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该不该“感谢”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

发布时间:2019-11-22 3评论 1665阅读
文章封面
文:小盐
来源:华南师大心理咨询研究中心(ID:psyonline)


“如果施害者在青年时期学会了宽恕他人,


ta在不顺心时,


是否不再会那么轻易地发怒,


后续的伤害事件能否就此减少呢?”



今年是娱乐圈不平静的一年,一些明星学术不端、偷税漏税、进行婚外情、出轨劈腿等事件被曝光后引发了大量网友的谩骂。


知名韩国女星雪莉生前也更是遭受了国内外无数的质疑与谩骂,甚至侮辱。


一档韩国节目采访曾在网上恶意评论女星雪莉的网友时,却出人意料地得到了丝毫没有反省的回答。




我们理解,人们把心中对完美形象的期盼投射在公众人物的身上,所以对明星的要求往往更高。


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些人在以相当高的道德水准和心理素质要求他人时,自己却用或低俗不堪,或冷漠无情的话语践踏着他们口中的高尚。他们的言语,产生于不能宽恕他人对自己投射的美好愿望的破坏。


而如果我们把时间轴往回拨,就会发现早在大学校园里,没有从“宽恕”这门课程毕业的人可能不只在网络上散布粗俗的言论,而且还在生活中报复身边的人。极端案例如马加爵案、复旦投毒案,都是真实存在的。



宽恕,是一把打开安宁之门的重要钥匙。宽恕能提高个体的健康水平与主观幸福感。


此前,人们大多从受害者减少沮丧、获得希望的角度来思考宽恕的意义,但今天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


如果施害者在青年时期学会了宽恕他人,ta在不顺心时,是否不再会那么轻易地发怒,后续的伤害事件能否就此减少呢?


我们有理由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01

   宽恕是什么  


宽恕,就是发生在两个或以上的个体之间的,在冒犯行为发生以后,被冒犯者对冒犯者的亲社会动机转变过程。


宽恕分为个性倾向性宽恕情境性宽恕,前者是个体由于个性而在不同情境中的相同宽恕倾向,而后者指个体在特定情境中的具体宽恕行为。


02

   影响宽恕的因素  


001 认知


从认知视角来看,宽恕是一个受害者解释“发生了什么”的过程,然后通过这个问题来决定是否宽恕和宽恕的程度。


当人们在经历冒犯事件以后进行沉思时,消极情感被重新激发了,导致人们可能会体验到更强烈的逃避或报复愿望,未解决的冒犯事件还会激励人们去逃避或报复伤害他们的人(Miller, 2003)。


如果受害者把侵犯事件归因为内部的、稳定的、可控的,或受害者认为施害者是故意的、有较大过错及责任的,那么他们会认为冒犯行为比较严重,容易触发消极情绪,不容易宽恕施害者。


002 情感


移情(对他人的热情和同情)是宽恕过程的中心。


冒犯者的道歉能增加被冒犯者的移情,从而降低后者的报复动机,增加宽恕的可能性。而愤怒、憎恨、厌恶等负面情绪,会减少宽恕的动机。



一、侵犯行为也称为攻击行为,是有意伤害他人的行为,或者说是以伤害另一力图避免伤害的生命体为目的的行为。


二、侵犯行为的控制和消除不是社会心理学一门学科所能完成的,是多个领域共同关心的问题,那么从心理层面进行分析,控制和消除侵犯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种方法:


