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表白10000次的人,对我朋友出手了

发布时间:2019-11-21 14评论 2618阅读
文章封面
文: 凌扶摇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这可能是撒贝宁最不愿意提起的一段关系”:向我表白10000次的人,对我朋友出手了


01

私生饭到底有多可怕?


张绍刚,好惨一男的。


前几天,撒贝宁几年前上节目的一段单口相声被大家笑上了热搜。


他说, 2009 年的时候,就有疯狂私生粉丝跟踪骚扰,甚至蹲到他家门口。


为了摆脱这位“患者”,撒贝宁风风火火搬家换手机号,得到了片刻宁静。


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开始从他好朋友张绍刚身上下手。


不仅摸进张绍刚的课堂里阴森森地盯他,下课后还追上去,一把薅住他衣领,把他怼到墙上问:


“撒贝宁在哪里?”



这可是张绍刚的体格啊!


女孩又逼问说,我们俩谈谈怎么样,我请吃个饭?撒贝宁不接我电话!


一次次骚扰张绍刚,却没得到信息,女孩居然打电话给张绍刚的爱人:


“喂,是张老师夫人吗?您下来一趟,有些话我们做女人的当面说比较好。”


还好张绍刚之前提过这件事。得了,又是来找撒贝宁的,电话一挂完事。



但这之后,想通过张绍刚来找撒贝宁的私生饭越来越多,他不堪其烦干脆就在电话说:


“我和撒贝宁不是朋友,刚闹掰的,再见。”


又好笑,又可怜。


撒贝宁不愧名嘴,模仿张绍刚被吓到的动作、粉丝狂热的眼神,画面感极度强烈,让人忍不住先笑为敬。


但冷静下来一想,被私生饭跟踪到家、骚扰亲友这种事,是很惊悚恐怖的。


假如有一个人说他爱你,于是每天蹲在你家门口,见你出门就熊抱,给你所有朋友打电话发信息,找到你换的每一个新号,捡走你扔的垃圾,在你出门后偷偷躺在你床上打滚......


“你睡过的,我都睡过。”



即便隔着屏幕,依然让人瘆得慌。


为了满足对偶像的“喜爱”,他们不惜跟踪、偷窥、买卖隐私、蹲点偷拍、入侵对方私生活。


甚至有人,把明星的每一次怒斥、拒绝,都当成“爱的考验”。


前几天,吴宣仪半夜发微博:“请别再捶墙,别再按我门铃了,我真的有点累。”



粉丝心疼她,纷纷指责私生饭越界,而私生却觉得自己没错——自己追星付出那么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就不能追到酒店?


付出就得有收获,这是买卖的心态,不是爱。


上次林俊杰上热搜,不是因为新歌,而是因为感冒。


他用过的,留着血的医疗垃圾针头,被医务人员挂出来倒卖;


他休息过的床,被一群护士争先恐后,抢位打滚;


他生病的样子,被闻讯赶来的“粉丝”抢拍,一点隐私都没有。 


看过视频的人心里都冒出四个字:群魔乱舞。


李现被跟踪到酒店、王一博被泄露私人手机号、李汶翰被频繁值机,易烊千玺被粉丝围堵在小区......


做出这些疯狂行为的粉丝,有一个专有名词:私生饭


02

明星:谢私生饭不杀之恩


私生饭对偶像的“爱”,一点也不美好。


前不久,日本就发生了一场袭击事件。


一位刚出道不久的地下女偶像松冈,回家时被一名男性从背后扑倒在地,强行猥亵了。


她身心受到了极大创伤,暂停演出后每天都有人在评论里留言关心她、支持她,希望她快好起来。


嫌疑人很快落网。松冈一看,傻眼了。


那人,就是平时在评论里最活跃的,她的头号粉丝佐藤响。


每场演唱会必坐前排、每次被黑必帮着反驳,每条动态他必评论,其他粉丝也早就眼熟了他。


但是佐藤渐渐不满足了。


他想要接近偶像本人,想要拥有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远远地应援。


他一张张地翻着松冈的自拍,忽然发现某张照片里,她的瞳孔倒映出了一座建筑物。


把自拍放大再放大后,他通过地图街景功能一个个排查对比,终于发现了松冈经常出入的车站。


结合其他松冈发的自拍、 Vlog 里的窗帘颜色、光线角度,他蹲守跟踪了几天后终于锁定了松冈家房间......


于是,那天深夜,他备好了作案工具,就等女神下班了。



更反常的是,松冈呼救挣扎、成功逃脱后,佐藤并未产生愧疚和惧怕心理,反而大摇大摆出现在评论区,装作没事人一样说:


“知道了,我会一直等着南酱回归的......”


