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忘记一个伤你最深的人?

发布时间:2019-12-03 12评论 2564阅读
文章封面

在我所从事的心理咨询工作当中,会经常被来访者问到这个问题:“怎么才能忘记那个伤我很深的人?”。


一个不得不说的事实是:我们无法忘记那些曾伤害过我们的人,因为那个人和我们的伤痛紧紧的连在一起。而每当我们想要抹掉那份记忆的时候,都会让那个人和那份伤痛的分量又在记忆薄上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一.

那些记忆深刻的

人和事都和情感相关


关于过去,那些能够留在一个人记忆里的东西,都是带着浓重的情感的。人们能记住的看上去是事情,其实是与事情有关的人和情感。


比如,你哪天去街上买了一杯奶茶,这样的事儿你可能并不会记住。但假如这杯奶茶是你哭了一大场才和妈妈要到钱买的,你就会更加有可能记住,因为后者有强烈的情感参与。


再比如,你失恋了,很痛苦,苦苦央求男友回到你身边,但他还是坚决要和你分手。那这个前男友就会在你的内心里留下深深的印记,被你记住。假如一个你不爱的人和你分手了,他在你的心里就不会留下太深刻的记忆。


凡是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痕迹的人和事儿,都与情感有关。情感内容越丰富,这个人在你的记忆里占据的空间也就会越大。情感浓度越大,这个人和事儿在你的记忆里也就会越厚重。


什么是情感浓度和情感内容呢?


比如,妈妈天天在家骂你,说你猪狗不如,而且骂的语气和用词强度都很大,她的骂会让你感觉到强烈的受伤、恐惧、愤怒、厌恶以及羞耻。


这个时候,在你们两个之间的情感浓度就是大的,是不可被忽略的。而受伤、愤怒、恐惧、厌恶以及羞耻就是你被妈妈骂这件事儿里所包含的情感内容。她的话就像往你身上泼了一盆脏水一样,会让你感觉怎么洗都洗不掉。


同样拿失恋的案例来举例:你失恋了,苦苦央求男友回来,但他还是坚持和你分手。这个时候情感内容是很多的,失恋本身就很痛苦。


你放下身段央求他这会让你觉得很委屈,但他还是坚决和你分手会让你觉得很挫败,同时你也会对他感到愤怒认为他太冷酷无情。


对自己呢,你也会陷入自我怀疑,会认为可能是自己不够好,没有吸引力才导致男友离开你。


这里面的情感内容越多、浓度越大,你就越难以释怀和割舍,你是忘不掉那个人吗?我想并不是,人们难以忘却的往往是自己投注在一段关系之中的感情。当一个人投注的感情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时候,就会很受伤。


案例中的妈妈和男友,无形间都在抽取一个人的情感投注。


而往往这样的关系状态,最是让人难舍难分,爱恨交织。即便妈妈和男友后来都离开了你,他们所传递给你的情感,以及你投注于其中的情感都会让你久久不能从中离场。


二.

情感是有它的生命的,

没有人能做到强制处决


“你们咨询师不是会催眠吗?能不能帮我忘记那个伤害过我的人?”。


人们想要借助外力抹去一个人,其实想要抹去的是一份伤痛。这个时候真正需要做的事情和那个人已经无关了,而是要面对内心当中受伤的这个部分。


那如何面对心中的伤痛呢?总共3步。


1、放下自我指责,是宽恕自己的开始


你知道吗?当一个人受伤时,他有多埋怨别人,就有多憎恨自己。


比如,有人在受伤后会指责自己说:“你怎么就那么脆弱呢?为什么别人没事儿,就你这么矫情?你怎么那么蠢笨?都不知道维护自己?”。


这样的指责,无疑是在伤口上给自己撒盐,它会让你不得不一边承受着别人带给你的刺痛,另一边又承受着自己给自己心口上扎上的一箭。


别人的责难对你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真正有杀伤力的人反而是自己。因为别人,终究离你很远,但你离自己却很近,随时可以在内心里折磨自己。


放下自我指责,就是在告诉你,你已经很受伤了,就不要再去责难自己了。


2、承认和看见自己受了伤


要承认和看见自己的受伤,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就像是一个伤口被打开的过程,可能比受伤时还要痛。


有时候人们会为了减轻伤痛感,就会回避,就想着我不去碰触它,就当它不存在好了。可是即便你不碰触它,它也会被其他人和事儿触发,然后你就变得很被动,别人一碰那伤口,你就碎了。


