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深的恶意,是劝你再来一把

发布时间:2019-11-30 18评论 2426阅读
文章封面

文: 凌扶摇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纵欲到这种程度的人,是被下药了吗?”:世上最深的恶意,是劝你再来一把


01

22岁大学生,一夜欠款一千万


1000 万是什么概念?


恐怕很多人都想象不出来。


今年 7 月, 22 岁大学生刘饼干欠债 1000 万后跑路,大家才恍然发现,炒鞋这么赚。


炒鞋是什么?


买大品牌出的,很贵的限量球鞋,等市场供小于求,很多人都抢不到的时候,拿出来转手赚溢价。


但你可别说,这炒鞋还真的赚。


Jordan 的球鞋,发售价 1499 ,转头涨到 12000 元。 


潮牌 Yeezy 的一款鞋子,最高成交价格是 1700 万美元。


尤其是限量版球鞋,量越少,转手翻倍越多。


暴利。


你说他们买这么多、这么贵的鞋,穿得过来吗?


说白了,是去当黄牛。


先从客户手里收钱,汇总资金之后就去供货商那里大批量拿货,回来再分别发货。


红星新闻的记者去采访刘饼干时,他表示球鞋的利润是 5%-10% 。


可炒鞋市场瞬息万变,本身 1000 万的那批鞋已经涨到了 2000 万,供货商不卖给他了。


他有两个选择,要么退钱,要么自己补缺。


你可能会问,他不是手里有预付款、有之前赚的钱可退吗?


那些钱都拿货用完了。货卖完的钱呢?又拿货了。


无钱可退,他只能拆了东墙补西墙,用远高于预售价格的钱去收购市场上的鞋补给客户,不经不觉就掏出了 1000 万的空缺。


更让人无奈的是,他的买家当中,很多都是大学生、刚工作的年轻人,为了买这双鞋,甚至借了高利贷。


“他们总觉得鞋子像比特币一样可以一夜暴富,包括我自己也是这样。”


有句话叫:“ 70 后炒房, 80 后炒股, 90 后炒币, 00 后炒鞋”


事实上,只要有利益,万物皆可炒。



02

年轻人不炒房,炒盒


近几年,好像什么东西都有被炒起来的潜质。


比如我的一个朋友,沉迷抽“盲盒”,每次一买就是几千块。


盲盒是什么呢?


就像你小时候吃干脆面时候收集的水浒卡,也像你在文具店里能买到的扭蛋。


像《阿甘正传》里说的,人生就像巧克力,盲盒也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盒打开的是哪一款。


朋友说,现在的盲盒为了防止你们通过摇晃、重量判断,都加了配重铁片,有些店直接不让上手摸,一切全凭运气。


可越是这样,你就越觉得没准下一个就能抽到“隐藏款”,或者自己心仪的款式。


闲鱼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原价 59 元的盲盒,炒到 2350 元,涨了 39 倍。


近 20 万消费者,每年花 2 万以上买盲盒。  


新闻报道,甚至有 60 岁的买家,一年在盲盒上消费 70 万。


其实盲盒的本质,和抽卡游戏一样。


为了集齐一整套,或者收到稀有的隐藏款,有人会选择一次买一箱,再把不要的转手出去,有些人会选择找黄牛,价钱多高都要买下来。


按一箱 12 系列盒,一盒 12 款娃娃来算,一次花 1000 多块钱,抽到隐藏款的概率,只有 1/144 。


买了又后悔,不买更后悔,总觉得再买一次,就能赌出来,结果一次次地,就上瘾了。


炒鞋月入百万、炒盲盒最高可赚 39 倍的新闻比比皆是,比这更可怕的,是炒裙子。


Lolita 裙子,简称 lo裙 ,款式复古夸张,穿的人也不多。


一般都是少量生产,限时限量,以至于很多人被“种草”裙子后,一搜发现已经停产,只能转向二手市场。


一条 2015 年生产的裙子,能够炒到 10 多万, 1000 元抢的裙子,转手就能卖 5000 元。


简单的小熊配饰、配裙挎包,只因为是日牌和断货款式,都要挂个 4000 元。


你说好看的裙子满地都是,为什么偏要买那么贵?


这和 lo裙 文化圈有关。只有知名品牌、价格昂贵的,才是“正统”裙子。


穿日牌的看不起买国产的,买贵的看不起穷的,那些 199 包邮的山寨货,穿出去都不知道要被嘲笑多久,入圈的女孩们很少有敢这么买的。


这,给了投机者们可乘之机。


跟炒房炒黄金不一样的是,鞋子裙子盒子,都不是硬通货,受众层面也不算太大。


再大的品牌,再高端的工艺,钱给够了,莆田鞋厂能给你做得比正品还正,管他限不限量,你都可以个人定制。


而且一旦潮水褪去,大家的爱好转变了,这些东西真的只不过是日常生活用品而已。


可为什么,这些东西还能卖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


首先,是商家可以打造的物以稀为贵。


球鞋、盲盒、裙子,都是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产品。说直白一点,只要有个模子,就能不断复制。不可复制的都称不上商品。


既然是商品,价格跟价值是理应挂钩的。为了提升自我品牌价值,寻求溢价空间,商家最直接的办法是人为减少生产量,假装稀缺。


这就是我们熟知“限量款”。


那些少见的款式,比如全球限量 4 双的鞋,比如日本大品牌限量发售的裙子......就制造了稀缺效应。


虽然不买东西就不亏,但是打造出来的稀缺感,照样会引发一些人的焦虑:


这个东西不买就没有了,涨价那么买不到巨亏......


