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出尔反尔的特朗普还有这么多的支持者?

发布时间:2019-11-23 9评论 3998阅读
文章封面

事实证明,人们对有效领导力的普遍认知是错误的。就比如民众对特朗普的态度。尽管这位特朗普总统已经无视了许多重要原则,多次出尔反尔,但他仍然有大批的支持者。

 

据北京周报报道:7月31日,中美第12轮经贸磋商在上海结束。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声明”称,中美经贸磋商具有建设性,9月初将继续举行会谈以达成“可执行的”贸易协议。

 

但就在次日,特朗普连发四条推文,将于9月1日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3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


随后,特朗普在白宫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表示,如果中国仍在谈判中犹豫不前,未来关税可能提升至25%或更高。

 

特朗普出尔反尔无下限,贸易保护主义行径再次让世人错愕。一边关税大棒再次高高抡起,一边双边谈判还要继续。

 

虽然诚信被视为有效领导的重要条件,但它其实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Greta Thunberg,一个被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16岁女孩,当她向公众呼吁大家都有责任去改善气候时,许多人感到沮丧,于是一些批评反对的声音出现了。那么沮丧的情绪从何而来?

 

01

情绪的变化

 

这些人的反应根植于情感而非理性思考。而羞耻感负罪感是主要的驱动因素。荷兰心理学教授Nico Frijda在其影响深远的著作《The Emotions》中解释道:


情绪并不是不请自来、毫无用处的。情绪与荷尔蒙和神经化学反应有关。我们所经历的是一种我们几乎无法控制的身体兴奋感。


然而,在对每种情绪作出反应之前,我们都要评估哪种行为最适合当下的情况。虽然这种评估可能发生在我们的意识之外,而且时间非常短,但它并不是自动的。

 

02

行为的变化

 

在人类的情感范围中,羞耻内疚有其特殊的位置。这些道德情感是对我们自己行为的判断。它们源于我们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些违背理想或重要社会规则的事情。


与愤怒或悲伤等初级情绪不同,这些二级情绪是被教导的,从小我们就被鼓励从别人的角度看自己,也开始慢慢学会经历这些情绪时该做什么:承认错误,敢于表现出羞愧,让别人知道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希望得到别人的原谅。

 

因此,很多人将公开指责别人的做法视为有效的方式,因为它利用了羞愧和内疚的情绪,使人们看到他们的错误,从而激励行为的改变。


但事实往往可能与期望相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Colin Leach决定进行研究。

 

他对先前的90个研究结果进行合并分析,涉及超过1.2万名参与者。在他分析的实验中,参与者被告知他们的选择对他人产生的负面影响,例如购买廉价服装会促进童工的雇佣。

 

那些无法为自己所造成的影响做出明确补偿的人(例如:他们不认识受害的一方,或者没有机会以更积极的方式展示自己)会对自己感觉很糟糕


羞耻和内疚只会使他们处于防御。他们试图否认这一问题,淡化自己在其中的作用,或隐藏自己行为的有害影响。

 

事实上,更有效合理的方法是:让这些人知道自己有能力对行为的负面后果作出补救。


例如,改变自己的选择或者为自己所造成的损失提供赔偿。虽然那些被告知可以补救的人们仍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但负面情绪成为了行为改变的主要驱动力

 

上述的方法对于真正希望人们采取行动的领导者来说很重要。

 

以气候变化为例,领导者们通常会指出,这样的后果是由个人的选择造成的。通过要求人们承认自己对气候造成伤害的责任,从而让他们作出正确的选择。


但这种方法也会让人对自己做错的事情感到内疚和羞愧。只要他们不清楚补救的方法,就会从中得到不愉快的体验。


这将使他们尽可能无视他们所造成的影响,否认造成的问题,或攻击指责他们的人,就像上文提到的Greta Thunberg的遭遇那样。

 

人们很容易追随特朗普这样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告诉人们,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领导人自己也没有表现出羞愧。


因此,为了真正让民众作出改变,领导者不仅要强调问题,而且要指出改进的方法,并为民众们提供希望。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
翻译:脑斧、唐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责任编辑:殷水

原作者名: Naomi Ellemers Ph.D.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What Attracts People to Leaders Who Lie?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