承认自己受了伤,是一份注意力的转移,这一次你不再把眼光放在外面,不再去躲避自己,不再去要他人来为你的伤痛负责。


承认自己受了伤,是对伤口的一个凝视,这份凝视让温柔变得可能,让疗愈变得现实。因为事实是没有谁能真正为你的受伤负责,你也无法将那个令你受伤的人从记忆里清除。


承认自己受了伤,是尊重自己感受的开始,你看到自己在疼痛,感受自己的疼痛,你还会从中感受到很多很多。



3、与受伤的自己进行对话,聆听“受伤”的声音


在心理学当中,格式塔心理流派中常用的一个技术叫“空椅子技术”,它里面有一个技巧就是自我对话。它的操作很简单,你准备两把椅子就可以了。一把椅子代表受伤的你,一把椅子代表平静的、具有支持性的你。


当你坐到“受伤的你”的那把椅子上时,你就代表“受伤”说话。当你坐到“具有支持性的你”的那把椅子上时,你就安抚和回应受伤的你。


示例:


受伤的你说:“我感觉太受伤了,妈妈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我,我是她的女儿,她却骂我是个笨蛋,这让我真的难以接受。”


支持性的你回应:“嗯,我看到你了,你感觉到很受伤,妈妈的话刺痛了你,你不能接受她把你说成笨蛋这件事儿。”


受伤的你继续说:“是的,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让我觉得自己不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妈妈,我好生她的气啊!”


支持性的你回应:“我听到了你的诉说,听上去你对妈妈还很生气,她的责骂让你感觉到整个价值都被否认了。”


受伤的你说:“是的,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妈妈,她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口无遮拦。”


支持性的你回应:“你不仅受伤,还感觉到很无力,觉得改变不了她。不过没关系,我会在这里陪着你。”

……


整个自我对话的过程是很自然的,不需要按照我说的程式去做,你只需要跟随你自己的感觉去表达就可以了。受伤的你就是一个不断在向外倾倒的你,而支持性的你所做的就是聆听、感受和回应。


直到你的心慢慢开始感觉到平静,感觉到柔软,感觉到温暖,这个伤口就在愈合了。


当然,一个伤口它之所以令人疼痛多年,肯定有很多的东西淤积在那里,你要对自己有耐心一点,不断的去重复这个过程。


以上三个步骤,我把它称之为“看见自己疗愈之旅”。


在心理学当中认为,看见是很具有疗愈性的。因为看见,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三.

与伤害你的人,

在心理上划清界限


曾经的伤害不是最可怕的事儿,最可怕的事情是:你的内在住着一个随时伤害你的人。这个人经常对你进行羞辱、攻击和指责,他总是会让你觉得自己糟糕透顶、一文不值。


他的威力之所以这么大,就是因为你给了他这个权利,让他总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来指责和评判你,让他决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比如,你有一个充满挑剔和爱指责的妈妈,这个妈妈的形象就会内化到你心理,即便你妈妈早就和你相隔千万里,但内化进来的那个妈妈形象,依然会在你心里对你进行指责。她,内化成了另一个你。


当然,这个人也可能是其他人。他可能是任何曾给你带来伤害,让你感觉自己很糟糕的人,他是你心中内化进来的一个权威形象。


如果你的世界里存在着这样的人,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断与这个“伤害者”的形象,在心理上划清界限。


划清界限的方式是:


1、识别那些自我攻击的声音,留意内在正在升起的指责和评判。


2、暂停自我指责。


3、从客观的角度来看自己,反问自己:“我真的有这么糟糕吗?还是其他人曾经这样评判过我?。”


4、区分自己和他人,那个让你感觉自己很糟糕的人是谁?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说过什么?


这些问题可能会带你回到曾经的创伤体验当中,如果是这样,你需要再次回到“看见自己疗愈之旅”三个步骤当中,再一次对自己进行安抚。


每一次的情感表达和创伤整理,都是你在与过去的人和事儿不断说再见的过程,当过去的情感被整理和倾倒,新的“我”也正在诞生。


最后你会发现,当创伤获得修复,那个人在不在你的记忆里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再也没有权利将你进行控制,决定你是谁,并随意再来伤害你了。


结语:


特鲁多医生有一句话,在心理学界也广为流传。


他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这句话,在表达的是一个医生对待病人的基本态度。而我觉得,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也应当如此。


文:从朋朋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从朋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从朋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