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打妻子叫家暴,大人打小孩叫什么?

发布时间:2019-11-27 6评论 1836阅读
文章封面
文:栾晶
来源:栾晶(ID:luanjing007)


三十年前江苏北部的冬天冷得惨绝人寰,孩子们冷得手指伸不直,脚被冻麻木后,如果踢到什么东西,能疼到眼泪直流。

 

由于太冷,孩子握笔握不住,写出来的字歪歪斜斜。教师坐在讲台上批改作业,冬日阳光下,茶杯上方跳跃着漂亮的水气。

 

教师过一会儿喊个人名,被叫到的学生面如死灰。一根1厘米左右厚的竹条,打在被教师紧紧抓住的小手上。伸不回去,不能出声,眼泪也不能滴下来,因为打人者在观察被打者的表情,如果脸上有任何气愤、痛苦的表情,这根竹条就更加停不下来。

 

底下所有学生都在写作业,一丝声息也无。

 

孩子们被打肿了的手在阳光下是透明的,像悬在外面的腊肥肉。

 

还有一种方法更加叫孩子难以挣扎,在课桌前摆一张凳子,孩子趴在凳子上,头塞到桌子底下。用竹条抽打屁股,屁股剧痛之下人会下意识抬头挣扎,一抬头脑袋就撞在课桌上。

 

被打的孩子含着眼泪回到座位,其余孩子都低垂着头,教室里非常寂静,只有教师把竹条扳得啪啪响,来回踱步。半响后,从他嘴里吐出一个人名,又一个孩子面如死灰上去。

 

是的,孩子们没有犯任何错,教师抽一整节课的时间,专门用来打孩子,不需要理由,他想打谁,就打谁。

 

印象深刻的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班长,在学期即将结束的最后一节课,被塞进课桌打了一顿屁股,理由是:这学期就你没挨过打。自尊心极强的他,被打完后瘸着下来,表情麻木。

 


年级再高一些,孩子们长大了,有些孩子站起来比教师还要高。我曾见到被教师打急了还手的学生,将教师摁在地上,愤怒地挥拳。付出的是退学的代价,因为大逆不道。

 

人们都在谈论校园暴力,家庭暴力。谈论的都是平级之间——学生如何欺负学生,丈夫如何欺负妻子。

 

人们似乎默认,教师欺负学生,家长欺负孩子,是一种教育方式,不能称之为欺凌。而在我成长起来的年代里,我观察到的暴力,平级之间的要少得多。更让人恐惧,让人无力反抗,让人除了吞下去别无他法的,恰恰是权威对弱小。

 

世间最弱小,就是那些小小的人儿,我们的孩子。最会欺负孩子的人,是我们的大人。

 

前阵子网上流传一张妈妈打女儿的视频,我看了后内心翻滚不适。视频中完全失控的妈妈,抓着惊恐万分的女儿拼命打。孩子一声声喊:妈妈,别打了,妈妈,别打了。而站在一旁的更小的小女儿已吓傻,很快,无辜的她也被揪进去暴打。

 

视频拍摄者是位男性,他和打人者形成一种对峙。他说:我看你打到什么时候,你打。打人者用更残暴的击打来对抗。这场成人战争,最终由那两个孩子买单。

 

有些人会抱怨教育体制对教师开始严苛:现在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我觉得,过去的孩子,现在的孩子,以及未来的孩子,都打不得骂不得。

 

因为打骂不是教育的必要手段,打骂只是在表达攻击。

 

施暴不仅是身体上,还包括语言。我观察到的教师群体,以及家长群体,很多大人很虚弱。大人们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在成年人世界中屡屡受挫。在一个童话般的儿童世界中,他可以去扮演国王,这个国王管理无方,但他是国王,他并非是在虐待他的子民,他只是在管理他的国家。

 

于是在这个童话中,没有拯救者。

 

我曾和一些朋友讨论我们那个年代教师的所作所为,朋友们皆表示惊讶:为什么这些孩子的家长,允许教师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那个年代就是允许,那个年代的家长就是允许,不夸张地说,有些家长以教师“管教”了自己的孩子为荣。

 

这些家长、教师,孩子们眼中的保护者、权威,他们一旦施暴,对孩子造成的伤害不可想象。在学校中被教师暴力对待的孩子,自尊受伤,精神受创。孩子们正在向权威认同的阶段,他们的权威竖立了一个非常坏的榜样。

 

有些孩子本该在更温和的引导下,继续他们的学业。但我经常见到被教师身体、言语侮辱的孩子,选择不再学习,甚至退学,以此作为对抗。

 

如果这些孩子回到家庭中,有父母接纳他们的受伤感,给予他们情绪或行动上的支持,这些孩子是足够幸运的。

 

遗憾的是,有些孩子在学校被教师打,回家被父母打,后者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远超前者。

 

我工作过一些经历过父母暴虐打骂的来访者,他们对世界失去了基本的信任感和安全感,严重的被打得支离破碎,出现解离症状。

 

以他们弱小的心智,无法理解这一切:为什么最爱我的人,会打我?为什么他又爱我,又看上去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别人不会挨打,只有我会?为什么他不打别人,只打我?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看上去总是那么的崩溃?为什么我的生活是这个样子?

 

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保护,他的内心留得下什么空间,去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孩子们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防御,以使他能活下去,长大后这些防御就变成成年人的症状。

 

成年人对孩子施暴,正是防御的一种。

 

这些防御包括:


①解离;


我与现实失联,呈现精神病性症状;


我的情感和我失联,身体却时常疼痛;


我经常陷入白日梦,不愿意醒来面对这个世界;


遭受严重虐待时,我出现多重人格。

 

②向施暴者认同;


只要我变得像你,我就不用怕你;


我承认你说的,我天生应该被打;


我就是你嘴里那个很糟糕的孩子,糟糕到只配得上被打。

 

③攻击转向自身;


假如我身边的大人没有错,那么错的是我;


我很差,我不配;


我抑郁了;


......

 

很多孩子也许没有呈现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他们被内心冲突所苦。他们时常感到焦虑、抑郁、紧张,面对陌生人时没来由肌肉紧绷,有时惊恐发作。

 

他们还有一种痛苦,来源于他的成长环境中,哪怕被如此施暴,也从未得到过任何支持。在大街上暴打孩子的家长,每一个旁观者似乎都没有立场去管。但比这更伤害孩子的,是周围人认为施暴者正确。

 

有一些课程会教:如何正确地打孩子。我没有买过课程,不评论它的内容,我相信我的同行们正致力于传播相对好的教育理念,这些理念也许适用于一些家庭。

 

仅针对“如何正确地打孩子”这句话,我的看法是:打孩子不正确,是错误。还是那句话,“打骂”并非教育的必要条件。

 

我不想写一些“我看到我们的时代变了,我们的大人不一样了,我看到了很多家长正在学习,教师正在努力”这样的中庸话作为结尾,哪怕我的确看到了。世界已经存在的善意和温暖,我们只需要去享受它,无需赘言。

 

我更看到很多虚弱的成年人,正伤害着我们最应该保护的孩子,不论是身体,还是语言。我衷心地希望,这些大人能给自己更好的帮助,去解决你们的人生命题。在那些你想伤害孩子的时刻,你要知道你不是在教育他,你只是需要被帮助。


——The End——


作者简介: 栾晶,微信公众号:栾晶(ID:luanjing007),和你一起,用心理学看世界。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0

回复

作者头像

栾晶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栾晶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