我想,松冈之前对这位粉丝有多感激,知道真相后就有多恶心。


更疯狂的,还有另一位粉丝。


给偶像送礼物被拒绝、问偶像要电话也没拿到。于是,这名疯狂男粉丝拿出折叠刀连续捅了她几十下。


幸好救治及时,她保住了一条命,可是视力已经受损、毁容、残疾,再也回不到舞台上。


得不到,就毁灭。


这,才是私生饭最恐怖的地方。


更恶心的是,有些投机者看到了私生饭的嗜血商机,开辟了圈钱的灰色途径。


只要 150 元,你就能买到朱一龙的全套信息。


身份证、户籍卡、航班信息、手机号、剧组通告,方便他们监控明星的一举一动。



甚至有人曾在鹿晗房间装针孔摄像头,拍下了他台下化妆准备的照片。


私生饭之间也会交换信息,这些非法得来的信息迅速在圈内传播。


b站的一个视频,提到为何私生比较关注明星的航班信息——因为那是密闭空间,他们无处可逃。


我不禁想到了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我有一架望远镜,一直伸到你家里。“


李诞曾经在《吐槽大会》上说:


“你们思考一个问题,明星那个保镖是给谁雇的?”


仇人会去看他演唱会吗?会追他车要摸他吗?会半夜去酒店敲门、跟踪行程要签名合照吗?


这是娱乐圈血淋淋的、残酷的事实:很少有明星愿意把粉丝当朋友。



而粉圈对私生饭,一直深恶痛绝。


追星,本来是一件会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积极的事情。


爱一个人,就会想要接近他,为了他变得更好,这没错。


但是想要 24 小时无死角监控、不顾对方感受入侵对方生活,危害对方安全......


这些以爱为名去满足私欲的行为,早就脱离了“爱”的范围。


03

满足自己欲望大于尊重别人的,从来不是爱


你怎么看待私生饭的行为?


吴青峰说:“我觉得就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大于尊重别人。”


就是自私。


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追星”的经历,他们可能是自己身边优秀的朋友、老师、或者广义上的明星本人。


我们喜欢并认可他的一切,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在他的身上,让他成为自己想象中的“完美人物”,并且不求他回报自己。



科胡特提出过一个概念:自体客体


虽然他不是你,却能为你承担一部分的心理功能。


因为喜欢他,你觉得自己也很优秀,就算生活中遇到挫折,一想到他你又充满了力量;


你希望成为他那样完美的人,所以努力学习工作、争取在专业领域上能和他并肩;


你会用他的价值观指导自己的人生,变得更有定力、有自信。


这是一个健康的自体客体,对人的成长所发挥的作用。


但是私生饭们会认为,自己对偶像投入了那么多,他也有义务像我爱他一样爱我,我要决定他的生活。


他们把自己的所有人生,寄托在偶像身上,理想化他的一切——即使那完全不是偶像本人的性格和人设。


正如“晕轮效应”所说的那样,他无论有多少缺点,都泼不醒沉迷进去的粉丝。


问题是,这种理想化幻想虽然能让人暂时不空虚,可如果没有建立属于自己的人格能力,纯粹让这种“伪恋爱”主导生活,长远来看,是很可怕的事情。


前段时间,鲁豫采访了杨丽娟。


12 年前,她是刘德华的“私生饭”。


父亲为了支持她,卖房卖肾,跳海自杀,留下整整 7 页遗书斥责刘德华:“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讲人情世故,你没有良心......”



杨丽娟悲痛欲绝,公开遗书内容逼刘德华内疚,出来见她一面,无果。


她对刘德华的爱那么深,为他倾家荡产,他怎么可以不给自己一点回应?


想单独见面而已,有错吗?


鲁豫说:我觉得一个人的心愿没错,但她不能要求身边的任何人牺所有的一切,来帮我完成我的心愿,我觉得这个有一点任性。”


只有追偶像时,私生饭才感觉自己真实存在。


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她只看得到她的愿望,单方面把对方拽进来,却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


没有交到真实的朋友、没有建立自我和价值感、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人生信念就会随之崩塌。


因为,无论是“重要他人”,还是“客体”,人生这条路,都必须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的。


现在的杨丽娟, 41 岁,醒了。


平时不上网、不看电视,安安心心在超市上班做促销员。


和妈妈住在每年房租不到 1000 元的廉租房里,非要谈到刘德华的话,她会用“那个人”来指代。


她烧掉一切有关刘德华的照片、海报,连带记忆,也没有了以前那种骄纵执着的脾气。


鲁豫问,是因为那个可以让你发脾气的人不在了吗?


杨丽娟,眼神看向别处,像是在压抑泪水,沉默几秒后点点头。



为了一个遥远的,梦里的形象,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活,把挚爱的家人也拉进了这场风波——鲁豫问她:


“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这么选择吗?” 


“不会。”


她坚定地回答。



她要自己好好生活下去,即使会被别人认出来嘲笑、即使生活过得很平凡,她也想要面对真实。


04

写在最后


其实,迷恋一个人的时候,也许人会变得很偏执。


尤其是,偶像的形象比大多数的“普通人”更接近完美,更容易成为你人生里的“重要他人”。


他也许是你的精神导师、也许是你难过时的精神避风港。


可他和自己,始终是两个独立且不同的个体。


让偶像的归偶像,让自己的归自己,


我们最终,都要去面对真实


- The End -


作者简介:凌扶摇,人间观察的记录者,业余写稿、专职摸鱼。壹心理主笔团,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