于是,饥饿营销、限量摇号的东西,就显得“真香”。


其次,是收集欲和攀比欲。


一件东西,不能无缘无故炒起来,比如你就从没见过有人炒 2 块钱一个的玻璃杯。


人会花大价钱买品牌溢价的东西,除了的确要用到以外,还因为人需要它背后代表的:面子


生活,是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


你同事比你升职快,你老同学比你收入高,就连新来的实习生,都穿得比你好,身边的人越是过得好,你就越怕自己落后。


当商家和黄牛制造无数概念,这些商品就变成了社交货币。


它为我们塑造了一套价值观:追求金钱,追求奢靡,追求那些被制造的符号,你就可以过得比他们好。


早上吃空运澳洲沙拉,晚餐要优选牛扒红酒,脚上穿的是限量版球鞋,穿上抢来的联名款衣服——


发朋友圈才有面子。


这就是,为什么在有很多“平价替代”的情况下, 他们在买东西时仍旧不讲道理。


最后,是投机心态


其实炒货,更像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


有人用大量金钱,去操控某款商品的价格,扫光之后高价卖出,自己再花钱全部扫光,如此重复。


其他人不知道是暗箱操作,还以为真的有升值空间,于是纷纷以高于原价几倍的价格买入。


价钱炒上去了及时下车,高位接盘的人就血本不剩。


每个人都不相信自己是最后接盘的,看着三四十万元,不断上涨的流水,谁都没法冷静下来,一旦潮水褪去,才知道什么叫后悔。


只是,“上头”的时候,谁都顾不上想后果。



03

人人都是斯金纳箱里的小白鼠


炒货时,人人都是赌徒。


高价买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只是想赚它一笔,一夜暴富。


殊不知,这就是赌徒心理的开始。


心理学家斯金纳,做过一个实验。


他把小鼠放到箱子里,当小鼠无意间碰到按钮时,就会掉下食物。


很快,老鼠就习得了这个规律,知道按钮有食物。


接着,食物才一分钟才掉落一次,老鼠很快就学会等待,如果食物没有了,老鼠也就停手了。


但如果食物是随机掉落的,老鼠不知道哪一次才会得到食物,就会疯狂按按按,一直坚持。


不确定性的奖励,会让人产生更大的欲望。


如果有人让你去按一个按钮,你可能不会理他。


但如果面前有一个按钮,按下去就有机会得到一百万,你按不按?


付出少,预期回报大的事情,具有致命吸引力。


而且,斯金纳箱的老鼠,渐渐开始对现成的食物兴趣变少了。


得到奖励时的那种快乐,和按钮的行为已经联系在一起,不是得到食物才会快乐,而是追求刺激的时候,欲望才能得到满足。


正如炒货赌博的人们,一次赚了,就希望下次赚。


可是这种投资回报又不固定,不知道何时才能赚到自己目标的钱,那么他们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每个人都觉得,成功的人那么多,下一个为什么不是自己呢?


心理学家艾伦·兰格认为,人经常会高估自己控制事件的能力。


在一项研究里,两组人都拿到了彩票,一组是一个个派发的,另一组是自己抽彩票,中奖率都是一样的。


可是,那些自己抽彩票的人,对自己中奖的信心会更强。


人很难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因此,明知赚钱的概率可能只有 0.00001% ,也不愿放手。


就算翻车亏本,也总会觉得这次只是运气不好,下次一定能连本带利赚回来,俗称“上头”。


并不是说这不好,小小的冒险有时候是必要的,它会让你在决策的时候变得更勇敢——只要你能理智判断得失,把损失控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


市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不看风险只跟风买,和那些被成功学洗脑的人并无两样。


盲目自信,到了欠债千万的级别,不可取。


理性消费,理性投资,这种讲了几万次的道理,真的比你想象得更重要。


如果你觉得自己赌性比较大,那就尽量避免接触抽卡型的消费和游戏,如果你属于能够把控自己的,小小试一试也无妨。


还是那句话,花一万能收回来的,叫投资,花完一万又一万的,只能叫败家。


要知道,消费能决定的,只是一时的面子,而不是内在的价值。


阿兰德波顿认为,我们的身份,不应当由外物,由其他人的想法和吹捧决定,要由自己的理智和良心去决定。


即使没有得到别人的羡慕,你也仍然值得被尊重。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作者简介:凌扶摇,人间观察的记录者,业余写稿、专职摸鱼。壹心理主笔团,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