子跟踪,被却爸爸训斥,认为是她自找的一样。


她已经明白,男权社会对女性是不怀善意的,她过去的经历一遍遍告诉她:身为女性,就会遭遇这些。她有一种习得性无助,认为任何举动都是徒劳。


尽管如此,我却认为金智英们还是应该反抗,或者至少痛快地表达出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感受。


当我们可以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就不会那么压抑了。


当我们可以用语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用身体用疾病来表达。


当我们可以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就是在捍卫自己,保护自我,同时教会别人更好地对待我们。



金智英的姐姐金恩英就是这样一个代表,她从小就是敢硬怼正面刚的女孩。


奶奶饭桌上念叨着“生儿子好,劝儿媳再生个带把儿的。


恩英嘲讽道,“大伯和小叔都不肯见您,就那么喜欢儿子吗?


一家人煮泡面,弟弟抢先把面呼噜到自己碗里时,金恩英摔筷子抗议,架不住父母偏心,她就赌气不吃。



家庭聚会,作为36岁大龄单身的她面临着催婚,她敢坚持自己:不管有没有能力,一个人都过得挺好”。


电影中,战斗力爆表,敢对不公与恶意说“不”的恩英可以36岁不结婚,去德国当交换教师,实现自己少女时代的梦想。



在看书看电影的时候,我会想,要是金智英把那些内心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就好了,“口香糖睡什么觉啊!“ 我最怕的就是你们这群男人。我甚至想替她骂一句“谁是妈虫?你不是你妈生的吗?你才是乱评论别人的社会败类!


但是我又深切地明白,我不应该责备金智英的隐忍和温吞,因为这是她的生存环境造成的乖巧听话,逆来顺受,环境造成她很难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和内心想法。


她代表的是多数派,她那刚怼的姐姐却是少数派。


而我更深知,我自己只是比她进步了一点点。


某一回,又工作又带孩子,劳累一天的我,站在厨房做饭,因为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站在这里做饭?”


于是我狠狠地将铲砸向锅中,好巧,那口用了好几年的铁锅瞬间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我因为愤怒与不满获得了发泄。于是,又可以心平气和地换一口锅,继续做饭。


吃完饭,我和丈夫抱怨了一通。之后,我们家如果是我做饭,常常是他做好洗菜、切菜的部分,我只负责烧。


我没有发疯,也许只是因为我比金智英多走了一小步,能够表达自己,这个表达也许是发泄愤怒,也许是抱怨不满;我比她更幸运的地方还在于,我的表达有人听见,有人回应。


书中有一段话:金智英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迷宫的中央,一直以来明明都脚踏实地地寻找出口,今天却有人突然告诉她,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与其茫然地杵在原地,不如加倍努力,就算钻墙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书的开头,作者赵南柱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


我真心鼓励这世界上的金智英们去表达自己,去反抗性别不公,去行动起来,加倍努力,杀出一条血路来,我们的表达、反抗和努力,是为了不让自己发疯,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公平,更是为了我们女儿们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


也希望男性们可以换位思考,对女性的处境有更多的认识与理解,与我们一同去创造一个性别更平等,也更自由美好的世界。



作者简介:meiya,畅销书作家,心理咨询师,已出版《慢慢来,一切都来得及》《你值得拥有最好的一切》等书。目前从事心理咨询行业,专注个人心灵成长。成长,是一个缓慢持续的过程,和我一起,从“心”开始吧。微信公众号:meiya(ID:OneStepUp)

0

回复

作者头像

meiya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meiya

畅销书作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四年心理咨询经验,个人咨询与团体带领时间超过1500小时,已出版《慢慢来,一切都来得及》《你值得拥有最好的一切》《改变,从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开始》等多部作品。个人公号meiya

私信

meiya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