1.移情法


移情是对他人的了解和认同,是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体验他人的感受。


移情能力和侵犯行为之间存在负相关,移情能力越高,侵犯行为越少。角色扮演法是培养移情能力的良好方法。


2.宣泄法


宣泄即能量的释放,一个人有了强烈的侵犯性情感,如果让他以某种方式把这种情感释放和表达出来,就能达到消除其实际侵犯性行为的目的。


但宣泄法的使用要慎重,否则会适得其反。


3.惩罚法


根据强化理论,对侵犯行为进行惩罚,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侵犯行为。


无论是实际上受到了惩罚或预先了解将可能受到惩罚或对攻击榜样的惩罚,都能使侵犯行为受到一定的抑制。


但惩罚的运用要慎重,因为惩罚本身也是一种侵犯行为,对被惩罚者起着示范的作用。


4.置换法


当个体遭受挫折,但由于各种原因又不能对引起挫折的来源进行直接还击时,个体就可能以其他方式对另一目标表现出侵犯行为,这种现象被称为置换或替代性侵犯。


置换法虽可避免直接侵犯行为,但会对无辜者造成伤害,因此使用时需谨慎。


5.认知干预


根据社会信息加工理论,可以通过认知干预来矫正攻击行为,让个体学会正确认识事件,并提高正确的反应能力。


6.去个性化的避免


去个性化个体在群体中自我控制薄弱化,做出平时不敢做的违背社会规则的事情。


个体需要认识去个性化的危险,有意识地避免这种状态,特别是在大规模群体中,要注意保持行为的自我控制。


而作为社会来说,要加强对群体,特别是大规模群体的监控和引导,减少因去个性化而导致的侵犯和攻击。


7.大众传媒的控制


根据社会学习理论,侵犯可以通过模仿而习得。传媒中的暴力行为会增加人们的侵犯行为。


因此,大众传媒应遵循道德准则,应有社会责任感,尽量给观众提供非侵犯性的榜样,减少大众观察和学习侵犯行为的机会,尤其是针对青少年。


另外侵犯行为的消除和控制,除了从心理层面进行努力外,还可以从生理层面进行调解。


003 人格


大五人格模型可能有助于检测宽恕与人格的关系。这个模型由神经质、外倾性、开放性、宜人性、尽责性组成。


大部分研究显示,宜人性(与他人和睦相处的倾向)与宽恕的相关度最高,宜人性水平较高的人更容易体谅和同情他人的处境,把相互配合作为合适的解决办法。一些研究证明外倾性(善于社交和自我决断的倾向)能促进宽恕,神经质(对生活事件的压力性反应的倾向)抑制了宽恕,而其他因素与宽恕的关系还不好说。


在中国的语境下,中国人的宽恕倾向与其说与大五人格有关联,不如说与一些强调人际关系和团体稳定的人格品质(中庸、人情、面子)更为密切相关(傅宏,2006)。


004 外部因素


伤害严重性与宽恕可能呈负相关关系,严重的伤害会使宽恕失去动力,并且,受害者可能会逃避或者报复严重侵犯自己的施害者来避免类似的事情在以后再次发生(McCullough, Fincham, & Tsang, 2003)。


道歉被普遍认为是最有效的改变受害者对施害者认知的策略,诚恳的道歉使受害者不再认为施害者应该得到报应,而认为可以宽恕ta。


时间不一定能抚平一切伤口,但时间的确能减少受害者的消极情绪,也给施害者以转变负面印象的机会。由于更容易移情,个体更愿意宽恕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施害者(Exline, 2004)。


 目前大学生的总体宽恕水平比较高,


 不同个体的宽恕程度又可能存在以下差异:


1、年级差异。尽管大四学生情境性宽恕及回避动机的水平高于其他年级学生,大学生的移情水平总体上随年级的升高而下降。这可能是因为学生刚进入大学校园时,对周围环境有陌生感和新鲜感,随着年级的升高,学生各自不同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才显现出来,这使得矛盾冲突更有可能发生。


2、性别差异。女生的宽恕水平高于男生,男生的回避动机显著高于女生。原因可能是女生可能更加有同情心和更随和,更容易移情,强调合作而不是竞争,倾向于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男生的攻击性高于女生,而报复行为属于攻击行为的范畴,如果男生想遏制报复的愿望,那么他可能偏向于尽量回避与冒犯者的接触。


3、学科差异。李湘辉(2007)在硕士研究论文中指出文科生的宽恕水平有明显的性别、年级差异,而工科生则没有特别显著的差异。这可能是由于两类学生的思维方式不同,不过,性别、年级、是否为独生子女三者的交互作用对工科生的宽恕水平有显著影响。


4、是否为独生子女。非独生子女的宽恕水平显著高于独生子女,独生子女的回避动机水平高于非独生子女。这可能是因为非独生子女从小就学会了忍让众多兄弟姐妹,独生子女则习惯与被退让,当被冒犯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更容易压抑情绪,产生回避动机。



03

   学会宽恕  


一个成年人不懂得宽恕他人、做出激进的伤害行为,这大概不是从一刻突然的暴躁而升级的结果,而更可能是回避、报复动机从学生时代日积月累的恶果。


宽恕他人,有时不是为冒犯者开脱的话,而是困压住凶恶心兽的必要修养。


陈晓、高辛、周晖(2017)的研究显示,宽恕对愤怒的降低效果显著优于报复,报复也许能使人在短暂的瞬间,体验自己当“上帝”来操纵“公平天秤”的爽感,但受害者反复把自己卷入伤害事件当中,会使他们对事件带来的愤怒感进行反刍,这反而增强了愤怒感(Bushman, 2002),让他们越想越气,无法再分心于生活中其他重要的事情。


唯有宽恕,能让受害者真正放下冒犯事件并且积极前行。


 如果有一天,


 是你感觉受到了冒犯,


 也许你可以:


1、加强与冒犯者的良性沟通,也许他的冒犯只是一场误会,也许不和谐的两人能在坦诚相待以后找到和平相处的那个度;


2、培养自己的移情能力,多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不要反复回忆不愉快的往事,而要更多地享受当下的快乐生活;


3、如果你暂时无法放下被冒犯的经历,企图对你反感的冒犯者避而不见,你的选择是可以被理解的,这至少比报复行为更加安全。但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勇敢地面对冒犯者,尝试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即使对方不配合,你也已经尽力了。



米勒写过一本名为《心兽》的小说(又名《风中绿李》):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头小兽,为何不把那叨叨的诅咒化为葡萄园里的一声放过。”


希望每个小可爱都不会被他人伤害,保护好自己;更希望小可爱们也不会有伤害他人的一天。


我们都要好好的,


对吧。


——The End——


参考资料:
[1]王琴琴. 大学生宽恕的特点及影响因素[D].陕西师范大学,2012. 
[2]傅宏.基于中国大学生样本的宽恕及其相关人格因素分析[J].教育研究与实验,2006(01):58-63.
[3]陶琳瑾. 高特质愤怒青少年的宽恕干预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1. 
[4]李湘晖. 大学生宽恕与心理健康的相关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7. 
[5]张海霞,谷传华.宽恕与个体特征、环境事件的关系[J].心理科学进展,2009,17(04):774-779. 
[6]刘会驰,吴明霞.大学生宽恕、人际关系满意感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1,19(04):531-533. 
[7]胡三嫚,张爱卿,贾艳杰,钟华.大学生人际宽恕与报复心理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5(01):55-57. 
[8]胡三嫚,张爱卿,钟华,贾艳杰.大学二年级学生人际宽恕与报复心理及其与抑郁的关系研究[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5(01):104-108. 
[9]王金霞. 大学生宽恕心理及其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6. 
[10]胡三嫚,张爱卿,贾艳杰,钟华.大学生人际宽恕与报复心理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5(01):55-57. 
[11]陈晓,高辛,周晖.宽宏大量与睚眦必报:宽恕和报复对愤怒的降低作用[J].心理学报,2017,49(02):241-252.

作者简介: 小盐,微信公众号:华南师大心理咨询研究中心(ID:psyonline)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原作者名: 小盐

转载来源: 华南师大心理咨询研究中心(ID:psyonline)

转载原标题: 我们到底该不该“感谢”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思维升级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思维升级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